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一章 再见前男友

    “唉,毕竟当初我母亲病重期间,是苏特利挽救了她的生命,我……又拿什么来还这个债呢?”

    “可你这段婚姻,根本就没有感情基础,完全是他苏特利,利用你母亲病重,趁机胁迫你同意的啊,我有个想法,不如你提出离婚。

    然后去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孩子这么小,法院肯定优先会考虑,以孩子的利益为首要的,你看怎么样?”泼辣的林丽雅,很快提出了建议。

    “离婚?老天!那苏特利还不把我吃了啊?到时候,万一他把孩子藏匿起来,可怎么办哪?而且再怎么说,他也在危难时刻,救了我母亲的命啊。

    其实,我原本就打算这样,将就着过一辈子的,我实在是……”解真内心纠结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哎,那你就打算一辈子,受他的牵制和摆布,永远过着没有自由的日子啊?这样吧,你先别顾虑那么多。

    嗯……我有一个法律界的朋友,这几天帮你咨询一下,等我消息吧!”林丽雅说罢,很快挂断了电话。

    说实在的,个性泼辣利落的林丽雅,是最见不得解真掉眼泪了。

    在她看来,简单随性的解真,是一点心眼儿都没有,在这个关键时刻,如果自己再不帮帮她,那解真保不准,会让苏特利给欺负死。

    放下电话,解真的心情似乎好了许多,有林丽雅帮着想想办法,心里总归是能稍微踏实点儿。

    可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那就是——如果真要和苏特利离婚的话,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艰难险阻,在等待着她呢。

    首先,不仅从今往后再也无法和孩子见面,另外,母亲这一年多来换肾,以及后续的治疗费用,简直就是个可怕的天文数字。

    假如将来真的走到了那一步,很难保证到那时,苏特利不会以母亲高昂的医药费,来借机要挟自己,来以此逼她屈服。

    解真愁得不停的用手,抓着凌乱的长发,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没有一丝头绪,此时的她,早已彻底乱了方寸……

    今天是周末,午餐后,解真来到公司茶水间冲了杯绿茶,一抬头,见苏特利朝自己走了过来。

    “我一会儿去外地谈个项目,大概后天回来。”他表情淡漠,看都没有正眼看解真一眼,就拎着公文包,头也不回的走了。

    “呃……”解真半张着嘴,盯着苏特利的背影,一时没反应过来。

    苏特利快步朝前走着,如希腊石雕般漠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因为此时,他根本不用回头看,就能想象的出来,身后的解真,肯定是一副失魂落魄,茫然失措的样子。

    哼!倔女人,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坚持多久。

    解真呆了半晌儿,才回过神儿来,无精打采的回到了办公室,没过多久,助理就进来把一大摞资料,放在了她的办公桌上。

    说是苏总裁临走时交代过的,让解真这两天抓紧时间,把这些资料全部都翻译校对出来。

    解真看着资料,紧咬着嘴唇没有作声。

    这些日子以来,苏特利不仅对她态度冷淡,而且每天,还用繁重的工作来压她。

    说实话解真心里,早就想彻底撂挑子不干了。

    可她又很清楚自己这样做,所造成的后果,那将会影响到公司,整个部门的正常运作,这也恰恰是苏特利的高明之处。

    他在给解真分配的每一项工作之前,都经过了精心的策划和研究,使她根本就无法摆脱。

    因为苏特利知道,解真是个既要面子,又尽心尽责的人。

    她不愿意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影响了其他职员的收入,更受不了别人,因此在背地里对她说三道四。

    解真长叹了口气。

    琢磨着就目前来看,的确是一点解决办法都没有,只有等过几天,林丽雅咨询完律师后,再和她好好商量一下,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于是,解真无奈的将那一大摞资料,拿到了自己面前,一页页的翻看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渐渐的,办公室的光线越来越暗了,解真抬手看了眼表,发现已经快晚上七点多了。

    她回头朝窗外瞟了一眼,虽然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但马路两旁的路灯,都已经亮了起来。

    解真看了看手里的那一大摞资料,算算大概已经完成了,有三分之一左右,这样在苏特利回来之前,应该能全部翻译校对完,于是,便收拾好东西离开了公司。

    繁华热闹的街道上,解真身心疲惫的慢慢走着。

    期间,保姆打了好几个电话,问她何时回来吃饭,解真都不耐烦的按掉了手机。

    她知道,这都是苏特利特意安排好的,每当他出差在外时,家里的保姆,总是会像密探一样的盯着她,经常有事没事的跑到卧室里去打扫卫生。

    所以,解真是一点儿都不想回家,她很快就找了家川菜馆,走了进去。

    最近心情极度压抑苦闷的她,似乎对这种麻辣菜肴,特别的情有独钟。

    每每强烈的辛辣刺激过味蕾之后,解真的心里,就立刻会有一种短暂的放松和释放。

    饭后,她慢悠悠的转到了,街对面的小广场,找了处长椅坐下,柔柔的晚风轻拂着她的脸庞。

    解真长长的叹了口气,懒懒的靠在了椅背上,突然,一个彩色小皮球,滚到了她的脚底下。

    解真一见,忙俯下身捡了起来。

    这时,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蹬蹬蹬的跑到了她的面前,二话不说上前就抢了过来。

    解真一愣,笑了笑没有作声。

    “天天,怎么这么没礼貌啊?”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

    “球球是我的嘛……”小男孩撒娇的撅起了嘴。

    “真是不好意思啊,这孩子平时惯得有点儿任性,呃……你,解真……”男人半张着嘴,顿时目瞪口呆。

    “张兵……”此时,解真也吃惊的睁大了眼睛,她愣了片刻,随即起身快步朝前走去。

    张兵眨巴了下眼睛,忙紧追了过去。

    “解真,等等我,快两年了,你都上哪儿去了呀?我到处在找你,你听我说,我目前在董氏企业做的很好。

    要不了多久,我就会离婚来找你的,解真……”张兵紧紧的抓着解真的胳膊,急切的表白着。

    “放开!做你的美梦去吧,我是永远都不会,和你这种人在一起的。”解真回头怒目瞪着张兵,用力挣脱着他的手。

    可张兵就是不肯撒手。

    就在这时,一个尖亮带着怒气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张兵,你在干什么?给我放手!”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仪美辰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