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二章 回城

    “别哭了,来擦擦脸。”

    这声音轻柔悦耳,听得白束全身石化,直接进入了贤者状态。

    我是谁?

    我都干了些什么?

    我他妈该怎么办?!

    打脸来得这么快,就像龙卷风。

    怎、怎么办?

    “听话,快擦擦脸,眼泪打湿伤口的话会很痛的。”安德的手扶在她脸侧,还是那种不算强硬却让她拒绝不了的力道,就要抬起她的头。

    白束原本干涸如死水的双眼立刻就湿润了。

    给吓的。

    讲道理她现在哪都不痛只有心很痛啊。

    为什么?白束忍不住发出来自灵魂疑问。

    贼老天,这世间既然已经有了白束,为什么还要有安德?

    心痛到窒息。

    不、不能方!

    白束顺着安德的力道缓慢地抬头,在头完全抬起来之前用袖子使劲蹭了一把眼睛,然后抽着鼻子拒绝了他的手帕,“谢、谢谢,我脸上脏,不用了。”

    她刚才蹭的那把使了不小的力气,黑亮的眼睛被蹭成了兔子眼,再加上被吓出来的眼泪,就这么湿漉漉得看了一圈,然后对上了安德的目光,“谢谢,你们不光救了我的命,还安慰我,你真是个好人。”

    安德有一双深灰色的眼睛,不笑的时候眼里的色彩比钢铁还要冷硬,这样对视时白束从他双眼睛里看不出任何东西,只有自己的倒影。

    对视是非常容易产生错觉的一种举动,因为当一个人的眼中只有你的时候,你很难不想入非非。

    但是安德的颜值太让人清醒了,所以白束跟照镜子似的,只注意到她现在这幅连自己都忍不住唾弃的狼狈模样。

    她本身看起来就比年龄小,此时双眼泛着水光,眼尾都是被袖子用力擦出的红痕,再加上之前留下的伤口,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她还在仰着头看安德,这个角度看人,无论有意无意,都会透出几分崇拜或依赖的意味来,要不是有安德的脸提神醒脑,她差点以为自己在演什么脑残偶像剧。

    系统说的对,自己今天的演技,似乎是有点用力过猛了。

    她本来只是想塑造一个身世凄苦走投无路孤注一掷的形象,怎么感觉一下子跑偏成楚楚可怜的娇弱小白花了?

    不管了,反正都是系统的错,要是一会儿这朵黑莲花又不按她的剧本走,就都赖给系统。

    白束在心里走神给系统扣黑锅,也就忘了自己正在和安德对视——她只要在心里讨伐系统,就能立刻进入一种忘我的境界——而在其他人看来,就是她一脸期待得看着安德,期望得到一个回答。

    被盯着看的人没有说话,只是与她对视的目光脱离了相接的视线,兜兜转转得在白束身上绕了一圈,眸光明明灭灭,最后定格在她仍旧泛红的眼尾上。

    也就看了一两秒钟,安德垂下了眼睑,忽然抬手揉了揉白束的头发,用一种轻得似乎不带感情的声音道:“睡吧,时候不早了。”

    白束:???

    她都做好准备接招了,你居然跟她玩闪退?

    第二天。

    白束在轻薄的晨雾中被毛豆用肉爪爪拍醒,她抓住毛豆在自己胸口作恶的爪子,扯下两簇绒毛才放过了嗷嗷乱叫的小崽子。

    她揉着自己还没发育的神圣领地满脸郁气,这毛病必须得给它改过来,照这个拍法,再十年她也发育不完全。

    “你醒啦,”麦克一边整理东西一边对她说道:“收拾一下,我们待会儿就出发回城。”

    “回城?”白束一愣,“你们这次来危险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么?如果是为了我的话……”

    “不用多想,”麦克打断她,“我们这次没有什么特定的目的,本来也没打算走远,那条岩蚺已经算是不错的收获了。”

    “这样么……”他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白束也就没再拒绝他的好意,“那太感谢了,我自己的话,回程指不定会再遇到什么麻烦呢。”

    她两项任务昨天就完成了,来危险区的目的既然已经达到,就没有逗留在丛林里的必要。况且她昨天伤得不轻,现在浑身上下没有一块不疼的地方,自己一个人往回走还不知道要经历什么波折,有麦克这一行人保驾护航是最好不过的。

