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6章 退婚

    慕仪守在徐氏身侧守了半晚,所幸徐氏只是伤了神而已,并没有很严重的状况。

    她正准备回房歇息,三更半夜便听到两个丫鬟在院外窃窃私语。

    “听说,今天伺候大小姐洗澡的丫鬟翠桃被抬去乱葬岗。”

    “不是听说翠桃没死吗?怎么到乱葬岗去了。”

    “谁不知道夫人的手段,翠桃既然被夫人说死了那自然是死了,更何况之前翠桃还被夫人抓到想爬老爷的床呢,刚好借此机会处理掉。”

    慕仪心想这个姚氏要不是沉不住气也还真是个宅斗人物,一石二鸟,反正无论谁死,她都有好处。只可惜她算漏了自己的一只手。

    想想刚才那个清秀的丫鬟,浪费似乎有点可惜。

    慕仪从后门出去,那些抬着翠桃出府的人还在半路,慕仪跟了上去,乱葬岗在城郊,他们会提前抬着这种下人到义庄,等天明再出城处理。

    到了义庄的时候,翠桃正被一卷草席盖住,呼吸却是微弱得很,几不可查。

    应该不是迷魂花的缘故。

    她掀开那张草席,只见翠桃肚子上面一个窟窿,看来是姚氏下的后手了。

    慕仪从空间处拿了一些药出来,简单地处理好翠桃的伤口,翠桃伤口有点深,但是不致命,只要能及时做好止血还是可以活下来。

    收拾完后,慕仪弄清醒了翠桃,翠桃一见到慕仪,瞬间吓得瑟瑟发抖,“大大大…小姐。”

    “有时候嘴硬也未必能保命,得看你背后的主子。”

    翠桃这才发现自己肚子上面疼痛得很,一抹发现绷带上渗出来的血迹,更是惊了一跳。“我这是怎么了?”

    一听到慕仪说的那句话,才反应过来,她现在应该成了姚氏的弃子,没有想到自己为了证明自己的忠心,帮姚氏办事后,还是被主人猜忌。

    “我需要你帮我一件事。扳倒姚氏。”慕仪沉声道。

    “我凭什么答应你,我不要!”翠桃心里慌乱了一下,她好不容易逃出那里,不可能。

    “你现在没得选择你觉得姚氏能让你活着,或者你觉得你的身体可以没有药物撑到明天?”慕仪语气冷静得丝毫没有感情,如同她前世生存在那个机构一样的情绪,都是没有感情,特别在利益上,“而且我从来不帮没有用处的人,或者你恨我都可以。”

    翠桃瞬间觉得这个大小姐真的很陌生,陌生得冰冷,根本完全颠覆了之前的性格。

    宅斗本来就冰冷,除了一些重要的人需要保护外,她不可能每个人都照顾得彻底。

    翠桃眼神闪烁几下,后来总算坚定下来,“我答应你!”

    慕仪安置好翠桃后,这才回去替了慕年守在徐氏身边,没眯两眼便已经天亮。

    她从床侧撑起身来,看着徐氏还在熟睡,便不想打扰她,轻身走了出去,瞬间觉得有一个能保护她的人真好,不像前世的她周遭全是冰冷。

    这也是她慕仪准备叠好心思对付姚氏的原因,毕竟人不能坐以待毙,这样很容易被人逼到困境。

    刚梳洗完,却是慕如柳来找她,慕如柳不知道在那里听了消息,怯生生看了眼慕仪,不知道该讲还是不该讲,“大姐姐还是躲起来好了。我听说宫里来人了。”

    慕如柳陌生地看着这个嫡长姐,如果不是现在徐氏重病她还真没有怎么沟通,因为就她们本身已经是够遭姚氏惦记的了。

    宫里来人,那么定然是昨天的事情传到宫里了,至于九殿下的婚约嘛,推了就推了,她只需要收回京都大街的铺子,就足够她们三过一辈子了。

    “既然是事情,该来的总该要面对。”慕仪很是镇定地回答。

    还是昨天的正厅,只不过一天便换了一拨人,此时慕元清和姚氏都已经站在了主位上,慕含霜和慕棉香也难得齐凑凑地过来。

    下首一个公公拿着一个黄色的册子,提着一把拂尘,笔直地站着。

    慕棉香正在低眉顺耳地给小心翼翼斟着茶水。“公公,请用茶。”

