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六十一章 无计可施

    审判者号的到来固然让头一次见识到星舰魅力的白束心神激荡,却也令她十分头疼。

    如果先前他们还有可能利用腾狮的疏忽乘坐小巧的逃生舱从飞翼雄狮号眼皮子地下溜走,现在这种打算就注定要落空了。

    UR-53786客运舰的设计原本就不是为了战斗,这种批量生产的客运舰在设计时更注重的是运行中的平稳性与内部的舒适程度,所以UR-53786的舰体基本不携带武装,几门小型炮口的攻击也顶多只能达到“击碎挡路的小型陨石”这种程度,作用是在有陨石漂移到航道上的时候给客运舰开路,儿戏一般的战斗力,威胁性与审判者号完全不可相提并论。

    因为完全不能构成威胁,所以腾狮的人可能会有所疏忽。

    但是现在审判者号以一种对峙的姿态停在飞翼雄狮面前,腾狮的人怎么可能还会以轻慢的心态来迎敌?

    现在把逃生舱开出去说不定会被双方当成对方的探子,别的不说,先一炮轰过来以绝后患。

    何况审判者号和飞翼腾狮号的所有人还是敌对立场的关系。

    萨克见到审判者号时那种激动的样子几人都看在眼里,理所当然得向他问起了这艘让人惊叹的星舰。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见到了自己的“梦中情舰”,萨克难得流畅快速得说出了这艘星舰的来历。

    萨克是个机械技师,他在修炼方面是个绝对的废材,却在机械方面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天赋,而且他本人也十分痴迷于与机械相关的一切事物。虽然精神力低微使他在机修的道路上遇到了一些困扰,但他一直在凭借自己的天赋缓步向前。不可否认的是,即使他的精神力只有三级,他现在机械方面的造诣也称得上一声精通。

    在这样的前提下,萨克痴迷审判者号就不足为奇了,因为哪怕是白束这样的机械门外汉也看得出这艘星舰是多么完美的杰作。

    事实也是如此,审判者号代表的是诺拉帝国最尖端的技术,甚至在人们不了解的部分,还会有领先于诺拉帝国的“最顶尖”。

    萨克的话围绕这机械展开,其中有许多白束理解不了的专业名词,但是大体的含义她还是听懂了:围绕海盗星系相邻的三个文明在科技发展上都有各自擅长的领域,且发展水平也有所不同,其中最晚升为三级文明的人类联邦程度最低,萨姆亚联合国居中,诺拉帝国正是三个文明中科技最发达的一个,而且其最擅长的领域,正是机械与能源。

    如果联邦在机械上只是小学刚毕业的程度,那诺拉的平均水平至少也是个研究生在读,更别提审判者号还要领先与诺拉的技术。

    白束心里了然,如果是这样的差距,那也不怪萨克会这样惊叹,他们没反应只能说明他们都是门外汉。

    不过,黑眼睛的小孩儿挑挑眉,她倒是没想到三个文明之间的交流如此……深入透彻?

    她还以为不同文明之间很少有机会得知对方的消息呢,但是看萨克如数家珍的模样,分明是对诺拉有所了解。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白束只是诧异自己以前没有过多注意相邻的两个文明,如果她想关注,以后自然回去留心。

    萨克非常想详细地叙述审判者号上搭载的技术有多牛逼,但是他只是简单解释了一下自己为什么那么激动,或许他也知道几人想听的不是这些,所以及时打住,压下内心的兴奋对几人介绍审判者号的所有人。

    “是在诺拉帝国有着‘恶龙少将’之称的伊斯卡尔·史可法,”对机械的热爱鼓舞了萨克的勇气,又或者他被见到梦中情舰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忘记了自己惯常的那些畏缩与恐惧,说起话来条理清晰词句连贯,音调也很正常,“他是诺拉史上最年轻的将军,战功卓越,在诺拉是类似战神一样的存在,审判者号上绘印的就是他标志性的纹印,也是审判者命名的由来。”

    镰刃、金杯与烈焰么……那位少将的主舰居然被称为审判者号,可见他在诺拉帝国的地位有多高。

    白束望着舷窗外的色彩出神了一秒,立刻揪回了自己跑偏的思路。现在不是好奇伊斯卡尔·史可法这个人的时候,而且他的到来带给自己的也不算是好消息。

    一方是帝国少将,一方是在诺拉横行作恶的海盗团,审判者号明显是追着飞翼雄狮号而来,想也知道两者间的关系有多紧张了。

    一旦双方交火,他们所在的脆皮客运舰绝对是最先遭殃的那个。

    “直接跑肯定是行不通了,”白束回头对几人建议道:“我们先躺进逃生舱吧。”

    逃生舱小归小,却要比客运舰本身更坚固。

    为了保证乘客在逃离客运舰之后能够在宇宙中坚持等到救援,或是在迫降时能安全通过大气层,逃生舱的防御力都是经过专门测试的。至少小型陨石和穿越大气层时摩擦产生的热度不会损坏舱体,那么一旦审判者号与飞翼腾狮交战,呆在逃生舱内绝对比呆在几乎没有防御能力的客运舰里安全得多。

    腾狮的人现在未必有时间来找他们的麻烦,所以只要不直接被炮弹击中,他们还是有活下来的可能的。

    虽然被动而且有几分听天由命,但这确实是白束现阶段能想到的最合理的办法了。

    可是麦克不这样认为,“赌博的成分太大了,万一炮火直接击中这个部位,我们都得死!”他望向娜娜,“我不能什么都不做,让你去赌这种可能性。”

    娜娜的眉头一直都没放松过,她双手环抱自己的腰腹,显然也有些犹豫。

    白束左右看看两人,在客运舰上见到这两人实属意外,从再见开始这两人之间的气氛就怪怪的,麦克对娜娜的感情她看得明白,娜娜对她也并非没有感觉,但是他们俩又不像是确定关系的情侣。

    麦克在面对娜娜时总会带上些小心翼翼与讨好,而娜娜,显然对麦克的感情产生了困惑与动摇。

    她在退缩。

    这种行为模式甚至让白束怀疑是她的记忆出现了问题,因为她在危险区遇到这两人时,他们可不是这样的性格。

    因为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放生过什么,所以她不好置喙,只是客观得说道:“麦克大叔,我能想到的只有这个,趁现在离开确实更安全,但是一旦被发现了,我们会死得更快。如果你能想出更好的办法,我也不愿意坐以待毙。”

    麦克哑口无言,他不擅长思考,更别说制定战略。

    白束这番话定住了娜娜一直摇摆不定的心,她咬了咬下唇,开口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们先打开内置系统,把逃生舱移上轨道吧。”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绿染三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