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八章 蛮坠

    阿伊尔放下白束,平复了一下略微粗重的呼吸,从身上摸出两把匕首,将其中一把递给了白束,“注意警戒四周。”

    白束点点头,没有拒绝他递过来的匕首。

    真要说起来,她参加战斗的次数不多,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件趁手的武器,大多数情况都是赤手空拳就上,甚至很多时候都用不着她动手,反正也打不过,跑就是了。

    在危险区丛林倒是有要用到武器的时候,但都是些突刺或肆意切割之类的需求,而她手上正好有麟角龟的火麟角,无论是长度硬度还是锋利程度,都能满足她的使用需求,所以那时一直就用火麟角代替匕首。

    白束把玩着手里泛着寒光的短匕,在心里把为自己打造一把武器提上了日程。

    这是把锋利的好刀没错,但是这把匕首毕竟是个成年男人的贴身武器,虽然好用可对她的小手来说到底还是长了些。

    要是能再短些用着肯定更为顺手。

    不如……就用那根火麟角打磨一把匕首吧,用起来肯定很趁手。

    “小姑娘,千万不要放松警惕呢,”阿伊尔在一旁轻轻地出声提醒道:“这里可是很危险的。”

    说的也是,白束视线上移,仰头去看被拦截在藤蔓巨网上方的大渡飞鸳。

    长得十分干净漂亮的禽类异兽被拦截在空中,此时已是出离愤怒。

    明明那两个敢于冒犯它的人类就站在它的正下方,那没有羽毛遮挡的咽喉部位就暴露在空气中,纤细而脆弱,它只需要勾勾爪子就能轻而易举得解决他们。

    但是这该死的大网,密实得遮住了所有它能容身的间隙,让它找不到能够下去的路。

    无法近身了结两个小贼让它怒气越来越盛,最后已是放弃一爪钩断他们咽喉的想法,开始在身侧凝聚淡青色的能量。

    白束的心在大渡飞鸳两翼周围出现青色的能量波动时,瞬间吊了起来,有些慌张得问阿伊尔,“它好像又要放风刃了,我们不需要找个地方躲一下么?那藤蔓结不结实啊,要是挡不住我们站在底下不就完了么?”

    这也不怪白束担心,大渡飞鸳的风刃既快又锋利,能轻松劈断一颗水桶粗细的大叔,这些藤蔓看着最粗也只有成年人胳膊粗细,实在不像是能抵挡得住的的样子。

    阿伊尔对她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他的视线根本就没放在天上,而是一边留意着四周的动静一边安抚白束,“不用那么担心呢,那种程度的风刃根本无法穿透坠网劈到我们身边来,你需要担心的危险也不来自头顶。毕竟,上面那些东西可不是什么植物藤蔓呢。”

    “不是藤蔓?”

    “是呢,”头顶上的大渡飞鸳身周的青色能量几乎凝成了实质,已见粗略轮廓的风刃蓄势待发,阿伊尔的声音却依旧软绵绵的,仿佛无论多紧急的情况,他都不会放在心上一样,“那是一种,名叫蛮坠的群居性异兽。”

    阿伊尔说出蛮坠,缪斯就立刻给白束科普了这是个什么东西。

    【资料上显示,蛮坠是种群居性的软体动物,一般为绿色或墨绿色,无四肢有细尾,会在体表形成一种胶质黏膜保护自己脆弱的本体,防御力很高,爆发力与伸缩性极佳。

    蛮坠死后身体会像融化了一样,可塑性极强,这个时候其他蛮坠就会把死去同伴的尸体挂到高大的树上,日积月累,最后组成一张大网。

    当一个族群的坠网成形时,整个族群就会迁移到坠网上生存,无论是觅食或是抵抗外敌入侵,都不会离开坠网。】

    白束听得一阵恶心,原来她以为是藤蔓的那张巨网,居然是无数软体动物尸体组成的!

    居然还有这种恋尸癖的奇葩异兽,害怕。

    “蛮坠这种生物呢,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种族特性,”缪斯一说完,阿伊尔的科普就无缝衔接上,“那就是它们生为软体动物,却非常向往天空,但是因为只能在陆地或树上移动,所以天生对会飞的生物,有着极强的嫉妒心。”

    他双唇微抿嘴角上扬,像是被自己想到的事情逗笑了一般,瑠璃色的眼眸逆着光,那艳丽的颜色都留存在阴影里,“因为嫉妒,所以会对所有飞过坠网上空的生物发起攻击。有趣吧?”

    黑眼睛的小孩儿被他不经意露出的笑容晃得一阵眼晕,却也没错过他话里透露出的信息,还能有这样的操作?

    怪不得带着那么重的伤也要带她跑那么远到这儿来,原来是打着借刀杀人的如意算盘。

    “注意四周,”阿伊尔忽然敛正神色,软绵绵的嗓音第一次不带笑意地说道:“要开始了。”

    他话音刚落,原本就一触即发的气氛瞬间被破空之声打破。

    大渡飞鸳身周凝聚的风刃瞬发而下,百来道风刃由于速度极快而模糊成了一片青色的影子。

    与此同时,原本看起来与藤蔓一般无二的坠网之上,倏然分裂出许多大大小小的蛮坠一起对空中的大渡飞鸳发起了进攻。

    白束好奇得眯起眼睛去观察蛮坠,这种软体生物的身子长得很像奇多栗米棒,是越往后越窄的圆柱形,到尾部的地方忽然变细,拉出一条与身体等长的细尾,死死得缠在坠网之上,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这是可以分开的两部分。

    此时这些蛮坠全部头冲着大渡飞鸳,身子使劲向下一缩,压缩弹簧般飞射而起,头顶上的两张大口中同时伸出两根形状如丁香一般的口器,在接近大渡飞鸳之后,这两根口器的前端如花朵一般绽开,长着一排排利齿的口器向大渡飞鸳咬去,如万箭齐发一般,场面着实壮观。

    但大渡飞鸳的风刃也不是吃素的虽说蛮坠因为身上的胶质层有着极强的防御力,但它们弹射出的口器却如本体一般柔软,刚以接触风刃就会被削断。

    大片的风刃与或深或浅的绿色软体生物交织到一起,一方被斩断一方被抵抗消散,由于数量众多,短时间内经如两军对垒一般互相制衡,看得白束险些忘了自己的处境。

    “回神!”阿伊尔一刀削断一条袭向白束的毒舌,不得不低喝一声唤她回魂,“我们现在可不算安全。”

    白束立刻收敛心神,把注意力放在四周,然后惊骇得发现,不知何时,她和阿伊尔已经被一群青绿色的小蛇团团围住。

    “这……”白束来不及感慨,条件反射得挥动阿伊尔分给她的匕首,斩断了袭向自己面门的一条小蛇。

    斯伽十五天的魔鬼训练颇见成效,青绿色的小蛇攻击迅猛,如果是半个月前,她绝对无法捕捉它们的痕迹。

    但是现在,她面对蛇群的围攻,已然游刃有余。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绿染三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