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章 美妙的丛林生活

    等白束终于被系统放回到那片草地上,天上的繁星已然尽数隐退,远处的天际露出了清浅的鱼肚白,正是天光乍破的时候。

    白束看着被日出染上金黄的树梢,双眼无神,昨天晚上简直就是噩梦般的一夜。

    第一次学习惩罚结束后系统直接吧她扔回了农场上,毫无间歇得催促她开始第二次游戏,然后又是学习惩罚……

    一晚上连续两次被追成狗、不,被狗追什么的还能不能好了?

    十个小时的学习惩罚和十多分钟的死命狂奔榨干了白束最后一点精力,现在她除了睡死过去什么都不想干,连咕咕直叫的肚子都没精力去填饱。

    眼看着太阳一点一点的升起,她只想说,能活着见到今天的太阳真是太好了!

    【滴——滴——野外保护模式结束,开始结算任务与游戏奖励。

    滴——滴——结算成功。

    重置任务一:第一夜的存活。(已完成)

    获得任务奖励:安全的一夜*1、充沛的精力*1。】

    一道旁人看不到的白光闪过,白束只觉得自己折腾了一夜的疲惫感一扫而空,不仅精力旺盛,连之前的睡意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睡意都消失了,白束把嘴委屈成了波浪线,系统这明显是不打算让她休息,想让她连轴转。

    【游戏者共进行两次体术类游戏“小鸡快跑”,共获得属性点:速度*4。】

    差点忘了游戏结束会有属性点奖励。

    白束在脑海中呼唤了控制版面,然后那个泛着蓝光的半透明亮板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上面的选项还是只有两个,她点开了代表人物属性的选项,上面的内容果然发生了变化:

    人物:白束

    等级:1(可惜一级是最低的了)

    性别:女(马马虎虎算是吧)

    年龄:12岁(萝莉的花季)

    种族:人类(劣势啊)

    身高:137(二等残疾)

    体重:30(风吹就倒)

    胸围:55(盆地)

    速度:12(静止的人生)

    力量:6(顶多能端起饭碗)

    体力:31(吃顿饭都得歇一歇)

    智力:34(你知道1+1等于几么)

    记忆力:24(大概都记不住早饭吃了什么)

    气质:9(街头混混)

    魅力:10(走在路上非常安全)

    声望:3(死在家里都没人知道)

    体质:0(不会一点招式)

    精神力:0(从未经过修炼)

    异能:未激活【是否激活:是否】

    其他:未知

    金钱:430(人穷志短)

    总评:弱鸡!(其实你连鸡都打不过)

    “虽然说数据有变化,”黑眼睛的小孩儿有些泄气,“可是变化根本不大嘛。”

    【滴——滴——重置任务二:采蘑菇的小姑娘

    任务说明: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大竹筐。清早光着小脚丫走遍树林和山冈~~~

    任务物品:星冠蘑菇*10。

    游戏者需要在太阳落山前采集十株星冠蘑菇。

    任务奖励:成功则奖励高级营养修复液*1、初阶精神力修炼图谱*1。失败将开启二段学习惩罚。

    点击获取星冠蘑菇全息图像。】

    好东西!

