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一章 翩翩公子

    土地老儿便挑拣了些自己觉得重要的消息说了,“只听闻,好像是与这当今皇上的身世有关,宫里有一段时间传闻,当今的这个皇上并非是先皇的亲身骨肉,这话久而久之就传到了这皇上的耳朵里,虽说当时皇上并未怎么在意,只觉得是荒谬的言论,可这谣言就好像着了星星之火的草,风一吹便传得宫内人人皆知,最后,这皇上为了堵住这悠悠众口,将几个传言的人都处死了,其余宫女和侍卫全都换了一批,所以此事也就没什么人知道。”

    对于这种宫中秘闻,安莫如自然是不大感兴趣的,“可这跟他来我这里,要忘忧药有何关系?”

    土地老儿也有些纳闷,他打听了半天,也没打听着,这人间的皇帝是如何得知忘忧阁里所卖的药,更不知道这皇帝到底买忘忧药有何用,这事情毕竟都已经过了三年,若是此时再想起来觉得心中憋屈,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那这消息你可打听到他是从何处听来的了?”

    “这。。。”

    土地老儿自觉惭愧,但这也怨不得他,他不过管一方土地,平日里不是出来晒晒太阳,便是窝在他那小洞里修身养性,认识的妖和神仙就是两只手都数的过来,要打探点什么有用的消息还真不容易。

    “知道了,你下去便是,另外,我让小司做了些丹药,能让附近的人吃了都忘掉忘忧阁的事情,你没事就多出去走走,让他们都吃了。”

    土地老儿接过药袋,微微躬了下身子便遁地消失了。

    “老板娘,这忘忧药都做好了,你何时上天庭给司药老君送去?”

    墨小司胖滚滚的身子毫无预兆地出现在安莫如眼前,手里还捧着一个药盒,里面装的正是她花费了好几天的精力所炼制而成的忘忧药。这一颗忘忧药,可比当初凤洛卖给自己的提炼修为的丹药不知道贵上了多少倍,想想这买卖实在是亏大了。

    “老板娘,你在想什么呢?”

    安莫如将墨小司手中的盒子收入怀中,“你去把门口站着的那个大汉叫进来,就是前些日子,你晒解语花时,所看到的那男子。”

    一听到要让自己去找那五大三粗的男人,墨小司一张肉脸便即刻挤成了一堆,皱得能夹死一只蚊蝇的眉毛无声地抗议着安莫如的安排,他的灵力才突破二重天,他可保不准能不能打得过那个男的,这要是他也是个妖,那自己可不是死定了。

    可安莫如岂会让墨小司有抗议的机会,手腕一转,微微一用力,便将墨小司送出了忘忧阁。

    见自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墨小司只能重重叹了口气,再抬头时,脸上却全然没有了害怕的神情,老板娘说了,输人不能输阵,他好歹也是忘忧阁的伙计,这该有的姿态可不能丢了。

    躲在巷子角落里的男人,见墨小司朝自己走来,却并未躲闪,反而大步走了出来,倒让墨小司心里敲起了小鼓,但仍然故作镇定地说道,“我家老板娘请你进去。”

    那男人也并不表露出过多的情绪,微微点了下头,之后便只见他脚尖轻点,不过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了墨小司眼前,把墨小司吓得直后怕,还好老板娘没让自己来找着男子打一架。

    “你终日看着我忘忧阁,可是想买些什么?”

    安莫如单刀直入,她实在是不愿意牵扯进太多凡间的俗事当中,可这件事竟然牵扯到了忘忧阁,那她就必须问个清楚。

    似乎早知道安莫如会找他一般,男子也并未惊慌,一板一眼地答道,“是我家公子让我在此处等候,他希望老板娘若是何时改了主意,都可以去见他。”

    “公子?”

    安莫如略一思忖,便知晓是何意思了,她原以为那皇上和此人是两拨人,若是从皇上那里查不到是谁泄露的消息,那便只能从这男人身上下手。可两人若是一道的,那她就只能会会那公子了。

    “你家公子在何处?”

