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六十八章 是个黑粉

    “这颗星球上……”白束有点担心得说道:“不会是没有智慧种族吧?”

    紧跟在她身后下来的麦克不确定地摇摇头,虽然他希望立刻找家医院让娜娜接受治疗,但是这地方看起来,确实不太像有医院的样子。

    他们的逃生舱坠落在一片旷野之中,是真正意义上的旷野,举目四望,只有裸露的岩石和一大片……水母?!

    “我觉得那东西很可疑啊,”黑眼睛的小孩儿指着远处那一大片颜色十分梦幻的水母,建议道:“不如往那头走走看?”

    她真的很好奇这个看起来非常像水母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你最好离那边远点,那是一片晶头彩菌。】

    白束走远了几步,小声吐槽,“明明是粉红色的。”

    【晶头彩菌有很多颜色,粉红色只是其中一种。这种真菌的躯体通常情况下都是晶体化的状态,只有当有东西从它们下方经过的时候,晶体才会软化,然后释放出孢子,通过这种方式传播繁衍。只不过晶头彩菌的孢子都有剧毒,而且传播范围很广,根据内里含有的毒素种类不同,菌体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绝大多数都是沾了就死、闻到即亡的。

    你们运气比较好,粉红色的这种毒性还算小,算中毒了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而且孢子接触空气三十秒之后就会丧失毒性。不过我还是劝你离那片晶头彩菌远点。】

    黑眼睛的小孩儿打了个哆嗦,面不改色得推翻了自己先前的言论,“哎呀,我仔细想了想,贸然靠近未知物种还是不太谨慎,要不我们还是走其他方向吧。”

    明知道有毒还往上凑那就是智障了。

    对于这颗星球,谁都没有头绪,本来也就只能没头苍蝇一样乱撞,走哪个方向都差不多。所以其余四人都没有意见,大家就避开了长着晶头彩菌的地方,随便挑了个方向往前走。

    离开之前白束在缪斯的建议下打开了光脑上的导循系统,如果他们最终没能找到城市或是在这片旷野里迷路的话,也许会需要回到逃生舱坠落的位置,那时导循系统就能保证他们可以找回来。

    不过白束一点都不希望用到这层保险,因为如果真的到了那种地步,那他们离走投无路也不远了。

    在旷野当中行走是件非常无聊的事,因为四周没有景色没有尽头,甚至在看不见逃生舱之后,连个判定距离的参照物都没有了,要不是有光脑现实方向,说不定他们已经偏离最初的方向了。

    如果是好友结伴出游,那无聊的时候还可以说笑聊天,可是他们五个人是临时组队,本就算不上熟悉,白束和基拉还有旧怨,别说聊天了,不打起来都算好的。

    原本麦克和娜娜都是不错的聊天对象,但是娜娜现在处于半昏迷状态,麦克也因此显得很消沉,就算抱着个女人走路对他来说没什么负担,他应该也没有心情去聊天。

    至于萨克,他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真的很能消减他人的对话欲望,听他吞吞吐吐得说话对急性子的人来讲根本就是一种折磨。

    跟缪斯说话就更不可能了,考虑到安全问题,他们间隔的距离很近,无论是谁出声其他人都能听得见,她总不能一路都用毛豆捂着脸吧?

    就这么沉默地走了半个小时之后,白束忍不住了。

    听萨克吞吞吐吐的说话也比没有声音强。

    “萨克。”黑眼睛的小孩儿凑到萨克身边,刚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就把他吓得蹦了起来,大惊小怪的模样惹得白束直翻白眼,“你怕什么,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萨克见白束脸色不好,连忙摆着手解释道:“没、没怕……就是太突然了,我没反应过来。”

    白束摆摆手,示意自己没生气,问了一个之前有些在意的问题,“你脖子上那个挂坠,就是那个超级丑的空间设备,丑成那个样子,你为什么还会买啊?”

    萨克嘴唇蠕动了几下,想说没有那么丑,有有些底气不足,最后只是小声解释道:“那、那个不是买来的,是我……自己做的。”

    “嚯!”白束做了一个非常夸张的惊讶表情,“居然是你自己做的?厉害厉害!”

    她是真没想到看起来这么寒碜的萨克能够自己制作空间设备,所以难免要高看他一眼,有点想给他喊666。

    就连一旁消沉着的麦克闻言都分给萨克一点眼神。

    他也没想到萨克那个呆头鹅的样子居然有这么一手,更没想到他会混得这么差。

    难道现在有钱人都流行坐二等舱?

    走在边缘的基拉嗤笑一声,似乎对他们正在谈论的内容非常不屑。

    “诶,不对啊,”白束在心里喊完666之后立刻发觉了问题所在,“制作空间设备对精神力的要求不低的吧,可是我记得你说你的精神力只有三级啊。”

    她早几年特别眼馋空间设备的时候在星网上查过资料,介绍里就有用人力制作空间设备的简略步骤描述,其中最关键的一步就是用精神力开辟空间,一般来讲制作者的精神力越高开辟出的空间越大,成功的几率也就越高。

    而且上面注明了制作者绝对不能低于十级。

    萨克涨红了脸,急切得解释道:“我、我有……”他小心翼翼得暼了基拉一眼,又怕被他发现似的立刻收回了视线,“有人……帮我的……”

    白束目瞪狗呆。

    这特娘的,有内幕啊!

    她一直以为萨克是被基拉抓来的,现在看来,这俩人不会一早就认识吧?

    况且萨克刚刚那个眼神,他说帮他的那个人,不会就是基拉吧?

    “呃……”白束闭上嘴,吞了吞差点流下来的口水,不想深究他们俩之间的关系,因为她有预感,自己可能听到些承受不了的劲爆消息。

    于是她觉得换个话题,“说起来,你那挂坠的造型怎么做成那样,是想弄成盾牌的形状结果失手了么?”

    萨克忽然大声反驳道:“才不是!”

    他大概是鼓起了全部的勇气才喊出这一句,白束一看向他,他就怂回了原来蚊子似的声响,“那是审判者号的徽纹……”

    他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几乎只剩气音,即便这样,他还要最后犟一次嘴,“你难道看不出来么?”

    白束:黑人问号脸JPG.

    怎么可能看得出来啊!

    她能勉强看出一个盾牌的形状已经算是火眼金睛了,任谁都不会想到外面那一圈个性的棱角是火焰的形状好不啦。

    这算什么,粉到深处自然黑么?

    有萨克这样的粉丝,白束忽然有些同情那位恶龙少将了。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绿染三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