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章 游戏者手册

    漫天的繁星隐去,很快恒星就会升过地平线。

    巷子里的小孩儿呻吟着张开眼,随后又马上用手捂住胀痛地头,蜷缩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

    “以后你们千万别栽倒老子手上!啊--疼疼疼疼疼疼……!”

    等那阵尖锐的疼痛终于过去后,白束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脑子里像是刷屏一样不停地咒骂之前那三个醉汉。

    脑部遭受重击外加失血让她看东西都带着重影,仅仅是从地上爬起来这样简单的动作,就出了一身的汗。

    对比之下,身上被拳脚踢打出来的伤势反倒变得无关紧要了。

    白束调出光脑的摄像模式照向自己,看到自己满头满脸都是干涸的血液,活像刚刚诈尸一样,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又把那三人轮番骂了一遍。

    要不是头上的伤口流了不少血,他们说不定会把自己打死。

    看了看天色,白束决定抓紧时间,在天亮之前回家去,她可不想以这副模样在外面晃悠然后被围观。

    十分钟后,一路小跑的白束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小屋。

    一进门她就冲向了浴室,甚至顾不上处理伤口,只想先把一身的血汗脏污洗干净再换一件干净的衣服。

    自从九年前穿着尿湿的裤子在街上游荡了一整天之后,她就很难再忍受湿衣服黏在身上的感觉了。

    草草得洗了个热水澡之后,浑身水汽的小孩儿按了按身上被热水冲刷得泛白发肿的伤口,愁眉苦脸得打开了光脑的3D影像,对准了自己看不见的后脑勺。

    “果然……”白束苦着一张小脸,欲哭无泪,“秃了好大一块啊啊啊啊!”

    矮小男人最后砸的那一下下手极重,她的后脑勺被砸出一个不小的伤口,之前被血污糊了满身自然看不出来,现在洗干净了,伤口周围光溜溜的头皮看得不要太清楚。

    “秃了,秃了,怎么这么倒霉……”她一边抽抽搭搭得委屈,一边去翻医药箱。

    再怎么样也得把伤口处理了,不然就不只是秃这一块的问题了,希望未来的伤药足够给力,在伤好之后能让她从新长出头发。

    她可不想还没变强,就先斑秃。

    “嘶!疼疼疼疼疼……”