    “公子就在桃花镇上的桃花酒家处,我家公子吩咐了,若是老板娘你想通了,现在便可以去找他。”

    “谁说我要去找你家公子了?我忘忧阁可从不做上门的买卖,告诉你家公子,要想买药,今夜子时来忘忧阁,若是误了时辰,过时不候。”

    安莫如略显狂妄的语气让男子有些愠怒,提剑的手紧了又紧,但似乎已经早就得了命令,才终于忍了下来,却也只是敷衍地回了一声便连招呼也不打就走了。

    “这人间的皇上,架子就是大。就连身边的侍卫都觉着高人一等,可真是应了那句话,狗仗人势。”

    “什么狗让人吃?谁家要吃狗肉啊?”

    刚走进忘忧阁的墨小司,提着袍子,欢快地跳过门槛,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脸上还带着许久未见的笑容。

    “什么事情那么高兴?”

    墨小司也就不纠结狗肉的事情,“我方才出去的时候走的急,没注意看,回来的时候才瞧见,那些终日围在我们忘忧阁附近的人,都散了去!真是许久未有这种清净了!”

    话刚说完,墨小司便被点了下额头,“这忘忧阁里有你,还能清净到哪里去。”

    见安莫如戴上毡帽,便知晓她要出远门了,“老板娘,你这是要去何处?去多久?”

    “你倒是比我爹爹还要管事些,我不过是去这桃花镇上走走,瞧瞧这桃花镇是否恢复了些元气,你好好看着忘忧阁,若是出了事,我便扣掉你一月工钱。”

    墨小司摸了摸鼻子,“我就从来没拿到过工钱。”

    “你说什么?”

    墨小司赶忙摆手,“没什么没什么,老板娘,你就好好去看看,我一定保证这忘忧阁绝对少不了任何东西!”

    安莫如拉紧了身上的大衣,并未把墨小司的话放在心上,忘忧阁里值钱的东西都在三楼,若是有人能进的了三楼,就凭墨小司的灵力,挡也挡不住。

    刚出忘忧阁,便吹来一阵冷风,让安莫如长吸了一口气,就应该多炼制些能抵挡严寒的丹药。虽说马上就要立春了,可日前下的大雪仍然有多处还未化,四处埋伏的寒意,但凡逮着机会便争先恐后地钻入衣服与皮肤的空隙中,直把人冻得不停跺脚才罢休。

    “这桃花镇,真是越来越冷清了。”

    平日早晨,太阳还未露面,这街上便早已被小摊小贩占得满满当当,路上或是早起逛街的老头老太太,又或是趁着父母不注意溜出来玩的孩童。而如今,只有成堆的骨灰和散不尽的悲凉。

    不知不觉安莫如竟然走到了桃花酒楼,也许是心中的疑惑太甚,已经等不及晚上再来验证了。安莫如前脚刚踏进酒楼,后脚再进时,俨然已变成了一位翩翩俏公子。店里的小二都只顾着在柜台处打瞌睡,谁也没注意到有人进来了。

    安莫如也不打算让小二招待她,径直上了二楼的天字号房。

    “叩叩。”

    “谁?”

    似乎对于被打扰有些不耐,房里的客人声音里都透着丝不耐烦,若是识趣的人恐怕就不再多打扰了,可安莫如此时却偏偏要做个不识趣的人。

    “我是醉香楼的。”

    里面的人一听是醉香楼的人,立马便从床上坐了起来,外衣都不曾套上,光着脚便将门一把打开。

    瞧见站在门外的公子,唇红齿白一副娇羞的模样,屋里的男人顿时喜笑颜开,哪里有半点不耐烦的模样,谄笑着要去摸来人的手,却被躲了开去。

    男人却好似更欢喜,“怎么现在不是说午时过了才能出楼的么?”

    公子娇嗔道,“我可是得罪了大娘,为了见官人你才特意早出来的,难不成官人如今不想见到我?那我走便是了。”

    这般欲擒故纵的手段正合男人心意,还未开口就将那公子一把揽入怀中,死死抱着不愿松手,“你早些来,还好些。”

    公子却似乎有些恼了,羞红了脸要男子放手,“这可还是在外面,你给我松开。”

    男子一脸猴急的模样,一边抱着公子后退着,手上也不老实,嘴上更是说着些不堪入耳的下流话。若不是安莫如活了两万来岁,什么场面没见过,此时必定回头就是给这丑男人一顿胖揍。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烨洛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