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七十四章 一个赌约

    再次见到问心书院的师徒俩是在三天后。

    这三天的时间里白束几人一直都被关在那个院子里,像是被遗忘了一样,连个送饭的人都没有。他们想了许多办法都没能离开院子,只能靠着营养剂凑活了三天,耐心等待和那师徒俩再次见面的机会。

    现在机会来了。

    这天上午,白束正百无聊赖地蹲在地上挖小坑,一抬头就看见鹤发童颜的老人领着他的小徒弟进了院子。和他们一起的,还有自她醒来之后就没见过的毛豆。

    “毛豆!”白束开心的惊呼一声,小跑过去抱住了见到她之后相当激动的异化龙猫幼崽。

    她把脸埋进毛豆蓬松柔软的皮毛里,满足得蹭了蹭,“啊,你还活着真的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不在了呐。”

    白束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愧疚,因为她差点就把毛豆给忘了。

    刚醒来的时候她完全忘记了毛豆的存在,注意力都放在那奇怪的师徒俩身上,也没发现它没在自己身边。等到那师徒俩来了又走,她才想起来这院子里少了毛豆。

    “呵呵,”鹤发童颜的老人捋着胡须,安慰白束道:“小友不用担心,它没有受伤,这些天一直都养在我那,没有早些带它来见你,倒是老夫的疏忽了。”

    白束摇摇头,示意这不是他的错,“老先生救了我们,我们感激都来不及,怎么会怪你。”

    老人淡笑着,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叫小男孩儿把院子里的人都叫到堂屋去说话。

    等到所有人都在堂屋坐定,他才开口说道:“老夫姓禾,如诸位所知,是这所问心学院的建立者,诸位可以称老夫为禾山长,”他指指身边跟着的小男孩儿,“这是我的小徒弟男宝。”

    白束嘴角抽搐了一下,这名字取的也太不走心了,男孩儿就叫男宝,那要是再有个女徒弟,是不是就该叫女宝了?

    禾山长接着说道:“上次念及诸位身上有伤尚未痊愈,不便多聊,现下各位已然康复,我们就来说说入学的问题。”

    麦克忍不住问道:“这个……禾山长,真的不能直接送我们离开么?”

    禾山长笑着摇头,答非所问,“诸位一定很好奇老夫为什么不去繁华之处,反而要在这荒原星上建立一间学院。”

    麦克迟疑地点点头,这件事他确实想不通。

    “唉,说来惭愧,”禾山长叹了口气,“老夫年轻时打赌输于旁人,胜者可以让输者做一件事,而她提出的要求便是,要我在这颗星球上收够一百个学生,教会他们每人一项技能,这条件才算完成。于是我在此建立了问心书院,等待一百位有缘人出现,到现在已经四十年了。”

    四十年履行一个承诺。

    听到这,屋内几人的神色皆有所变化。

    白束好奇道:“那你已经收了多少学生了。”

    禾山长伸出手,比了个八的手势。

    “八十个?”

    “非也,”他摇了摇头,“是八个。”

    ……

    四十年才收八个!

    怪不得不入学不让他们走,平均下来他们算得上二十五年的业绩了,换做谁谁都不会放过啊。

    但她还是想挣扎一下,“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么,我们都有要是在身,确实不便留下来求学。”

    禾山长捋胡子慈祥笑,假装没听见白束刚才的问题。

    啧,白束暗自皱眉,看他这样子就知道商量着来绝对行不通了。

    “那、那个,”萨克忍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都可以学什么啊?”

    这个问题禾山长倒是很乐意回答,“老夫这问心书院能学的很多,且更倾向于因材施教,为了不埋没各位的天赋,你们可以自行选择修习哪一门课业。”

    他顿了顿接着介绍道:“我这书院里有一座藏书楼,稍后老夫会着人带各位前往藏书楼,你们可以在里面选一本感兴趣的书,先自行研读,若是遇到理解不了的瓶颈,也可以到老夫这里询问,什么时候吃透这本书里的内容,就算是可以毕业了。”

    靠坐在麦克身边的娜娜忽然抬头问道:“如果我们一直都学不会呢?”

    这三天的时间她恢复了不少,虽然还是很消沉,与之前张扬美艳的样子相去甚远,但在麦克的爱与陪伴之下,已经在渐渐好转起来。

    这次流产对娜娜最大的伤害不在身体上,而在心。

    好在她是个坚强的女人,而坚强的人在受到伤害之后总是能够向前走。

    经过一次磨难之后神情更加坚毅的女冒险者直视着禾山长的眼睛,轻声问道:“如果这辈子都学不会该怎么办?”

    禾山长笑得依旧和蔼可亲,口中说出的话却令几人心中一沉,“那就一直学下去。古语说学无止境,活到老学到老,这似乎也很有可取之处。”

    不完成条件就在这困到死……么?

    几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白束暼了基拉一眼,见他从进屋开始就阴着一张脸坐在那,一句话都没说,连禾山长表示要困他们一辈子他都没冲上去动手,就更加肯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在她醒过来之前基拉肯定对禾山长出过手,而且完全不是对手。

    若不是他知道来硬的行不通,又怎么会这么消停得坐在这听禾山长说话?

    禾山长像是完全看不到他们脸上的表情一样,提高了声音冲外面招呼了一声,“地火,你进来一下。”

    白束猛地回头看向门口,这地方除了禾山长和男宝之外还有别人么?

    “是,山长。”

    应声进来的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男子,人如其名,他有一头火焰一般的红发。

    禾山长对几人介绍道:“这也是我问心书院里的学生,来得比你们早些,你们可以称他一声师兄。”

    随后他又转过头对地火吩咐道:“这几位初来乍到,一会儿你带他们去认认藏书楼的位置,再简单介绍一下我们书院内的环境。”

    地火点头应是,“我知道了,山长。”

    “嗯,”禾山长满意得点点头,“那老夫就不多耽误你们时间了,选定课业之后,有什么不懂的,尽可以来寻我。”

    说罢就起身要走。

    麦克见他这来了宣布一件事,宣布完就要走的架势,立刻想到了三天前也是如此,心想此时让他离开,下次再见就不知是什么时候了,便想拦住要离开的禾山长。

    他刚向前迈出一步,地火就挡在了他身前,像是知道麦克在想什么一样,说道:“从藏书楼回来之后我会告诉你们山长的院落在哪,有什么问题也不急于这一时。”

    “现在,不如先让我领你们去藏书楼选上一本书。”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绿染三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