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九章 多想在平庸的日子拥抱你

    自从圣诞节后,曲灿灿决定和安少西泾渭分明。但大家住在一个小区,难免抬头不见低头见。

    这日,曲灿灿窝在茶楼沙发里,看着安少西提着盒饭走了上来,顿时就侧着身子换个方向追剧。

    安少西自然也感到了曲灿灿的敌意,只是他苦思冥想都得不出曲灿灿为何讨厌他。

    难道是怕自己不还钱?

    “你姐是不是生我的气?”安少西转头,询问曲博然。

    曲博然盯了安少西一眼,这么明显他难道看不出来?

    “可是你姐为什么生我气?”

    这件事,老实说曲博然也不知道。

    安少西双手枕头,倚在沙发上,不由感慨:“女人心,海底针!”

    茶楼的打牌时间,每天下午从一两点钟开始,五六点钟结束。所以曲灿灿看了眼手表,快到六点了,曲妈应该打牌结束了。

    然而打完牌赢钱的曲妈决定请客。

    于是一堆人浩浩荡荡地来到鱼火锅门前。

    坐位置的时候,曲博然习惯性地挨着曲灿灿坐,却被安少西拉开。

    眼见安少西坐在自己的身旁,曲灿灿哼了一声,准备起身换位置。谁知安少西想也不想地扯下曲灿灿,轻声道:“曲灿灿,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意见?”

    “还钱!”曲灿灿瞪着安少西,话语里没有一丝丝温度。

    果然是为了钱,于是安少西打哈哈地说:“别,谈钱伤感情。”

    “谈感情伤钱!”曲灿灿冷漠道。

    顿时,两人没有了说话。

    曲妈今天赢了钱,很高兴,点了许多菜,喝了许久酒,下班赶来的曲爸劝都劝不住。

    曲灿灿忍不住想,看这样子,妈是不是很久没赢钱了?

    不过,照曲妈这么喝酒,身体肯定遭不住。

    孩子们单纯地吃饭,速度就很快,桌子上只剩下了喝酒聊天的人。

    曲灿灿瞧了眼曲妈,还在喝!要是上去劝她,肯定会扰了她兴致,猝不及防还要挨一顿骂,要是不上去劝她,曲妈喝酒耍酒疯怎么办?

    没错,曲妈号称整片小区的女中豪杰。她只要喝的高兴,是不在乎其他什么外在因素发生。

    习惯了曲妈行为的曲灿灿摇摇头,怕是这回店家高兴坏了吧!

    曲灿灿吃着自己最喜欢的鱼火锅,心里却忽然怅然起来,只盼曲妈喝醉酒今晚能老老实实回家。

    吃完了饭,小孩子回家,大人不知道是继续喝酒还是去唱歌,曲灿灿盯着和安少西勾肩搭背的曲博然,忍不住提醒道:“曲博然,早点回家,爸还没喝醉!”

    “知道了!”曲博然不耐烦地摆摆手。

    于是只剩曲灿灿一人孤独地走在滨河路上,时不时凉风哗哗吹来,吹散了河上倒映出两岸迷离绚烂的灯光。

    马上要过年了,意味着期末考试要来临了。

    期末考的好不好,很大程度决定了她这个年过的好不好,压岁钱多不多。

    老苟说,尽管锦城一中是锦城最好的学校,但也不能保证每个人都能上大学。全年级两千多名学生,可是只有前一千八百名才能稳上本科线。

    而她恰恰就是在一千八百名后。

    一时间,曲灿灿心里五味杂陈。

    她很想考个好成绩,让老师和家长自豪骄傲。但是那些题,她怎么努力都做不出来,一看答案,思路倒是很清晰,可是一关上答案,又混沌了起来。

    生活怎么这么难?

    不知道别的同学怎么想的?曲灿灿忍不住想起了好友张欢欢,她和自己的成绩差不多,会不会也有她这样的苦恼?

