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十章 那个少年

    “找到你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时,白束一个哈欠才打到一半,眯起的眼角还渗着打哈欠挤出的生理性泪水,剩下一半就硬生生得被吓了回去。

    她循声望去,发现正是那个给她惹了大麻烦的少年。

    昨天一回到休息室她就看见毛豆坐在这麻烦脸上,肉乎乎的屁股差不多把少年的脸遮了个严实。而一直在昏迷的少年一动不动,胸口都几乎没有起伏,吓得她赶紧把毛豆拎起来去试少年的呼吸,以为毛豆把这找上门来的麻烦一屁股给坐死了。

    好在虽然微弱,但是他还有呼吸。

    白束长舒了一口气,要是自己费那么大力气日行一善的成果被自己兽弄死了,那她可算得上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虽然少年穿着的衣服下场很凄惨,但他本身并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伤害。露在外面的皮肤上没有大伤口,体温也还正常,只有一些淤痕和擦伤。他之所以现在还在昏迷,应该是基拉的精神力技能“沉眠”造成的效果,或许还要辅助一些不知名的药物。至于这些伤痕,估计是他醒来后发现自己的处境,没有完全恢复就逃出来,跑得跌跌撞撞才弄伤的。

    看基拉那样子就知道他还没得手。

    白束估摸着他是有什么事耽误了,必须得离开休息室一段时间,才给了少年在被玷污之前就清醒并且逃出来的机会。

    脑补还原了一下真相后,白束觉得这少年运气还真是好,落到基拉那样的男人手里,居然还全须全尾得逃出来了,甚至都没受到伤害。

    想到这,她瞄了瞄地上的少年,“嗯……既然没什么大问题的话……”

    白束摸了摸自己光洁的下巴,思考了一下,果断打开门把少年踢了出去。

    既然连治疗药剂都用不着,那就别赖在她这耽误她睡觉了。

    “就把他放在这是不是不太好啊?”她在准备关门的时候又看了少年一眼,略微有些迟疑。

    黑眼睛的小孩儿思索了一下,随后拽着少年的一只胳膊,把他拖出小客厅,一直拽到休息区的大厅,这才拍拍手,满意得说道:“这样就好了,扔在门口总觉得怪怪的。”

    【……怎么感觉你是在丢垃圾。】

    “切,垃圾有这个麻烦么?”她左右看看,见没人经过,才小声说道:“我可是保卫了他的贞操啊,没叫他把全部财产送给我当谢礼就不错了,难道还指望我衣不解带的在床前伺候他啊?”

    然后她就把少年扔在大厅一个人回去睡觉了。

    可惜她休息的并不好。

    昨天出门觅食的时候她就已经完成每天的精神力游戏了,本来就很疲惫,又和基拉大打出手,导致她前半夜都因为对战带来的兴奋感而无法入眠。

    身体和精神力的消耗先不说,至少在精神上一时半会儿很难恢复。

    所以她早上才会跟抽了大烟似的哈欠不断,本打算吃完早饭回去再睡一会儿的,结果还没进餐厅就被吓没了睡意。

    白束往前迈了一大步,这才转过身去,仔细打量身后的人。

    十四五岁的少年长得白皙纤细,眼睛是浅浅的焦糖色,头发的颜色也只是比眼睛稍深一点,这种柔和的配色让他的外表显得极温柔,像是有层朦胧的光打过,身上不带一点锐色。

    少年因为先前俯身在她耳畔说话的动作,此时正半弯着腰站在那,任谁瞧见了都要称赞一声清秀。

    昨天晚上她以为再也不会再见面的人,居然一大早就给了她一个“惊喜”。

    白束淡定得收回视线,阿伊尔她都见过了,这世界上还有谁的颜值能比他更能打?

    况且这少年的样子看着确实干净清秀,还带着股让人想溺死其中的温柔,但是他给白束的感觉和外貌可不太相符。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人的眼神会暴露其内心,但是白束向来不这么觉得。

    讲道理那些通过人的眼睛就能看出他性格情绪想法的人都是练了读心术吧?

    只要是会伪装的人,绝对不会犯什么“被自己眼神出卖”这种可笑的错误,人在想伪装的时候,眼睛也一样会欺骗你。

    但是她相信感觉,不论一个人披着怎样的外皮,他给人的感觉都是独特的。

    她可不想在昨天被迫管闲事之后还要被麻烦缠身。

    白束揉着睡得乱糟糟的短发转身往餐厅里走,完全无视了站在那的少年,实力演绎了什么叫“假装没看见”。

    “真是冷淡啊,”少年轻快得迈上两步与她并肩,“我只是想跟你道谢而已。”

    “啊,”白束拿起一个托盘开始挑拣早餐的食物,也不觉得自己刚才假装没看见人家有哪里尴尬,“那就给钱吧。”

    “什么?”少年一愣,显然没想到自己会听到这样的回答。

    “你不是想感谢我么,特地一大早就在餐厅门口等着的吧,”白束理所当然的说道:“道谢就免了,钱就能很好的表达你的心意。”

    少年眨了眨眼,看着面前黑眼睛的小孩儿轻笑出声,“嗯,但是我没有钱呢。”

    “没钱啊,”白束找了张空位,把装满早餐的托盘放到桌上,双手抱臂,十分不客气得说道:“没钱就请回吧,我日行一善,不收费。”

    “那怎么行,”少年十分没有自觉得拉开了白束对面的椅子,自然地坐了下来,单手撑着下巴,语气诚恳得建议道:“感谢是一定要的,钱我没有,不如就肉偿吧,你看怎么样?”

    “噗——咳咳咳咳咳!”

    白束一口水呛在嗓子里,咳得脸都红了,不敢相信少年居然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你说什么?”

    “怎么这么不小心,吃东西要慢一点啊。”少年十分自来熟得绕到她身边,想要帮她拍拍背,被拒绝之后又极自然得坐到了白束身边,一双焦糖色的眸子温柔得看着她,嘴里却说出了非常了不起的话,“我说没钱肉偿啊,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救命之恩,应当以身相许的,对吧?”

    谁稀罕你以身相许啊!

    “你是变态吧,”白束用语气肯定的说道:“我今年才十二岁。”

    “诶?”少年笑得很温柔,像是在包容无理取闹的情人,“我也才十四岁嘛,差的又不多。”

    白束一脸冷漠,“你这是赖上我了是吧?”

    少年歪歪头,“不要这么说嘛,我们这是命定的缘分啊。”

    黑眼睛的小孩儿依旧面无表情,“这是孽缘,该掐死在摇篮里。”

    “呜哇,面无表情的说出了很恐怖的话呢,”少年凑到白束耳边,“小姑娘不要那么暴力啊。”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绿染三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