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八章 梦玲

    距莱特慕斯星空间站三光年处,克里斯蒂娜号。

    主控室的通讯光幕照亮了被漆黑真空环抱的舱室,淡淡的光打在对面的青年身上,映着他一双勾人的眼更加迷离。

    通讯光幕另一头,连接的是一位长相儒雅、神情教条刻板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人审视得看了看对面通讯的背景,舰船舱室内的模样都大同小异,但他立刻就意识到青年应当是在他最喜欢的那艘星舰上,便冷声质问道:“你在克里斯蒂娜上?你又跑到哪去了?”

    青年捻着颗果子慢条斯理得剥皮,丝毫不把中年男人的怒气放在眼里,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垂成两道狭长的弧度,面不改色得说着瞎话,“我没去哪啊,就是想到克里斯蒂娜上坐坐。”

    中年男人被他轻佻敷衍的态度气得脸色一沉,“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有没有进展,你是不是查到什么所以才跑出去的?”

    “没有,”青年极其自然得回答道,低垂的双眸中却一闪而过异样的色彩,“我找了,什么都没查到,大概,又是个假消息吧。”

    对面一听说什么都没查到,原本就黑沉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对青年冷声训斥道:“没查到就赶紧滚回来,别一天到晚四处乱蹿!”

    青年一挑眉,也不在乎中年男人的态度,挥挥手做了个拜拜的手势,就眼都不眨地关掉了通讯。

    他完全不在乎那头的中年男人会有多愤怒,而是依旧慢条斯理得剥着果子,仿佛没接过刚才那通通讯一样。

    青年剥完果子,翻来覆去得瞧了瞧,可能是剥得不满意,他一口都没咬,就抬手把剥了皮的果子扔进了垃圾处理器里,掏出一张手帕擦拭着手上的汁水,带着些细微鼻音的声音听起来慵懒异常,“星遥啊,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少爷,”舱室的角落里,一个挺拔的身影缓步走出了阴影,把自己暴露在光线之下。那还是个少年,脸上却带着不符合年龄的老成,他躬身行礼,回答青年的问题,“事情已经办妥了,后续也会有人跟进。我们现在启程回去么?”

    “嗯——”青年把头仰到椅背上,百无聊赖地晃了晃,拉长了声音道:“回吧,再不回,老头子怕该气死了。”

    星遥点头,“是。”随后他迟疑了一会儿,还是问道:“少爷,真的不用告诉老爷么?”

    青年歪着脑袋看了他一眼,那双勾人的眸子里似是含着笑意,又像什么都没有,让人捉摸不透,“告诉他做什么,让他把当年没做完的孽做完么?”

    星遥立刻单膝跪地,“是属下多嘴。”

    “emmm——”青年没骨头似的靠在椅背上,冲他露出一个十分灿烂的笑容,“那就罚你唱十首歌吧。”

    身姿挺拔的少年闻言一愣,严肃的表情隐隐出现了些裂痕。

    但是显然他十分清楚青年的性子,所以很快便反应过来,点头应是,“属下这就唱。”

    他一板一眼的态度令青年眸色一冷,他撑着头看自己的得力手下,见他真的要开口唱歌,在音调还没起之前有些气闷地背转过去,任性得命令道:“不许出声。”

    星遥微启的唇僵硬了一瞬,满心无奈,最后还是用口型唱完了十首歌。

    “哼!”青年冷哼一声,不悦得吩咐道:“给驻守的人留下命令,启程返航。”

    “是!”

    ————————————————————

    莱特慕斯星,安全区,草地。

    白束忽然打了个寒颤。

    她有些疑惑得捋了一把胳膊上竖起的汗毛,支起身子左右看了看,周围除了草还是草,什么都没有。

    是她太神经质了?

    估计是被虐久了已经不会享受悠闲的午后时光了吧。

    黑眼睛的小孩儿装模作样得叹了口气,翻了个身枕着毛豆质感极佳的背,让暖洋洋的恒星光照在她软乎乎的小肚子上,一张小脸青红紫黑白五色俱全,就那么仰面躺在草地上昏昏欲睡。

    她蹭了蹭毛豆的绒毛,忍不住在心里感叹,在阳光下午睡的感觉也太好了吧,给人造恒星点个赞。

    “哇!”一声惊叹从不远的地方传来,“那是异化龙猫的幼崽么?好可爱啊!”

    嗯?

    白束躺着没动,眼珠子转了转。

    这方圆百里唯一的一只异化龙猫幼崽,不就在她脑袋底下枕着呢么。

    一阵嗒嗒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小姑娘清脆甘甜的嗓音在她头顶上响起,“这只异化龙猫的幼崽是你的么?我可以摸摸它么?我叫梦玲,你叫什么呀?”

