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六十三章 按剧本走

    “二十分钟到了。”

    恶龙少将的语气如他的发色一般冷硬,他虽然在平和得陈述着事实,提醒腾狮的首领二人约定的时间已到,却不是在下最后通牒,而是在告知对方自己将要做的事情。

    其中未尽直言是,接下来,他就要进攻了。

    光屏对面的莱恩·弗莱与自己的二把手和军师一起举杯,贵比黄金的酒液取悦了星盗头子,他愉悦得眯了眯眼,这才对伊斯卡尔说道:“少将大人不是为了小皇子才从诺拉追到联邦么?您这么有诚意,我们也不好太不给面子,”他向着白灯示意了一下,“小皇子还在那客运舰里,少将大人说了那样的话之后,我们的人可没有胆子再动手,立刻就撤回来了。”

    白灯在莱恩·弗莱的示意下打开投影屏,上面正显示着UR-53786客运舰上的情形。

    腾狮的人虽然撤回了飞翼雄狮,但是离开前并没有给客运舰上的俘虏们松绑,此时除了早已躺在逃生舱内的白束几人,所有人都被捆了个结实,堆堆叠叠得扔在活动区里,投影屏上投射的正是活动区内的场景。

    在那些叠摞在一起的俘虏中有一个矮小的身影受到了优待,他也被绑着,不过是单独放在沙发上,一张小脸正对着屏幕。

    站在伊斯卡尔身后的曼德兰表情微变,那是小皇子!

    倒是直面这一画面的伊斯卡尔神情未变,似是没看到自己的目标任务正被五花大绑得扔在那,一脸的无动于衷。

    莱恩·弗莱饶有趣味得欣赏了一会儿两人的表情,然后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再次对伊斯卡尔举杯,“为了表示我的诚意。”

    他说完之后,飞翼雄狮号就松开了对UR-53786客运舰的牵引,两艘星舰间渐渐产生了距离。

    “这是我们腾狮对少将大人的敬意呢,”黑发的魔术师凑到光屏跟前,挤开了自己首领的大半个身子,“小皇子毕竟还小,就算我们想多交些朋友,也不会和个孩子过不去,真的邀请到小皇子其实也没什么用,相比起来,我们倒是更希望少将大人能够赏脸,给我们一个招待你的机会呢。”

    莱恩·弗莱被挤开也没生气,哥俩好得揽住白灯的肩头,帮她稳定身形。倒是站在后面的军师不怎么看得惯他们这幅样子,走上前来拎起白灯,把她从屏幕前挪开,对上对面那双金眸,开口道:“恶龙少将是想要拒绝我们么,怎么都不出声?在下可没听说少将大人是寡言少语的性子,诺拉的皇室都是健谈的人,少将大人经常与之见面,该不会每次都是这么冷场吧?”

    一直沉默的少将大人缓缓眨了眨眼,他当然不是什么寡言少语的性格,一直没说话只不过是因为他在思考。

    结合他之前得到的情报和自己的分析,这几个人几乎就是在明示他。

    小皇子根本就不在那艘客运舰上。

    从最开始接到上报到追到人类联邦,这一路上他都有种违和感,总感觉自己忽略了什么。但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大皇子一听到自己最年幼的弟弟被人骗到了人类联邦,并且可能正在被追杀,就命令他彻查此事,要求他务必要带回小皇子。

    虽然他对大皇子表现出的急切与悲痛持保留意见,但还是接下了命令,无论如何他现在的身份是帝国的少将,在大皇子的要求不过分并且不会危害帝国安危的情况下,他是不会拒绝这种命令的。

    但是在小皇子身上发生这种事总会让人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在老皇帝年事已高,眼看大限将至的时候,他最宠爱的小皇子突然失踪,甚至可能被人骗去了人类联邦,这件事本身就充满了疑点。

    他在接下命令后曾受老皇帝召见,那次谈话是背着所有人进行的,但老皇帝只是希望他能够尽可能得保护自己的孩子,没对小皇子的失踪和大皇子的表现做出任何评价,这让伊斯卡尔的心中对老皇帝的态度多少有了些了解。

    不论如何,他确实尽心追查了小皇子的下落,但是尽管困难重重,他还是觉得每一个消息都像安排好了一样接连被送到他手上,而这也正是让他感到违和的地方。

    可是每当他想彻查一下消息来源时,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迫使他跟随着已知的消息行动,完全不给他深究的机会。其实他本可以在暗中查证,但是当他发现那股推动力中还有老皇帝的手笔时,也就不再抵抗,顺应着不知道是谁的计划前进。

    这本就是皇室内部的争斗,如果不是大皇子点名要他追查这件事,他是不想参与到这种阴谋当中的,因为这与他选择在军中供职的初衷不符。但是既然他参与了,而且老皇帝也希望他嗅着阴谋的味道前行,那在空闲之余完成这样一个任务也无不可。

    就算刚才腾狮的人不那么说,他也能确信,小皇子并不在那艘客运舰上。

    他要么真的流落在外,要么已经丧命在自己兄弟手中,要么,就是早就被掌握到了腾狮的手里。

    在面对长久以来的敌人时一直板着一张脸的少将大人在心底冷笑,可笑大皇子还以为自己得到了一大助力,却不知道和腾狮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他的目光在光屏上三人的身影上打了一圈转,心中浮现出这几人的过往,难得对大皇子的即将遭遇的事情多了几分同情。

    与腾狮有过节的可从来都不是尚且年幼的小皇子,大皇子做出这样的决定,也不知有没有考虑过后果。

    不过伊斯卡尔并不在乎大皇子最后会得到什么杨的结局,就像他不在乎最后到底是谁坐上那个皇座一样。

    帝国的皇位属于谁,坐在上面的人姓不姓诺拉对他来说和街角卖小吃的商店是谁开的一样,都影响不了伊斯卡尔·史可法的心。

    对自己的冷漠毫无自觉的帝国少将再次眨了眨眼睛,拒绝了对面的邀请,按照自己的角色说出应该说的台词,“客运舰上的是假的,交出小皇子。”

    莱恩·弗莱几乎立刻就抚掌大笑,剔透的水晶杯从他手中脱落摔倒地上,破碎的声响也没影响他的好心情,笑声响亮得远处操控舱室内的星盗们都能听见。

    这个伊斯卡尔·史可法真是太有趣!

    潘尼暗自鄙视了一番自己脑子经常抽筋的老大,尽职尽责得对台词,“客运舰里的就是真的小皇子,少将大人的动作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

    什么意思?

    伊斯卡尔偏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客运舰,立刻就发现了它周围不自然的空间波动。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绿染三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