•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十一章 芒种南风扬1

    屏幕上播放着夏雷曾拍摄的视频,视频内容是他们一同去夏威夷岛发生的事情。

    蓝天白云、椰风大海,还有那一望无垠的长满碎草的海滩。

    曲灿灿记得,那是夏雷为庆祝她们拿下山美项目的奖励。

    为什么年会上会有这个视频?

    紧接着,屏幕上缓缓流淌出声音,

    “当看见这群孩子们无忧无虑地对着澄净碧蓝的大海呼喊时,我心里的阴霾好像散去不少。我试图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孩子们发现我的异常。前段日子,我很痛苦,感觉天都是灰蒙蒙的,很难想象,我也会抑郁。不过,出来一趟,好多了。看来我得经常带她们出来玩。”

    会场内,飘着夏雷的声音,令众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沈明望怒瞪着工作人员,“还不赶快给我关掉!”

    没过一会儿,夏雷苍凉的声音戛然而止,画面上只有欢快的她们,在沙滩上努力奔跑。

    曲灿灿紧抿着唇,眼睛却红了。

    “这个是你放的?你什么意思?”安以柔突然开口道。

    而曲灿灿没有回答。

    杜航观察着曲灿灿的态度,多年的熟识,让他知道这件事曲灿灿可能知情。

    她究竟想做什么?想毁掉沈氏年会吗?

    想起刚才屏幕里的话,杜航忽然问曲灿灿:“你是不是知道夏哥有抑郁症?”

    而一旁的曲灿灿置若罔闻,她盯着屏幕上无比熟悉的人,不禁心头苦涩。若是夏哥还在,该多好!

    杜航一把拉过曲灿灿,按捺着怒气,“我跟你说话呢!”

    “我知道。”曲灿灿垂眸回道。

    杜航有些崩溃:“你明明知道夏哥有抑郁症,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眼睁睁地看着他跳下去!”

    被杜航晃的杯中的酒都洒出,曲灿灿努力维持身体的平衡。

    良久,杜航握着曲灿灿胳膊的手,无力放下。为什么那时候他没有发现?原来在那个时候,夏哥就努力克服悲郁的情绪了。

    戴芝芝指着曲灿灿,眯着眼睛,“你放这段录音和视频什么意思?”

    “我没有。”曲灿灿平静回道。

    然而周围认定她的人,不在少数。

    原因很简单,她和夏哥关系最好。

    “你是不是想洗脱你的嫌疑?”

    戴芝芝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恍然大悟。

    如果是曲灿灿想用夏雷抑郁症,来洗脱传言里她希望夏雷死这个事情,那么一切都可以说的通了。

    一瞬间,大家的目光夹带着怀疑,甚至有几分厌恶。

    曲灿灿抿着唇,随后问道:“证据呢?说是我做的,那么证据呢?”

    戴芝芝不屑道:“你放心,证据我们会找到的。”

    曲灿灿心里叹了一口气,他们只想要他们期待的真相。但她觉得有必要同杜航解释一下,“杜航,集团的人说什么,我都不在乎,因为他们与我无关,他们说的事更和我八竿子打不到一处去。我觉得与其大家在这里不分青红皂白指责我,还不如想想那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在年会上放夏哥的视频和录音?”

    眼见大家都被曲灿灿的气势带着走,戴芝芝哼了声,开口道:“你少在这儿贼喊捉贼,转移大家注意力。”

    曲灿灿皱着眉,眯着眼睛反问戴芝芝,“戴芝芝,我说了,证据没找着,你不要乱扣顶帽子给谁。你这么急着去钉死一个人,你心里难道没有鬼吗?”

    “够了!”楼上的沈老爷子拄着拐杖厉声道。

    听到沈老爷子的声音,会场内顿时鸦雀无声。

    在仆人的搀扶下,沈老爷子走下楼梯,来到会场中间,犀利视线扫过众人。

    众人屏息凝神,不敢直视这个创造了商业神话,自带强大气场的男人。

    八十高龄的沈老爷子出现在年会上,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毕竟老爷子这么大岁数,应当在家里种花养鱼,亦或者运筹于千里之外就行。

    沈老爷子目光落在曲灿灿身上,多年的阅历和商战经验,令他练就了火眼金睛的能力。

    台下的沈明望,此时眼里划过一抹阴狠,他本想将年会办的绘声绘色,让父亲见识自己的能力,结果闹了这么一出。

    他不禁余光瞥着曲灿灿,手指攥紧杯身,目光暗沉。

    主持人将话筒递给沈老爷子。

    沈老爷子声如洪钟地讲道:“首先夏雷发生这样的事情令我感到惋惜,我们集团失去了一道有力的臂膀,我承认,在关心员工这方面,我们集团做的还不够。其次,这女孩说的对,任何事都得讲证据,你们谁看见她动这个手脚了吗?我们集团做到现在,一向是客观公正的。明望!”

    听到沈老爷子唤他,沈明望立即上前。

    只听沈老爷子继续开口道:“这件事交给你处理,如果是她做的,严肃处理,若不是她做的,你们以后莫要将脏水往她身上泼了,应当好生补偿道歉才是。”

    “爸,我知道了。”沈明望低头恭敬回道。

    沈老爷子被扶走后,沈明望盯着曲灿灿,沉声宣布:“事情查出来前,为了避嫌,曲灿灿你都不用上班了。这件事,我会和董事会提。”

    听到这话,曲灿灿抬头,和沈明望对视着。

    刹那间,两人眼中似乎有股流动的火药味。

    这是第一次,曲灿灿毫不避讳地直视沈明望。

    从方才的对视,沈明望猜测,曲灿灿有可能知晓一切。

    说来也好笑,当初自己以为曲灿灿是头乖顺的绵羊,所以才会力排众议,推举曲灿灿坐上项目部经理。没想到这头绵羊如今变成了一头狼,蛰伏在他身边这么久。

    看来,知人知面不知心。

    而曲灿灿立在原地,咬牙硬撑。她明白沈明望在害怕,害怕自己破罐子破摔,说出他对夏哥做的事情。

    这里大多数人都在看热闹,没人关心夏哥真正的死因,她就算说出来,也没用。

    更不会有人相信。

    再多的辩解,都苍白无力。

    于是曲灿灿喝下一口酒,扯出一抹笑,回道:“那麻烦小沈总还我一个清白了。”

    一瞬间,杜航和安以柔不约而同地发现,他们现在越发看不懂小沈总和曲灿灿了。

    大家看见的,是曲灿灿自以为坚强的笑,却没人看见她握着酒杯隐隐发颤的手。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林中小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