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二章 取证

    孙志也是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他和弟弟孙敬的关系也没有好到为了他去报仇的,这一次完全是为了巴结五皇子而为,只是弄巧成拙撞上了大神而已。可是这如何解决是真的没有人能帮他,现在他的安全都是个问题了,让他坐卧不安,生气的打翻桌子上的茶杯。

    应声而来的妻子问道:“夫君如何这般生气?”孙志哪有功夫好言好语,道:“无知妇人别来烦我,下去!”孙夫人很少看见如此急躁的丈夫,不由的担心起来,却又怕他恼了自己,只好退出去。

    刚行至走廊拐角,一个蒙面人从房梁上跳下,抓住孙夫人便是一刀。一声惨叫应声而出,惊动了书房里的孙志连忙跑出来查看。一看发现他的院子已经被包围,吓得他连连后退,一个不慎摔倒在门槛,杀手步步紧逼,孙志双脚并用的往后蹬,浑身颤抖的筛糠般,嘴里还不忘喊救命,只是一直没有人前来。

    眼看着刺客将剑刺入孙志的心脏处,只听“哐铛”一声刺客的剑被打落,房脊上又出现了一批人,见此情况孙志感觉自己老命休已,也不再做挣扎的瘫在地上。

    后来的一批人如秋风扫落叶般的将第一批人解决完毕,后来的人的头领走到孙志身边提起他道:“孙大人,你也看到了,杀你的人挺多的,你乖乖的把你关于陷害云府的事情说出来,我家主子还能保你一命。”

    “你家主子是何人,你们又拿什么来保证我的命?”孙志心想好死不如赖活,若真能保命也不是不能说,只是怕万一有诈那将必死无疑了。

    “看你胆子如此小,你陷害云家的时候是怎么想的?”那人居高临下的嘲讽道,周遭的人虽然没有笑话他,但是眼里的鄙夷之情是昭然若揭的。

    “你……你欺人太甚!你”孙志被嘲讽的上气不接下气。

    “你也不用如此防着我们,我们是楚王府暗卫,我家主子既然说了可以保你姓名就不会食言而肥,你就老实交代吧,否则你的老命就到此为止。”头领道。王爷派他们来也不怕他知道身份,只要有利于办案速度就行,他们也就没有没有什么顾虑放开手去做了。

    孙志一听说是楚王的人心里咯噔一下,楚王的威名不是虚的,少年战神皇上都要礼让三分的,此时找上他了却是不幸中的万幸,他相信楚王一诺千金,下定决心后痛快的将事情原委都交代了清楚,连作案时间几时几刻都不含糊。

    孙志也是一品级不小的官员,带走也有诸多麻烦,因此留下两名暗卫保护人证,其他人都撤离回府,而执行此次任务的头领便是冷一,他将孙志处拿到的罪证全部交与顾辰手上并交代事情始末后便退下。

    只是现在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人证却不好办的,需要顾辰思量再三的便是模仿云宥字迹的人在南侯手中,楚王府和南侯府因为避嫌,一直没什么交情,写信帮云家的人情已经欠下,如今再求,这代价恐怕是不轻的,越要一个万全之策才行,顾辰、江流云、韩殇三人正讨论此事,恰巧被来寻顾辰的云乔思听见。

    云乔思推门而入,道:“这件事或许我可以帮上忙。”江流云和韩殇人有些惊讶她的话,她刚来这里没有人脉怎么能办到,而顾辰却脸色不太好看,因为他在宴会上看到她和聂沉胤暗地里的交流,后来他也派人查过聂沉胤,知道他们三年前就认识,只是如今听她的意思可能交情不浅,恐怕是要找聂沉胤帮忙了。虽然让她去可以少很多麻烦,但是顾辰并不想这么做,沉声问:“你如何做?”

    云乔思并没有看到顾辰不悦的脸,一五一十的将他们认识的事说了出来,听完后顾辰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心想着:自己就是因为被云乔思挡了一箭心中感激,后来认识她后才发现每次见到的都是不同的她,但每一个又是真实的她。他逐渐对她有了异样的感觉,只是还不知道他对她情愫暗生,如今却告诉他还有一个男人也是危机四伏的时候遇见了她,见到如此特别的女子,那么他会不会和他有一样的感觉?他心里越想越乱,一阵烦躁袭上心头,让他的眸子中的深沉更加迷雾重重,只听他道:“此事容后再议,本王有事先离开了。”

    众人不知顾辰有何重要事情要办,但是还是没有多问,虽然云乔思很焦急但她不能随意出入,又人单势薄更不可轻举妄动,也只能将事情暂搁一处。

    宫中五皇子与柳贵妃收到柳丞相急传的信件看完,心里一凉。五皇子现在也知道事态严重的不可控了,便问:“母妃,外祖父他们的行动失败了,以你之见,我们下来该怎么做?”