    那个公公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却不领会慕棉香的好意,“不知道慕候家的大小姐来了没有。”

    “民女是慕侯府慕仪。”走廊处,慕仪婉约大方地走了过来,俯身行了个礼,身形虽小,可是脸蛋上的五官倒是精致的,颇有当年徐氏名满京城的韵味。

    公公一眼便看到了慕仪,他也不刁钻,也不谄媚,直接开门见山,“既然慕小姐到了,洒家是先奉贵妃娘娘的话来给慕小姐传一道旨意的,九殿下与慕小姐的婚约就此作罢,稍后圣旨便下达,提前给慕家人做个准备。从此女嫁男娶,各无瓜葛。”

    慕仪心中早就知道有这种结果,磊磊大方地鞠了一躬,“有劳公公了。”

    倒是慕元清和姚氏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愣了一愣,那不就等于他们和九殿下府没有关系了!

    慕棉香心里一阵拧着,委屈地连茶水都不想斟,直接往后院跑去,倒是慕含霜沉住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慕仪只觉得她和九殿下的退婚,好像大家都很不开心呀。

    公公看着慕仪仪表大方,听到消息后神情镇定自若,看起来倒不想是失德的人,倒是心生怜惜。毕竟这纸婚约耗了一个姑娘家十几年,倒头还不娶了,的确有点惋惜的。

    可是想想自家的九殿下,那种天人之姿,放眼京都真是没一个贵女可以完完全全配得上,便也不可惜这纸婚约。

    他挥手示意,旁边有个小太监提着一个盒子上来,鎏金铜质,里面想必放着精贵的东西,打开一看,一道金簪雕琢的很是巧妙精致,上面还镶嵌着红色玛瑙,灼灼生辉。

    “娘娘特地赐了这支金簪,望姑娘前途锦绣。”

    慕仪尊敬地双手接住,“慕仪谢过贵妃娘娘。”

    公公看着慕仪的识大体点了点头,因为贵妃娘娘早有安排,一个是可以让贵妃好感的明簪,另外一个便是金子,用金子划清和九殿下的界线。

    “话也带到,没什么事洒家也告退了,不扰慕侯府的安宁了。”

    姚氏眼看着公公就要走了,拧了一下慕元清,慕元清连忙摆手止住:“公公请留步!想当年此事是太后娘娘许肯,想我慕侯府为此事劳心劳力,如今我慕家长女未能结成良缘,可我慕家还有两个天香国色的女儿。此番退婚未经太后许可,怎能如此儿戏。”

    公公也是个人精,一下便听出来慕侯府的意思,只是他是来传旨意的,不是来做媒的。“慕侯爷如果对此事有异议,可以找贵妃娘娘理论。而且当年老奴没记错当年慕小姐的婚约是由徐太医老人家向太后娘娘求娶,和慕侯府并无关联。”

    也就是慕侯爷拒绝无效!

    慕元清愣住半响,也只好暗暗吞下这口气。

    看着慕元清这么窝囊,姚氏等那些公公走后,忍不住抱怨道:“怎得你当初就不进宫求娶懿旨,不然就不会闹成这样了!”

    慕元清刚从公公那里受了一肚子气,现在被姚氏瞬间点起了火:“要不是你昨天那么行事鲁莽,我们会被退婚退得措手不及?”

    姚氏听慕元清这么骂她,瞬间又干哭了起来,“老爷这怎能怪我!

    慕含霜却是被他们吵得烦人,点明道:“父亲怎得还没看清楚,九皇子我们攀不起,除了他背后的世家,其他人都攀不起!”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暖罗衾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