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八十九章 都是套路

    机械小镇的上空常年飘散着焚烧煤炭而凝聚的浓烟,浓烟向乌云一般笼罩在头顶,即使是晴朗的天气,也见不到一丝阳光,整个小镇的色调都是阴沉冷硬的灰色。

    伴随着“哒哒哒”的马蹄声,一辆精致的描金马车驶入蒸汽朋克风格的小镇,停在了镇中广场最显眼的位置。

    车门打开,三个衣着精致的女人依次下车,随后在年长女人的示意下,随车的仆从从衬着红丝绒里衬的马车厢里拉扯下一个被捆住手脚、下半张脸被口枷遮住的女孩。

    女孩被仆从粗鲁得扔下车,狠狠地摔在铺了青石砖的地上,发出了一声吃痛的闷哼。

    华贵的马车本就停在最显眼的地方,再加上这一番奇怪的动作,很快周遭的小镇居民就被此处吸引了目光,三五成群得围凑过来,开始在附近观望。

    描画着艳丽妆容的年长女人高昂着头,目光恶毒又不屑得斜向摔在地上的女孩,指着她朗声说道:“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机油瑞拉!”

    白束双手都被捆在身后,两只脚踝也绑在一起,摔在地上之后就像只翻了盖的王八一样,不好使力。她费了老大的劲才腰背并用,用肩膀撑着地坐了起来,并且试图用呲牙咧嘴的表情缓解身上磕碰造成的疼痛。

    她抬眼看了一眼那个在这个游戏里拿了她继母身份的NPC,心里暗恨。

    老子也他妈没想到自己会变成这样的机油瑞拉啊!

    这个该死的缪斯,做的都是什么垃圾游戏,也不知道他是联网看了什么东西,才能做出这么让人一言难尽的鬼畜剧情。

    游戏失败后的学习惩罚和萨克的教导令白束迅速积累了一部分机械方面的常识知识,在她有意识的学习之下,很快就练就了凭借手感和尺寸区分机械原件的技能,所以在失败了几次之后,哪怕她现在仍然不能认清所有零件,也凭借经验和速度完成了第一个挑拣零件的任务。

    为了体验一把拥有连贯性剧情的游戏与其他小游戏有何不同,白束在完成第一个小任务之后没有选择清算中断,而是在提交任务后选择了继续游戏。

    她以为把分拣好的零件交给继母后,接下来要走的剧情是参加王子举办的机械交流大会,然后和王子从风花雪月聊到机械原理,最后双宿双飞打倒恶毒继母。可是她以为只是她以为,她完全忘记了这些缪斯出品的垃圾游戏,即便有剧情,那剧情也是不能用常理来推算的。

    继母NPC在检视过她的分拣成果之后没生气也没黑脸,反而笑得矜持得体,一脸欣慰得对她点头,肯定道:“合格。”

    然后她就从身后抱出一个大木箱子,对白束嘱咐道:“机油瑞拉,王子的机械交流大会需要盛装出席,你不能穿着这身满是机油的破旧裙子去参加。现在去城里定做已经来不及了,但是没关系,我相信你的能力,你一定可以在与会之前给自己做出一条得体的裙子。来,拿着,”继母NPC把木箱子往白束怀里一怼,笑得一脸慈祥,“材料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你快拿去自己的阁楼,准备晚上要穿的裙子吧。”

    白束被她笑得直起鸡皮疙瘩,对继母NPC这种又是担心嘱咐又是送材料的操作充满十万分的警惕。

    恶毒继母肯定不会干好事的,对她这么好绝对有猫腻!

    不过有剧情的游戏当然得跟着剧情走,不然游戏就进行不下去。所以当她站在原地迟疑着没动,站满一分钟后,脚下就自动迈开步子,向阁楼走去。

    白束翻了个白眼,自主加快了步伐。

    她颠了颠手里的箱子,感觉十分沉重,又想到继母和两个继姐裙子上的齿轮零件,猜想这箱子里装的应该也都是各种用来装饰裙子的零件。

    下一个小任务不会是用这箱子里的东西装饰出一条能够参加机械交流大会的裙子吧?

    白束打开小阁楼的门,刚把箱子放在了阁楼地板的中央上,就从四周“吱吱吱”得蹿出几只机械老鼠,围到了她的身边。

    她被突然蹿出来的小动物吓了一跳,好在都是齿轮轴承拼接触出的机械老鼠,倒也没让她产生什么反感的情绪。

    她拎起其中一只的尾巴,前后左右得翻着看,好奇在这个蒸汽朋克风设定的游戏里,这些能跟她互动的小东西是真的具有生命还是只是做工精妙的机器,“这是什么原理啊?”

    玩了半天老鼠,白束才想起自己还有正事没做。

    她打开了继母NPC塞给自己的木箱子,果然不出她所料,里面装的是半箱子零件和一条装饰精美的裙子。

    “嗯?”白束抖开裙子,挂在衣柜上端详了一下,“这裙子……已经是完成品了吧?”

    说好的装饰裙子呢,怎这样已经不需要再装饰了吧,难道要把上面的零件拆掉换新的?

    她正疑惑着,身后的门就“砰!”得一声被人撞开,继母和两个继姐带着三个身强力壮的仆从大摇大摆地闯了进来。

    木门撞到墙上的巨大声响吓跑了围在白束脚边的机械老鼠,它们一哄而散,眨眼间就钻进了墙角的洞里,消失得干干净净。

    继母NPC看了一眼大敞四开摆在地上的木箱子,和白束抓在手里的裙摆,嘴角露出一个奸计得逞的微笑,“果然是你!机油瑞拉,妄我好心允许你一起去参加王子的机械交流大会,你不心存感激就罢了,居然还偷走我祖传的裙子!这箱零件可是我家族代代相传的传家宝!”

    两个继姐NPC也在一旁做出得意洋洋的表情,看向白束的表情充满了不屑。

    继姐一号,“小偷!”

    继姐二号,“窃贼!”

    “来人呐!”继母NPC一挥手,“把机油瑞拉给我抓起来,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的丑恶嘴脸!”

    白束低头看了看还抓在自己手里的裙摆,表情一言难尽。

    丑恶嘴脸?祖传的裙子?咩咩咩?你们这些游戏NPC都是这么鸡贼的么?

    黑眼睛的小孩儿眼神空洞,仿佛一位渐渐失去了梦想的乘客。

    她走过最长的路就是游戏NPC的套路。

    跟上来的三个仆从猛虎扑食似的围过来,三下两下就把白束五花大绑捆了个结实,抬到楼下扔进了事先准备好的马车里。

    期间白束不是没有挣扎,但是这部分游戏剧情显然不会被她本人的意志所影响,所以她挣扎的动作跟小奶猫扑蝶一样,像闹着玩似的,完全起不到应有的作用。

    然后她就被捆成一条猫猫虫扔到了镇中心的广场上。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绿染三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