    她看得出麦克和娜娜都是没什么心机的好人,这一支搭配奇怪的小队中也就卡祖和安德让人不太放心。

    虽然卡祖昨天击杀克里尔的行为把白束吓得不轻,但是结合他当时说的“你惹麻烦的频率已经超出我的底线了”这句话和克里尔死后他的表现,这人似乎也不是无缘无故就会大开杀戒的人。她相信只要自己不去作死,卡祖应该不会对她下手。

    既然如此,白束的目光不由自主得看向一边正在养护匕首的安德,就只有这个人……

    安德注意到白束的目光,便抬头笑了一下,还是初见时那种阳光灿烂到与他长相不符的笑容,白束却觉得这个笑容比昨天更让人不忍直视。

    她尿遁到一棵后面,用其他人听不到的音量小声跟系统吐槽,“我说系统,我怎么总觉得这个安德让我非常不安心呢,他一笑我后脊背就一凉,你看我汗毛都竖起来了。”说着还撸起袖子,抬起胳膊要给系统看。

    【既然知道他不好惹就离他远点,这世界上不简单的人多得是,你要帮我完成愿望,遇见什么样的人都不奇怪。我只能建议你回去之后多玩几场游戏,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不然你以后后背发凉的时候会更多。】

    白束撇嘴,“我当然知道要好好修炼,你就别见缝插针地催了,我这不是担心么,虽然他那样子毫无破绽,我也不能确定自己的看法对不对,但我就是觉得他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阳光善良。”

    【你们以前没有交集,现在也没有利益冲突,他没理由会对你出手。】

    “呃……”白束挠挠头,“好像挺有道理。”

    她可以非常肯定自己不认识安德这号人物,那么两人间就不存在旧怨,自己在山洞里收集的好东西又都放在空间里,财没露白,所以也结不下新仇,就连损耗方面也可以用岩蚺换来的钱补齐……这么一看他真的没有针对自己的理由啊。

    除非这人变态,喜欢萝莉三吃,不然白束真的想不出什么怕他的理由。

    emmm……所以她到底为什么那么害怕安德来着?

    【和他们结伴回城的路上你不方便回答我,所以我不会主动和你说话,在有人的情况下也不方便进行游戏和学习惩罚,所以昨天我就结束了你的野外模式,一直到你回到安全区,我也不会再发布任务,游戏也可以暂停,等到你和他们分开之后再继续。】

    系统不说她还没注意到,确实昨天晚上她是露营睡了一夜,没有进行游戏。

    “嗯,”白束应声,“我想这里离安全区应该不远,没什么意外的话今天之内我就能回到城里。”

    【你过来的时间不短了,该回去了。】

    白束跟系统说话的功夫其余三人已经收拾好了行李,每个人身上都背了个不小的包,只有白束两手空空,带上毛豆就能走。

    其实说是行李,他们真正随身携带的东西也不多,最占地方的是岩蚺的皮和剩下的肉。

    她左右看了看,就说道:“我的东西昨天遇到岩蚺的时候都丢干净了,没什么好拿的,现在就可以直接出发。”

    麦克扔给白束一瓶营养剂,“那就走吧。”

    昨天几人露营的地方确实离贸易区很近,因为路上没出什么意外,所以下午的时候就到了贸易区。

    白束一直叼着支营养剂跟在几人身后,不想再应付难缠的安德,就粘在娜娜身边,有一搭没一搭得和她聊天。两个多星期没见到过豁活人,现在有人可以聊天,连走路都轻快了几分,等回过神来,一行人已经站在城门口了。

    麦克看了看众人,问道:“我打算直接去贸易区卖东西,你们跟我一起么?”

    安德笑着摇了摇头,“不了,我有些事情要处理,先走一步。”

    麦克点点头,“你的那份到时候我会直接划到你名下。”

    安德点头,又冲白束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笑得她毛都要炸起来了,这才转身离开。

    白束忍不住怂了一下,对着他的背影翻了白眼。

    这人简直有病!

    “我也不去了,”娜娜撩了一下长发,“在丛林里待久了身上不舒服,我要回去洗刷一下,你也直接给我划到卡里好了。”

    麦克点头,看向卡祖。

    “一样。”卡祖只说了两个字,也转身走了。

    白束见这些人走得这么干脆利索,心里也有点迫不及待想要甩掉麦克。

    不是她忘恩负义,而是有麦克跟在身边不方便她去出售丛林里带出来的那些东西。

    而且娜娜说得没错,在丛林里待了那么就,她浑身都不舒服,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去洗个热水澡。

    “到这里我自己就可以了,”虽然着急,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谢谢你,麦克大叔。”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绿染三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