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八十章 院外

    白束几人暂住的乐华居外面不远处,天泉抱着本书站在树下,友好得冲着从乐华居走出来的苍沧笑了笑,似乎一点也不好奇她为什么会从新来的学生院子里走出来一样。

    苍沧方才被基拉突然爆发的精神力从树上掀下来,哪怕没受什么伤,此时身上也难免狼狈。在她看来,那人精神力爆发的完全没有征兆,要不是她反应够快,在最后关头使出了巧劲,勉强算是安稳落地,此时说不好已经被院子里的人发现了。

    她本想着趁里面还乱先躲回去,却没想到没走多远就被金发碧眼的少年看了个正着,顿时尴尬得进也不是退也不成,僵立在原地,一张俏脸涨的通红,之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怎么偏就遇到天泉了!

    苍沧咬着下唇,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解释自己的行为。

    问心书院这些学生中,她对天泉最有好感,那样圣洁出尘的气质,她平常在天泉面前恨不得连眨眼的频率都是算好的,怎么能让他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一面!

    要是白束知道她这番心理活动,一定会给天泉打上三个加号的危险标志,然后躲着他走。

    好家伙,他这能力简直就像是杰克苏光环和脑残粉光环的揉合升级版,谁用谁智障啊。

    正常人怎么可能会有那种心里想法,苍沧会这么想,显然是天泉的能力起了作用。即便她心里确实对天泉有些想法,可若是没有他的能力激发增强,也绝对不可能到这种程度。

    但是苍沧身边没有缪斯这样的作弊器提醒她,本身又实力不济,所以她根本不知道天泉从见她第一面开始就一直在使用自己的能力。

    她相信自己内心的想法都是出自本心,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更觉得羞愧难当。

    往常都是长发飘飘出水芙蓉似的出现在男神身边,力求在他心中做个仙女,有一天忽然被男神正面直击自己T恤短裤人字拖还没洗头的抠脚大汉模样,试问谁能接受的了?

    不知道白束行不行,反正苍沧是不太行。

    她颤抖着张了张嘴,几次想要出声解释,却不知该怎么圆场,眼泪都快急出来了。

    天泉即使对上她这幅有口难辩的样子脸上表情也没有分毫变化,对她行来的方向和此时的表现视而不见,就像邻居闲话家常一样,唇边带笑,语气关切,像是见到贪玩的友人一般打趣道:“这是怎么了?衣服都蹭脏了,头上还沾了片叶子,捉松鼠去了?”

    他嘴上说着言情小说男主关心女主的台词,脸上和眼中的情绪却未变分毫,也没有上前帮忙摘掉叶子的打算——他从头到尾站在树下一动没动。

    但是苍沧现在满心都是尴尬,根本分不出心思去观察天泉的表情,自然也不可能知道他是真情还是假意。

    比起被询问为什么会从心学员的院子里出来,她更希望能够蒙混过关,先回去洗漱干净了再考虑接下来的事情。

    所以她艰难地扯动嘴角,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说道:“天泉哥哥,我、我……”

    “苍沧,你又跑到哪贪玩去了?”

    娇柔含笑的嗓音结果了苍沧结结巴巴的话头,令她欣喜得抬头望向声音来处。

    沧月款款而来,脸上笑得十分宠溺纵容,嘴上却嗔着苍沧害她好找,“都与你说了别太贪玩,还是每次闲下来都找不见你的影子。”她拉过苍沧一只手,取下了夹在她发间的树叶,点着她的脑门嗔怒道:“这么大的姑娘了还到处乱跑,就知道躲懒。”

    苍沧红着脸埋进了沧月的怀抱里,做足了撒娇少女的姿态,“我知道错了妈妈,下次定不会了。”

    沧月搂着她笑骂道:“你还想有下次。”

    天泉站在树下看着她们这一出母女情深的戏码,倒也看得津津有味,唇边的笑意甚至还略有加深。

    沧月像是这时才想起他站在一旁似的,歉意得冲他笑笑,带着苍沧上前打招呼,“天泉也在。”

    天泉冲她点点头,叫道:“师姐好。”

    沧月母女来得要比他早,按照禾山长的规矩,他是要称他们一声师姐的。

    “好孩子,”沧月一副慈祥长辈的表情,说出的话也更像是说给晚辈听的,“你走在路上还抱着本书,苍沧却只知道贪玩,她要是有你一半省心,我也能多活上几年。”

    天泉笑而不语,没接她这句话。

    “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沧月拍拍苍沧的肩,“回去好好用功吧。”

    苍沧从沧月怀里抬起头,刚刚那段时间已经足够她收拾好心情,这时露出脸来,表情已经不再僵硬,她自然得对天泉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跟他道别,“天泉哥哥,明天见。”

    这声明天见配上她羞红的面庞,无端得给一句普通的问候语裹上了些暧昧的色彩。

    其实真要算起来,天泉未必就比苍沧年纪大,但是他没有像地火纠正白束一样告诫苍沧在书院中他们应该师姐弟相称,而是由着她爱叫什么叫什么。

    左右不过一个称呼,想叫她就叫吧,这还不值得他崩人设。

    他冲母女二人含颌,目送她们相携而去,又在原地站了片刻,然后转过身对着一棵树后问好,“时师兄,出来散步么?”

    时风大大方方得从树后走出来,笑着凑到他身边,一把拦住了天泉的肩,“天泉哥哥,我这不是等不到明天再见了么。”

    天泉知道他这是在用苍沧对自己的称呼挤兑自己,也不跟他生气,而是轻笑了一声。

    金发碧眼的少年仿佛打了柔光的脸庞沐浴在夕阳下,金色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显得他更加像是坠落凡间的天使。

    这天使抬手“啪!”得一下打落时风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这一下速度飞快力气又大,把时风的手都抽红了,甩到了一旁的树上,连带着树皮都蹭掉了一块。而天使的唇边尤自带着笑容,不紧不慢得说道:“我懂,时风哥哥就是这个性格,人是不坏的。”

    正是苍沧在食堂与白束几人说过的那番话。

    时风深知他表里不一,被他这句膈应得立时后退了一大步。

    他没在嘴上讨到便宜,只得悻悻得揉着自己已经肿起来的左手,嘴里不满得嘟哝,“至于用这么大力气么,这时候你到不怕让人看见了。”

    金发碧眼的天使斜了他一眼,那眼神分明在说:是你过来找抽。

    时风翻了个白眼,甩着手暗骂地火狡猾,知道天泉不好对付,每次都让他来受罪,但还是追上他的脚步,问道:“新来的那几个,你是怎么想的?”

    “没什么想法啊,”天泉歪了歪头,完全没有继续跟他聊下去的想法,“来日方长嘛。”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绿染三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