    赵苗苗肯定不会有苦恼,她一直稳在了班上前十。

    更别提荣年了。

    好像只有她是没用的废物。

    曲灿灿难受起来,不甘心和无奈拉扯着自己。

    她也好想像安少西那样随心自在,可是安少西是安少西,她是她。

    走了约摸着十分钟,曲灿灿终于调整好了她的心态。

    望着宁静流淌的河水,曲灿灿轻声说:“我一定要考个好大学!”

    傍晚,曲妈被曲爸扶着走进门。

    关门声震醒了曲灿灿,知道是曲爸曲妈回来了,她便放松起来,抵不住阵阵袭来的困意,又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曲灿灿隐约听见有哭声。

    吓得曲灿灿立马睁眼,后背凉了凉。

    听见是曲***哭声时,曲灿灿安心了,这明显就是曲妈一喝醉就哭的毛病犯了。

    可是,好像又不一样。

    曲灿灿蹑手蹑脚地起身,贴着门,听门外的动静。

    曲妈说:“你看看你,我嫁给你那会儿你是这个位置,几十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个位置,你怎么那么窝囊啊?”

    曲爸说:“你声音别那么大,灿灿她们睡着觉呢!”

    曲妈哭着说:“我声音大?你现在嫌弃我了是不是?”

    曲爸说:“不是,你喝醉了!”

    曲妈反驳道:“我没喝醉!”

    曲爸沉默了一会儿,又说:“你是不是打牌输了很多钱,所以心情不好?”

    曲妈说:“你管我!”

    曲爸说:“我不管你,你欠了人茶楼好几万,我怎么不管你!”

    曲妈轻哼一声:“曲青森,你以为我想打牌,我那不是想赚钱嘛!你一天到晚跟个甩手掌柜一样,什么事都要我打点,工资那么点,还要求那么多,你好意思吗?”

    曲爸说:“十赌九输的道理,难道你不明白吗?”

    曲妈说:“明白又怎么样,我得赚钱啊,博然再有两年就上高中了,曲灿灿马上就要上大学了,这一笔笔的开销,谁负责啊?”

    曲爸又沉默了。

    门内的曲灿灿抿着唇,怪不得最近妈脾气很大,动不动就骂她和曲博然。

    他们还认为妈是更年期提前了,原来是妈输了很多钱。

    门外,曲爸开口道:“柳月娥,这日子你要还想过下去,就别去打牌了。”

    曲妈愤愤道:“当初你向我们家提亲的时候说,会心疼我,会照顾我,会让我过好日子,现在呢!我的好日子呢?”

    曲爸压抑着声音,“你以为我不想让你、让灿灿、让博然过好日子吗?”

    曲妈说:“难道不是吗?”

    曲爸红着眼睛说:“你根本就不明白我。”

    曲妈说:“是,我不明白,你出去找人明白你啊!”

    打又打不得,说又说不得,下一刻,曲爸夺门而出。

    曲妈委屈地哭道:“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门外的吵闹让曲灿灿十分难受,这是第一次,在曲灿灿的意识里,明白钱的重要性。

    曲灿灿默默地走到床边,掀开被子,窝了进去。

    门外曲***哭声,窸窸窣窣,曲灿灿咬唇,将被子拉在头上。

    第二天,曲妈还在睡觉,曲爸不见踪影。于是曲灿灿背着书包,小心翼翼地关上门。

    临走时,曲灿灿对曲博然说:“妈昨天喝醉了,别去吵她,自己出去吃个早饭就行了。”

    坐在公交车上,曲灿灿望着窗外匆匆掠过的城市一景,心情怅然。

    不知道爸和妈什么时候和好,不过往常他们也要吵架的时候,都是很快就和解了,希望这一次也一样。

    实在不行,就让安少西他爸妈帮忙劝解一下。

    又要上学了,曲灿灿压下心里的烦躁,告诫自己,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单位,然后挣很多钱,不让爸妈吵架。

    早自习时,曲灿灿很认真的对同桌说:“荣年,我想考个好大学。”

    荣年一愣,很少见她说如此有深度的话。

    可细细一想,荣年便笑道:“我帮你。”

    数学课上,刘老师在黑板出了四道题,让四个人上去解题,其中就包括了曲灿灿和荣年。

    看着黑板上的方程,曲灿灿皱起眉头,怎么拆掉这个四次方啊?

