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九十一章 夜晚

    虽然没被淹死,但是被丑到爆炸的八爪人鱼剁碎了拿去钓鱼也不见得是个好死法。

    好吧这只是个小游戏,就算真的被剁碎也不会死的。

    白束歇了一会儿后腰腹用力,重新抬起上半身,试图放松一下充血的大脑。

    这只该死的八爪人鱼,卷她回来之后一直都没把她放下,倒吊着这么久,她都快脑溢血了。

    “大兄dei,”白束任由机械触手卷着她转了一圈,在再次转到面对巨章巫师时,特别不走心得求饶道:“我们打个商量,你放我回岸上好不啦?”

    巨章巫师点头,仿佛就在等这一刻,“好的呀。”

    白束:……这么不走心的么?

    巨章巫师点过头之后一抖卷着白束的机械触手,白束就翻滚着被他甩了出去。

    “卧槽!”黑眼睛的小孩儿被甩得眼冒金星,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原地转了好几圈才摇摇晃晃得找准方向,看向辣眼睛的巨章巫师。

    巨章巫师非常娘炮得鼓了几下掌,然后非常敷衍得对白束说道:“狡诈的机油瑞拉,恭喜你利用自己的狡猾说服了天真无辜的深海巨章巫师,深海巨章巫师答应与你的交易,并且仁慈得绕过你的性命。”

    白束忍不住吐槽,“……你们这届NPC都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都这么喜欢给自己加戏?”

    巨章巫师完全巫师了她的吐槽,自顾自得往下说道:“现在,深海巨章巫师要与你做交易,交易的内容是,如果你能在半个小时内修复大美人鱼留下的‘声音’,你就可以回到岸上。”

    说着,巨章巫师的一条触手从洞穴深处卷出一样东西,“哐!”得一声扔在了白束面前。

    巨章巫师所谓的“声音”不是白束以为的收音机或者留声机之类的播放器,而是一台波频接收仪。

    每台波频接收仪都只能接收特定的波段特殊的频率,简单来讲就是台提前设计好的私人通讯器。

    这里的设计,指的是对频段编码器的设计。

    频段编码器是波频通讯仪的核心部分,在镶嵌频段编码器的集成芯片时,必须采用一种加密的排列组合设计,正是这部分设计确保了机器的私密性与接受频段的准确性。

    这种机器说起来算不上什么高端产品,用料简单用途单一,唯一的优点只有私密性很强,但是价格却一直高居不下。

    因为频段编码器部分的制作超——级麻烦。

    而巨章巫师拿出来的这台,正好就坏在频段编码器的部分。

    白束耷拉着死鱼眼查看了一下这台波频接收仪的损坏程度,检查之后满脸的不开心。

    很好,看来她要陪八爪人鱼在深渊之海的裂缝里呆上挺长一段时间了。

    不知道波频接收仪制作时使用的排列组合是什么,就修不好坏了一大半的频段编码器,而以她的水准,想要推算出最初的排列组合,必然得花上大把的时间。

    那该死的八爪鱼只给她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都不够她试出第一排的组合,更别说完全修好了。

    而且以缪斯的尿性,大概下次她读档之后等待她的就会是另外一台“新”的波频接收仪,绝对不可能是同一个组合,所以连出去试都不行。

    只能努力熟练到半个小时之内破解组合方式并且修好机器的程度。

    “唉,”白束扒拉出还在冒烟的集成芯片,托着腮帮子发愁,“难度跨度用不用这么大啊?”

    可惜就算她抱怨,难度也不会降低。

    所以半个小时之后白束毫无悬念得被踢出了游戏。

    在游戏里被摧残了身心的小孩儿张开手脚,大字型瘫在床上,按照惯例控诉缪斯的辣鸡游戏,“我说你是不是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联网看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嗯?都什么垃圾剧情啊!”

    缪斯对她的抱怨免疫力MAX,“绝大多数游戏剧情都是数据运算后生成的最合理结果,并不垃圾,剩下少部分……总之我联网都是在手机资料,没有看什么奇怪的东西,也没有设计你所谓的垃圾剧情。要说垃圾也是承受不了剧情故事的你比较垃圾。”

    白束对他的说法嗤之以鼻,“我垃圾?分明是你夹带私货!”她在床上拱了拱,把自己埋进松软的被子里,舒服得长出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我申请在过剧情的时候可以快进!”

    缪斯立刻拒绝,“驳回。”

    “为什么!”黑眼睛的小孩儿十分不满,“明明走剧情的时候不能改变剧情对我也没有帮助,怎么就不能快进了!”

    “为了尊重劳动成果。”

    白束不依不饶,“谁的劳动成果,你不是说你没参与剧情设计么?”

    “我是没参与,总之你要尊重劳动成果。”

    “呵,狗缪斯,”白束举起两只手,对着空气比了两个中指,“果然你就是故意整你爸爸!”

    【滴——滴——检测到游戏者做出不雅手势,现给予电击惩罚矫正行为。】

    “噼哩——啪——!”

    “嘶——唔!”

    白束被电得一激灵,差点就叫出声来,幸亏她记着上次的教训,在叫声将要出口时捂住了自己的嘴,才没吵醒乐华居的其他人。

    “……啧!”她十分不满得挠了挠被电冒烟的头发,认命得起床想要去洗澡,“算你狠。”

    “等等,”缪斯特别残忍得制止了白束,“你的学习惩罚马上就要开始了,万事一起洗吧。”

    “呃啊!我恨呐!”黑眼睛的小孩儿瞬间跪倒捶床,“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为什么就我倒霉遇见了你!”

    缪斯:“你可真敢说。”

    “我为什么不敢!”戏精上身的白束一甩电炸的头发,捂着心口悲痛万分得说道:“在你落魄时妾身捡到了你,给你吃给你穿,给你疗伤甚至为你生儿育女,付出了妾身的全部!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可是你呢,你是怎么对妾身的?你翻脸不认人,对待妾身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残酷,现在还要丢下妾身和外面十几个智障孩儿一走了之!”

    缪斯对她抽风习以为常,根本就不想理她。

    “好啊!那你走啊!”白戏精不需要人搭戏也自嗨得很快乐,她掩面而泣·假,“你走啊!就留下我们孤儿寡母自生自灭好了!大不了妾身和这书院里的十几个智障孩儿们同归于尽!”

    夜探问心书院,正好落在白束屋顶歇脚的时·智障孩儿·风一站稳就听见了最后一句话,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就从屋顶掉下去。

    他勉强稳住脚下,环顾四周,看明白下面住的是谁之后嘴角不受控制得抽了抽。

    那小孩儿看着挺正常的,没想到脑子居然有病。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绿染三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