    白束掀掀眼皮,懒洋洋得睁开一只眼看了她一眼,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长得十分漂亮,穿着条印花的小裙子,金棕色的半长发扎成了两个揪揪,用一对漪兰草的形状的发饰做装饰,绿色的大眼睛正亮晶晶的盯着她看,唇红齿白的,是个很有感染力的活力甜心。

    强调一遍,是所有人都很难拒绝的那款活力甜心。

    于是白束翻了个身,拿后脑勺对着人家。

    谁会忍心看着这样可爱的小甜心不高兴呢?

    干脆别看了吧。

    小甜心见白束不理她,鼓了鼓还带着婴儿肥的脸颊,锲而不舍得绕到了另外一边,“你怎么不理我啊?我在跟你说话呢!”

    白束超级不耐烦得捂耳朵,“知道不想理你你倒是走啊!”

    梦玲的声音还是很欢快,甚至因为白束跟她说话,变得更加欢快,“可是以前从来都没有人不理我,你是第一个!”

    哦豁,黑眼睛的小孩儿忍不住露出了一双死鱼眼,看来你很有做霸道总裁的天赋嘛少女。

    眼见着想在草地上安静得睡会午觉睡不成了,白束叹了口气,从地上爬起来,捞起毛豆夹在腋下,转身对梦玲说道:“你好,再见。”然后转身就要走。

    “诶诶诶——”梦玲见她想走,伸手过去拉她,“你别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白束侧身闪开她的手,摸出一根棒棒糖叼在嘴里,挑眉耷拉眼得斜眼看她,不良少女的做派十足。本来她还想学斯伽用下巴看人的,结果发现身高不太给力,只好站得远了点,才痞里痞气地说道:“离我远点。”

    梦玲被她凶得十分委屈,“你、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好心跟你说话,你不理我就算了,态度还这么差,我、我不理你了!”

    得嘞,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白束一听,立刻扭头就走,一点都不在乎她理不理自己,不理更好,清静。

    “你、你!”梦玲气得使劲跺了两下脚,白色的小皮鞋踩在柔软厚实的草地上一点声音都没有,让她的动作和撒娇没什么两样。

    见自己的话和行为都没有起到应有的威慑作用,梦玲绿色的大眼睛燃起了志在必得的火焰,她快步跑到白束面前,张开手拦住了她的去路,“你不许走!”

    “怎么着?”白束漫不经心得抬眼,“软的不行还想来硬的,你这是想劫道啊?”

    梦玲没太听懂她说的什么意思,但还是一梗脖子,应道:“对!”

    白束换了个手,把最近越来越沉的毛豆换了一边夹着,准备看看这小姑娘想怎么来硬的。

    【你以这种姿态对敌实在是太松懈了。】

    白束一个白眼翻得老大,还对敌呢,哄孩子还差不多。

    这小姑娘娇滴滴的,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娇养着张大的孩子,性格是娇蛮了些,但如果要动手的话,早就动手了,哪里会磨蹭到现在?

    话虽如此,白束其实也没有完全放松警惕。

    她现在这样吊儿郎当的,是因为有系统负责警戒,确定周围没有什么隐身在黑暗里的影卫之类的据说很牛逼的人跟着,而梦玲细皮嫩肉的,年纪不大,看起来也不像是天才高手,她又有毛豆这样的大力士在手,生命安全有保障,所以才敢跟她当面对峙。

    说白了白束就是对自己幸运值非常有信心,不认为随便遇上一个人都是对她有企图。

    梦玲见白束真的站定不动了,以为是自己强硬的态度起了作用,就大声说道:“你今天必须要和我做朋友!不然我是不会放你走的!”

    白束掏掏耳朵,一副我耳朵似乎进了水的表情。

    梦玲脸颊一热,她第一次这么跟一个人说话,要人家必须和她做朋友,虽然声音喊得大,但是底气一点也不足,耳朵尖都开始泛红了,“你,你听见没有?”

    白束放下手,“风太大,听不清。”

    这到底是哪放出来的啊,怎么甜成这样?她牙都疼了。

    “这里根本就没风,我喊那么大声你怎么可能听不清!”梦玲有些抓狂,“我不管,你不许走!”

    白束无语,她站在这动都没动啊。

    “你不就是想摸摸这个么。”她顶着一双死鱼眼,语调没什么起伏的问道。

    说是问,但用的是肯定句。

    “它叫毛豆,”她举起怀里的小崽子给梦玲展示了一下,然后干脆利落得塞到了她怀里,“撸吧。”

    “诶?”梦玲抱着忽然被塞进自己怀里的异化龙猫幼崽,有些跟不上节奏。

    这就,给她了?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绿染三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