    她瞬间斗志昂扬地点开了星冠蘑菇的全息图象。

    这种蘑菇长得一点都不像它的名字那样霸气,反而小小的一个,只有白束拇指大小。颜色也不是她想象中的艳丽,而是灰突突的,形状甚至有些不可言说的猥琐。

    唯一的特点就是伞盖上遍布着不起眼的小白点,这些小白点白天看时并没有什么特别,但是当夜幕降临之后就会发出柔和的光亮,像是天上的繁星一般闪烁,故而名为星冠蘑菇。

    系统除了给出了星冠蘑菇的全息图像之外,还在下面粗略介绍了一下它的生长环境和用途。

    就是这种在白天绝对不会吸引人注意的小蘑菇,可以提高一个人的精神力亲和值。

    在进行正统的精神力修炼之前若是食用这种蘑菇制出的药剂,则会使最初的精神力引导更加顺利。

    简单来说,用星冠蘑菇制成的药剂可以使人更加顺利地觉醒精神力从而进行修炼。

    白束看到这就小小地激动了一把,虽然不知道系统要她摘星冠蘑菇是要干什么,但是她有很大的预感这些东西最后都会用在她自己的身上。

    修炼,是她日思夜想了好多年的心愿,看来用不了多久这个愿望就能进入实践阶段了。

    星冠蘑菇是一种非常随遇而安的植物,无论在什么样的地方都能健康存活,哪怕是悬崖峭壁或是极地冰原。

    因为它对生长环境只有一个硬性要求,不是温度不是光照不是湿度,而是一种动物——丛林迁徙蛙。

    这种蛙类异兽分泌的粘液中含有一种特殊成分,没有这种成分的刺激,星冠蘑菇的孢子就无法分裂生长,所以为了繁衍,星冠蘑菇只会落在有丛林迁徙蛙活动的区域内。

    然而这种蛙是相当严格的独居生物,小丛林迁徙蛙在满月之后就会立刻离开母亲,独自开辟一条没被其他同族涉足过的迁徙路线,然后终其一生往返在这条路上。

    一只蛙一辈子只有在繁衍后代的时候才会与同族相遇一次,所以为了平常不见面,丛林迁徙蛙的分布范围极其广泛。

    换言之,这种蛙类异兽没有固定的生存地点。

    也就是说,想到特定的地方去守株待蛙是绝对不可能的,这种蛙就像游戏里的游荡NPC一样,想遇到,就只能看运气。

    白束现在所在的位置虽然没达到举目望去皆是参天大树的程度,但是在这种植被茂盛、物种丰富的原生丛林里,想要找到一只还没有巴掌大的蛙,简直难比登天。

    唯一的线索是,丛林迁徙蛙的嗓门贼大。

    就是那种相距百米也能听见的大。

    白束撇撇嘴,她可不觉得这个任务的难度会因为蛙蛙的大嗓门而降低多少。

    怪不得开出那么诱人的奖励,哼,心机系统。

    “系统君?系统君你在不在?”

    【滴——滴——系统正在维护中—】

    白束抓狂,“别在这个时候维护啊!你是在耍我么?看在我第一次进丛林的份上,至少给个野外生存训练什么的吧!”

    【滴——滴——接收宿主请求,系统正在整理学习惩罚资料……】

    不要啊!

    白束十分崩溃,她并不是这个意思好么!

    生无可恋脸。

    她昨天背了整整十个小时,系统给出的理论内容她都牢牢地记在脑子里,可是然并卵,能说出理论不代表就可以实践。

    毕竟这是片对于她来说太过于陌生的原生丛林。

    系统选定的这片位于危险区的原始丛林其实离贸易区并不是很远,毕竟以她个人的脚力想要在天黑前到达此处,那就注定了这个地方不能太远。

    不过这里依旧人迹罕至。

    照理说离交易区越近的地方冒险者应该越多,但是这片丛林却是个例外。

    莱特慕斯星作为边缘星里的极品,其位置比起人类联邦中的某些垃圾星都不如。危险区的覆盖面积更是高达百分之七十九点五,差一点就要突破八十大关,可想而知这片危险与财富并存的区域有多么的广阔。

    所以一般冒险者出行都会选择相应的交通工具,以确保他们可以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走得更远,获得比别人更多的资源。

    像是白束这种一个人单枪匹马开十一路进入危险区的,可以说几乎没有。

    所以像这片丛林这样离得近又不好通行的地方,其实很少有人会来这里浪费时间。

    这对白束来说有利也有弊,有利的是她可以不用一直想办法躲开那些冒险者。

    至于坏处嘛,现在就体现的很明显。

    第三次被脚下的藤蔓绊倒摔个狗吃屎之后,白束有些灰心地停下脚步,坐在了刚才绊倒她的树根上。

    半个小时了,她才走出不到一千米,期间被树根藤蔓绊倒三次,被边缘锋利的植物划伤四次,被不知名小虫吓到无数次。

    而且好饿啊……

    也不知道她要在这鬼地方呆多久,时间短了还好,要是等到营养剂消耗没了还没能完成这该死的任务的话,她要吃什么啊?

    求贝爷附体!