    “怎么办,我如何知道。你平时做事很有分寸的,这次如何这般不小心?”柳贵妃不耐的说。五皇子表面纨绔暴力,内里却不是与外人道的城府,如今在小事翻船让柳贵妃头疼。

    “母妃,事情不能只有坏的,您先不要着急灰心。”五皇子看着母妃急躁的不如平常理智的模样只能先安抚她的情绪,才能有好的解决办法。

    柳贵妃如何不明白儿子的意思“你放心吧,母妃知道轻重,只是这件事情实在是不是我们母子二人能够左右的啊!”叹了口气随后道:“你说的也没错,皇上最忌讳后族权势过大,而如今我们势弱也算是不幸中的幸事了,你先回去,母妃去你父皇那看看。”

    “辛苦母妃了。”五皇子跪于地面衷心一拜,柳贵妃将儿子扶起又嘘寒问暖一会儿才散去。五皇子走后柳贵妃立刻查人更衣梳洗打扮,拿着参汤向勤政殿奔去。

    南侯府中

    聂沉胤从屋外走去厅内,看着父亲悠闲地喝着茶,心里突然想到今日之事,便走过去道:“外面都炸锅了,父亲还有心情喝茶?”听到声音,南侯盖上茶杯抬头道:“能不悠闲嘛,此事是他们抱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们就只能一旁观看了。”

    “父亲,那你为何还要将犯人握在手中,这可不是看戏的姿态。而且此事为何不告诉德妃?”聂沉胤明白父亲的意思,但是此事父亲做的确实有些不太光彩。

    “此事你不用管了,为父自有打算。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咱们侯府。你也不小了,此事了结后为父替你向尚书府提亲,你提前做好准备。”南侯换了副严肃的态度道。

    聂沉胤听到自己的亲事也不以为意的称:“你看着办吧。”他们高门大户的子女婚事又有哪一个不是为了利益而生的呢。他只是感觉内心深处有一种不喜而已却也不排斥,他只当是突然在生命中强塞一个人而感到不自在的缘故便没有多想。只是到后来才发现这种不适是因为早就心有所属的滋味,而那时已经为时晚矣!

    见父亲不打算说下去的样子,聂沉胤便不问了,转身回房休息。南侯见他离开后才将目光从杯中移向远处,目光清明哪还有刚才的悠闲神色。他明白此事若是被任何一方知道都是不妙的,而他也深刻的明白四皇子并不能坐上那个位置,只求保命而已。而皇上显然偏向五皇子,他只能早做打算,多一条路多一个选择罢了,侯府绝不能从他手里存在又让他亲手葬送!

    而宫中楚御邦已经和柳贵妃云雨结束,赤条条的两人躺在硕大的龙床上喘气。柳贵妃娇滴滴的趴在楚御邦胸口道:“皇上可折腾坏臣妾了~”看着如此娇艳诱人的美人,楚御邦多硬的心也融化了,轻笑道:“爱妃还是如此诱人,朕怎么能##”

    柳贵妃看皇上如此受用,她心里已经放下了一半,娇声道:“皇上如此疼爱臣妾,若是臣妾犯了错,你会原谅臣妾吗?”楚御邦一听不禁哈哈大笑道:“朕疼爱爱妃不假,你且说来听听!”心里却早已没有刚才的放松,警惕的看着柳贵妃的眼睛。

    柳贵妃明显感受到皇上周身的气息变得不同了,小心的组织语言道:“皇上知道咱们的皇儿犯了错,如今事情对他很是不利,皇上您能看在臣妾服侍您的份上网开一面吗?”楚御邦知道她要说的是何事,只是没想到她会反其道而行说的如此直白,心里不由的顺畅很多,便问:“此事朕不是已经网开一面了吗?”

    “皇上,此事哪有那么简单啊,皇儿他毕竟是皇上疼爱的,巴结他的人也不能避免,可那可恶的孙志为了替他弟弟报仇,暗里打着咱们皇儿的名头做事,被父亲发现了气的在家里憋火呢!我知道了也是吓得不轻,赶忙过来禀明给皇上,求皇上为我们做主啊~”柳贵妃又是一阵撒娇,楚御邦什么想法也没有了,用行动告诉了柳贵妃,又一番云雨直到深夜……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醉春聚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