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章 意想不到

    白束简直要被她气笑了。

    选择性失忆玩得很溜嘛。

    居然还好意思摆出一副施恩不望报的样子,真当她脑子被撞傻了?

    克里尔还在挑三拣四,“虽说一只小崽子也不值什么钱,认人的又要再降些价,但是我看你也拿不出什么更值钱的东西了,我就吃点亏好了。”

    这番自说自话让坐在边上看戏的娜娜和年轻男人都有点啼笑皆非,但他们也就是笑吟吟得看着,并没有插手此事的意思。

    如果想管,毛豆被锁起来的时候他们就管了,但为了一只异兽幼崽和一个不知来路的孩子得罪卡祖……

    两人的眼神不约而同得看向只说了一句话的卡祖,有些好奇他说的管,是打算怎么管。

    克里尔的嚣张全靠卡祖在背后撑腰,这件事麦克比在座的所有人都清楚,所以他此时也看着卡祖,摸不清他是什么态度,“卡祖?”

    卡祖没有回应他,被浓密的胡须遮住的脸上也看不出他此刻的表情,那样粗犷的一个汉子,明明应该是彻头彻尾的武斗派,却让人觉得很难看透他。

    他搭在两边膝盖上的胳膊不慌不忙得向上移动,原本自然下垂的双手扶上了膝盖,微微用力,就以一种均匀的速度站了起来。

    见卡祖起身,除了克里尔外的几人都暗自戒备起来,就连白束都把手背在身后,借着身形的遮挡从空间里摸出了火麟角。

    这人……和克里尔应该是一对吧?

    白束有点拿不准他们俩是什么意义上的一对,如果这个叫卡祖的人执意要替克里尔出头……

    她抿紧了唇,戒备得站起身,死死盯着卡祖的一举一动,试图从他的举止当中看出他何时会进攻。

    卡祖比麦克还要高出半头,胳膊比寻常女人的大腿都要粗,他一身的肌肉贲张,脖子短粗骨节宽大,只用看白束就知道,这人若是想捏死自己,绝不比捏死一只蚂蚁来得困难。

    借着额发的遮挡,她的视线从卡祖身上的各处弱点游走而过,最后停在了下三路的位置。

    他长得太高了,腰腹以上是真的得跳起来打,那样太不切实际,也就下三路的命中率比较高。

    就在她思考该怎样一招制敌时,卡祖突然伸手,一把掐住了克里尔的脖子!

    所有人都被他的举动惊呆了。

    卡祖掐着克里尔脖子的手不断收紧,她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脖子上的紧箍感使她不由自主得眼白上翻,两只手死死得抓着卡祖的手腕,嘴唇开开合合,却发不出声音。

    从口型看,她说的是:为什么?

    卡祖的声音十分沉闷,还有些含混不清,但意思表达的很明白,“你惹麻烦的频率已经超出我的底线了。”随后手上一用力,轻描淡写得捏断了克里尔的脖子。

    “卡祖!”

    麦克本能得想要上前制止,但到底晚了一步。

    卡祖大手一松,克里尔的尸体就软倒在地,发出不轻不重的一声响,惊得白束满身冷汗。

    这个男人,杀人就跟喝水吃饭一样。

    娜娜对于卡祖这种毫无预兆就了结一条人命的行为也不认同,皱眉想要说些什么,“你……”

    她停顿了好半天,却想不出该斥责他什么,只好住口。

    说到底,她不是在气卡祖杀人或是为死去的克里尔抱不平,只是不满意卡祖对待女人的方式而已。

    既然不喜欢就不应该带出来,带出来了就应该负责,而不是在忍无可忍的时候折断克里尔的脖子一了百了。

    这是男人与女人之间观念的对立。

    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就这么因为克里尔的死瞬间冷凝下来。

    这时,坐在一旁的年轻男人忽然抬起头,掀开了一直架在火上的锅盖,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空气中的压抑一样,抬手将热气向自己的方向扇了扇,非常享受得深吸一口气,笑着称赞道:“不愧是岩蚺的肉,闻着可真香啊,火候也正好。”他冲白束露出一个非常阳光的笑容,热情地招呼道:“你应该很饿了吧,快过来尝尝,这还是托你的福才猎到的呢。”

    招呼完白束,年轻男人又冲剩下的三人招手,笑容里没有一点阴霾,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自己更是不认识一个叫克里尔的人一样,“大家快来吃吧,这种好东西可不是每天都能吃到的。”

    卡祖和年轻男人对视了一会儿,又看了一眼那锅肉,沉默地跨过克里尔的尸体,坐到年轻男人的身边,接过了他递过来的一大碗炖肉,就开始吃了起来。

    娜娜拧眉站在原地,思索了几秒,也放松了紧绷的表情,恢复之前那副似笑非笑的神态,抚媚而自然得一撩头发,几步走到了年轻男人的另一边,自己动手开始盛汤。

    麦克捏着眉心,非常无奈得叹了口气,没说什么,也跟着坐了下来,还不忘招呼白束,“傻愣着干什么呢小子,再不来汤都不剩了!”