    “我不能放弃!”她狠狠地垂了一下树根,粗粝的树根把小孩子的手硌得通红,疼得她吱哇乱叫,心里的负面情绪却退去了一些。

    如果不能让时间停止,那就只能头也不回地向前走。

    “嗷!”没走出两步,白束就觉得左边小腿一阵刺痛,随后整条腿一麻,就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

    【滴——滴——游戏者受到毒虫攻击,正在进行毒素鉴定……

    滴——滴——鉴定完毕。

    花角甲壳虫,毒性猛烈,请尽快解毒!请尽快解毒!】

    白束被一连串的系统音吓傻了,连忙看向已经没有知觉的小腿,果然在小腿中间的位置发现了一个红肿带青的大包,而且那圈青色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外扩散。

    怎么办?怎么办!

    泪水迅速涨满眼眶,模糊了白束的视线。

    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她没哭;要被饿死的时候她没哭;被迫中奖得了个不知来路的游戏者手册时她没哭;被房东太太赶出来无家可归的时候她也没哭。可是现在,白束像个真正的孩子一样抱着腿嚎啕大哭,连中毒的事都不管了,只想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林中的鸟儿被响亮的哭声惊起,纷纷飞向天空,未知的危险似乎也在一点点慢慢靠近。可是她现在什么都不想管,只想放声哭泣,把所有的眼泪都流干。

    说起来时间似乎很长,但其实白束并没有哭很久,毕竟哭也是很耗费体力的一件事。

    实在哭不动的白束用身上穿的T恤擦了擦脸,做了几个深呼吸才平稳了不停波动的情绪,“系统,我的腿还有救么?”

    因为毒素扩散的很快,所以在她哭泣的这段时间里,整条小腿都已经变成了骇人的青黑色,还有些微肿,看起来不是一般的吓人。

    【滴——滴——未免鱼唇的游戏者中毒身亡,游戏者手册好心提示:花角甲壳虫在攻击后的三个小时内处于无毒状态,由于警戒色褪去,为了保护自身安全,花角甲壳虫会呆在原地不动。

    中毒者的毒素需要使用花角甲壳虫的身体捣出的浆液和人类唾液的混合物进行中和。

    PS:建议直接咀嚼。】

    这下白束连脸都青了。

    那个什么建议直接咀嚼应该不是她想象的那样吧?

    【滴——滴——请游戏者尽快治疗!】

    白束在周围的地面找了一圈,果然看到了一只指节大小的甲壳虫。

    它通体浅棕,生有一个犀牛一样的独角,依稀还可以看出那角上有淡淡的彩色条纹,此时它正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

    白束哆嗦着抓起这只虫子,离近了之后还能看到它甲壳下六条细小的腿脚正在不停的晃动,似乎想要脱离钳制。

    白束比划了好多次,但还是没办法把这东西放进嘴里。

    就算她大天朝有很多人吃虫子,可至少那是熟的,活生生的虫子什么的口味实在是太重了,她刚刚求贝爷附体只是说说而已啊!

    【滴——滴——请游戏者尽快治疗!

    距离毒素扩散至全身还有:十七分四十七秒】

    为为为为了活命……拼了!

    “贝爷万岁!!!”

    白束闭着眼睛把甲虫扔进嘴里,强忍着反胃的感觉用力咬着在她嘴里还试图乱爬的花角甲壳虫,体验了一把嘎嘣脆还汁水四溅的“甲虫味”。

    这口感,这味道,实在是难以言喻,贝爷真不亏为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总感觉她面前流过一条河,河对岸还有人在向她招手呢。

    【那是因为毒素扩散到神经中枢了啊白痴!】

    嚼的稀碎的甲虫尸体被白束直接吐到了小腿的伤口上,尖锐的刺痛使她已经麻痹的半边身子恢复了些许知觉,疼得她脑子都懵了。

    不过比较让人欣慰的是,已经青中泛紫的小腿在一点点的褪色,没过多久就恢复到了之前的白嫩,连被咬出的大包都不见了。

    “哈——”白束长出一口气摊到在地,生命危险解除后,刚才那只花角甲壳虫的味道又泛了上来,让她趴在地上一阵阵地反胃干呕。

    这一口堪称她最有勇气的一次了。

    从此以后,请叫她小熊·白里尔束。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绿染三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