    她一眨不眨地盯着黑板上的方程式,大脑一片空白。

    而荣年早早地写好了他那道题的答案。写完后,荣年余光瞥到曲灿灿,又转头望了眼老师,见老师背着手在看台下学生的草稿,便对曲灿灿说:“把x的四次方分为x的立方和x的一次方,最后用我教给你的化简方程式,消掉三次方。”

    荣年还教过她三次方的化简方程式?她这么不记得?

    曲灿灿急出了汗。

    台下刘老师的声音从两人身后响起,“她做不出来,你比她还急,荣年,不然你就给她讲一下吧!”

    顿时,班上如一锅沸腾的水,甚至有人开始起哄。

    荣年充耳不闻,只盯着曲灿灿和黑板上的题,轻声道:“听好了。”

    曲灿灿一脸认真,时不时望一眼荣年的侧颜。

    自己在这里抓耳挠腮的难题,荣年竟然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顿时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也是,再变幻莫测的方程式在荣年手里,都能简单地被解出来。

    因为他本来就优秀嘛!

    高二课程加重,让大家压力倍增,于是看杂志成为班上的乐趣之一。

    刚开始,是一个人买了杂志,然后班上流传着这本杂志,后来班上才出钱一起去买杂志。

    刚开始杂志是《意林》、《青年文摘》以及言情小说,后来学校书店进的杂志种类多了,班上买的杂志种类也就多了。

    最近,男生们迷上了一本叫《篮球宝贝》的杂志,上面讲述了NBA的发展史和球星的经历。

    曲灿灿见荣年一脸认真的模样,不禁问道:“你在看什么?”

    “看杂志啊!”荣年漫不经心地回道。

    看了会儿文言文,曲灿灿又忍不住探头:“这个人是谁啊?”

    “他是詹姆斯,詹皇!”荣年毫不掩饰自己的崇拜。

    曲灿灿盯着杂志上那个高大魁梧的黑人,眨了眨眼睛,似乎在消化詹皇这两个字。

    荣年见曲灿灿一脸茫然,便引导道:“乔丹你知道吧?”

    这不是衣服的牌子吗?曲灿灿连忙点头。

    “乔丹、科比、詹姆斯,都是nba的牛人。”

    曲灿灿恍然大悟似的点点头。

    “那你喜欢谁?”曲灿灿问道。

    “我喜欢詹姆斯。”荣年骄傲地扬起头。

    曲灿灿咧嘴一笑,“那我也喜欢詹姆斯。”

    少年心思一动,像是找到了知音。

    于是,荣年指着杂志上的球员,兴奋道:“这是热火队,这是韦德,老将了,去年他们得了总冠军。每个总冠军都有一枚属于他们的戒指,你看就是这里。”

    少年讲起喜欢的世界时,心情激动,带有几分自豪。

    他甚至觉得,给曲灿灿将NBA的事情比讲题,要爽多了。

    而曲灿灿听的格外认真,还感慨了一下他们戴的戒指好闪。

    其实曲灿灿最感兴趣的,莫过于这些站在神坛上的球员的私生活。所以当荣年翻过那些页数时,曲灿灿心里还是很可惜。

    因为荣年,曲灿灿一个对篮球不入门的人,竟然成为了“王语嫣”那样的人物。

    果然,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当老苟走进教室时,感觉教室很闷,扫了一眼,发现教室里的窗户都被关上了。

    虽然大家冷,但是不透气的危害会更大。

    于是,老苟吩咐道:“把窗户打开,不然一个二个趴在桌子上就想睡觉。”

    打开窗户后,窗外立即渗进大片大片的冷空气,夹杂着梅花香。

    众人顿时精神起来。

    课前,老苟说了几点期末考试的注意事项,然后嘱咐道:“我希望大家都能诚信做人。因为高考你们能够作弊成功的几率为零,我希望你们对自己负责,这一次考不好,没关系,总结经验,咱们还有机会。但一个人人品丢失了,他这个人就有问题。总而言之,祝愿大家都能考出好成绩。”

    老苟讲完后,大家都鼓起掌来。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林中小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