    白束对着光脑的3D影像艰难地给后脑勺上的伤口上药,举到手都酸了还是只完成了一半。

    她泄气地扔掉手里的药棉,看着窗外渐渐升起的恒星出了神。

    这颗正在升起的恒星不是太阳,但日出还是很美。

    光线攀上地平线,击退黑暗,带来温暖,慢慢照亮整个世界。

    日出是很容易给人带来希望的场景。

    这样的景色无论看几遍,都会让她有一种恍惚感,仿佛穿越了错乱的时空,自己还生活在那颗水蓝色的星球上,而不是在几千年后,隔着数不清的光年。

    其实白束很清楚,哪怕这几年她过得一点都不好,也实在没什么值得抱怨的。

    虽然偶尔静下心来,她还是会忍不住去想念曾经的亲人和朋友,去在意一眨眼就被偷走的千年时光。

    但是比起几千年前一成不变的生活,能够带着之前的记忆来到一个全新的、更美好的世界,见识到广阔的未来和无限的可能性,无论对谁而言,都不应当是坏事。

    这个未来世界和二十一世纪大不相同,人类在经过了一系列的浩劫之后成立了人类联邦,在星际存活下来的人类进入了一个以前完全不敢想象的时代。

    体术、精神力、机甲、异能、星兽、异兽、异植、外星人……许多她以前只在小说中看到过的或科幻或玄幻的事物,都变成了现实。

    没有人能理解她激动欣喜却又怅然若失的心情。

    好吧,其实根本就没人在意她的心情。

    比起只能靠学识或运气,也许穷尽一生之力也很难改变自身社会阶级的二十一世纪,千年后的未来只要有实力,一切都会变得唾手可得。

    只要好好修炼,实力就会不断提升,相应的寿命也会增加……所以这其实是个对人类这种曾经非常脆弱的生物异常宽容的年代。

    活到一百岁都很困难的年代已经成为了过去式,普通人活个两百多岁稀疏平常,甚至对于某些高等文明的长寿种族来说,两百岁也不过是刚刚成年而已。

    况且,人类联邦只是个刚生成不久的三级文明,对比于众多年代以亿万计的高级文明,不过是个初初学步的孩童。随着文明等级的提升,这一切都只会变得更好。

    不管想多少遍都觉得不真实。

    在穿越后最开始的那段时间里,白束每天除了东躲西藏想尽办法保全自己的小命,就是疯狂学习各种常识,并且通过光脑查阅历史。

    即使只看了一遍,那样触目惊心的历史也深深地烙印在她的心里,八九年的时间过去了,她依旧记得清清楚楚。

    二十一世纪末,全球性的灾难“终极进化”降临,世界末日正式拉开帷幕。

    在极短的时间内,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都经历了一次非常残酷的进化过程。

    这种诱因不明的进化行为会直接改变活体生物体内的碱基排列顺序,仅仅是一次转录,就会在没有任何缓冲的情况下完成一次变化方向不明的生物进化。

    基因层面上的快速突变与传统意义上的生物进化有着极大的不同,绝大多数生物都承受不了这种粗暴的异变,基因链崩溃,随后在几秒钟内迅速死亡就是它们无法改变的最终结局。

    但凡事都有例外,少部分进化失败却又没有立即死亡的生物,变成了只具有攻击本能的怪物,不分敌我,只会攻击一切靠近自身的活物。

    更可怕的是,这种怪物身上的基因缺陷具有极强的传染性,只是血液的互相融合,就会被感染,造成新一轮的基因崩溃,或者是,变成和它们一样的怪物。

    死亡,如影随形。

    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全球人口锐减至原来的百分之十三,活下来的人虽然挺过了异变,但是灾难,仅仅是刚刚开始。

    “终极进化”过后,大量异变或新生的物种产生,它们不同以往的新陈代谢方式迅速改变了地球上的大气环境。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已无法直接暴露在地球的自然环境当中,曾经赖以生存的家园乐土,变成了致命的猛毒。

    空气、水分、土壤……这颗星球明明白白得告诉人类,这里已经不再欢迎他们居住。

    进化失败的怪物随时会冲出来给予致命一击,异变成功的动植物和新生物种也潜伏在暗处虎视眈眈,再加上生存空间的丧失,对于活下来的人类而言,寻找新的星球迫在眉睫……

    这段几乎毁灭人类、却也使人类冲出地球,迈向二级文明的第七次生物大灭绝时期在后世被称作“种族蜕变期”,也叫“化蝶纪”。

    渡过化蝶纪的人类不光在科技上有了颠覆性的发展,还渐渐摸索出了一系列提升个人实力的方法。

    优良化的基因带给下一代的不光是更强劲的体魄和更漫长的生命,还拓展了人类脑域的开发程度,精神力的应用应运而生,再加上灾难时期少数人开发出的异能和千古流传的武技……

    想到这,白束忍不住叹了口气。

    星际时代啊,好是真的好,可是这一切都建立在拥有一个好的资质的前提下,只有自身拥有极高的潜力,才有资格展望无限精彩的未来,不然凭什么呢?

    她确实时常都会幻想,如果自己拥有强大的实力,生活会变得多么精彩,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个只会幻想的弱鸡。

    别说修炼了,她连自己到底有没有那个才能都不清楚。

    通常来讲,小孩子长到六岁时,会有一次到政府专门设下的检测机构免费测试自身天赋的机会,就算是没有父母的孤儿,也可以在福利院的组织下在每年特定的时间参与检测,再不济,只要有相应的文件,能够证明身份,自己也能去。

    可是这些在莱特慕斯星上,统统不成立。

    这颗边缘星上连最基本的政府部门都配置不全,形同虚设,自然就更不会有耗资高昂的检测部门和福利机构。

    在这颗星球上,一切都得靠自己。

    然而最没有的,也是自己。

    白束没钱,也没有能够教导她的亲长,这么多年下来,除了在星网上自学,她连个学校都没去过,更别提修炼了。

    且不说这颗边缘星上没有能够系统教导她修炼的人或学校,就算有,可想而知的高额学费也不是她这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人能够负担得起的。

    不能修炼就没有实力,没有实力就无法改变生活现状,无法改变生活现状就难以接触到修炼方法……这是个除非撞大运,否则无解的死循环。

    “唉……”白束长叹了一口气,小声嘀咕道:“我要是也能修炼或者有个异能什么的就好了。”

    【滴--滴--系统激活,欢迎使用游戏者手册。】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绿染三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