    白束捏紧了背在身后的手,掌心被火麟角膈得生疼,双眼直勾勾得看着篝火边围坐的三人和一具尸体。

    她想要走到他们身边去,却抵不过背后一阵阵的寒意,浑身颤抖得迈不动步子。

    年轻男人见白束没过去,又抬头冲她招手,像个温柔阳光的邻家哥哥,“快来呀,趁热吃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白束想回他一个微笑,僵硬的嘴角却怎么也不听使唤。

    她现在的表情一定很难看。

    可年轻男人对此视而不见,脸上的笑容像是极其自然,目光也温柔的让白束胆寒。

    “你是不是不舒服?”他自然而然地把白束僵硬的表情解释为痛苦,柔声关心道:“是伤得太重不方便么?”说着,就放下了手中的碗和汤勺,似乎打算起身来扶她。

    “安德,”麦克一手搭到他肩膀上,嘴里还嚼着一块肉,含糊不清地说道:“他自己没关系,你不用管。”说罢扭头看了白束一眼。

    被称作安德的年轻男人顺着麦克的力道坐了回去,笑得十分爽朗,“好啊,我先帮你盛汤。”

    白束咽了口口水,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一些,深吸了几口气,也凑了过去。

    “给,”她刚坐下,安德就递了一大碗炖肉过来,“快点趁热吃,不够还有。”

    “谢、谢谢……”白束嘴角有些抽搐,在远处时还没发现,这些冒险者吃东西居然用这么大的碗——她双手接过比脸还大的海碗,没吃就开始胃疼,“但是这些……也太多了……”

    无论前世今生,她都不喜欢浪费食物。

    娜娜疑惑得看了她一眼,“你得有八岁了吧,怎么吃的这么少?”

    不,你对八岁的孩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白束无奈道:“我都十二了。”

    “十二岁?!”娜娜惊讶道:“你看起来顶多只有七八岁!”

    三人全都一副惊讶的表情看着白束,连卡祖都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在他们的认知里,敢独自一人闯入危险区的孩子肯定有一定的实力,绝不可能营养不良到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四五岁的。

    麦克蒲扇似的大手拍在白束背上,用力捏了捏她瘦弱的身板,不赞同得说道:“一个小子吃的那么少,难怪弱成这样,瞧你这小身板,连点像样的肌肉都没有,哪里像十二岁的样子?”

    白束瞬间想起自己少的可怜的魅力值和系统说的力量型路线,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不,她是女孩子,她不想变成金刚芭比。

    “看来以前吃了不少苦呢,真是难为你了。”安德还是笑眯眯得,语气中带着难辨真假的怜惜,“多吃点吧,现在补还来得及哦。”

    补你大爷啊。

    “啊,”他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一样,问道:“说起来,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白束赌一个系统,这人绝对不是突然才想起来的。

    “我叫白束。”

    “白束……么?挺好听的呢,”他念叨了几遍,对着她手里的大碗含颌,“快吃吧,一会儿凉了。”

    白束看了看碗,还是有些迟疑,“可是……”

    【你吃的完。】

    嗯?

    【你以前吃的基本上都是营养剂,体能消耗的也不多,胃口自然不大。但现在不同,体术和精神力等级上来之后身体对营养的需求也会逐渐提升,你对食物的需求也会有所增加,胃口会变大许多,不用担心吃不下。而且你现在体能透支严重,岩蚺肉中蕴含的能量能帮你加快身体的恢复,这个叫安德的人说得没错,多吃点对你有好处。】

    ……不早说。

    这多尴尬呀。

    于是她决定化尴尬为食欲,还是别说话了,吃吧。

    一时间谁都不再说话,几人围坐在一起吃东西,岩蚺肉炖的很香,可白束却食不知味。

    她没那么快忘记刚才那场冲突,也没忘记引发冲突的原因——毛豆。

    这只在有生命危险时会把她护在身后的异兽幼崽还被锁在附近某个角落里呢。

    她有心想提,又不知如何开口,怕卡祖也给自己来个颈部马杀鸡。

    要不……先缓缓?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绿染三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