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章 开挂之前总得倒点霉

    广阔的宇宙里总是有着无限的可能和数不清的星球,没人知道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因为世界总是在改变。

    而我们注定不平凡的女主,此时就在一颗光芒黯淡的棕色星球上——莱特慕斯星。

    别看莱特慕斯星的名字高贵典雅美丽大方,其实它只是一颗低等星球,还是最低一级的存在,因为它所处的位置实在是算不上好。

    宇宙中有许多的星际文明存在,与人类联邦比邻的其中两个,分别是诺拉帝国和萨姆亚联合国。

    这三个文明中间的交叉处则是有名的三不管地带——海盗星系。

    顾名思义,海盗星系内有数不清的星际海盗,是整个星盗联盟的大本营。

    莱特慕斯星正是因为地处海盗星系边缘,周围星空时常会被星盗光顾,所以被划分为最低一等的星球。

    这种星球都有一个统称——边缘星。

    此时的莱特慕斯星已是深夜,连冒险者和醉汉都结束了夜生活,踏上了回家的路。

    在星球的某一个角落上,一间昏暗的小酒馆正在进行着打烊之后的收尾工作。

    白束洗完最后一个盘子放好,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长舒了一口气,回身冲正在记账的老板喊道:“老板,我都干完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家了。”

    被称为老板的老男人眼都没抬,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她要滚就赶快滚。

    白束耸了耸肩,无所谓地摘下围裙,对老板的态度一点都不在意。

    能保住这个工作她就该烧高香了,哪里还有功夫在意老板是什么态度。

    外面已经黑透了,没有路灯的街上只有身后小酒馆昏黄的灯光,把白束回家的影子拉得纤长。

    她抬头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还是很难相信这里大多数星球上都有生命存在。

    白束打开光脑调到日期一项,上面显示着“星元4675年7月15日”。

    像是为了提醒自己什么一样,她又大声地说了一遍,“现在是星元4675年!”

    没错,星元4675年。

    距离公元二十一世纪已经过了好几千年的星元4675年。

    人类已经走出地球甚至离开银河系,迈入了广阔具有无限可能的宇宙。

    飞向宇宙,浩瀚无垠!

    ……等等,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总之,白束到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当她睁开眼睛,来发现自己变成一个三岁的娃娃还流落街头时的复杂心情。

    而当她意识到自己不光是变成了一个娃娃,还是一个几千年后的娃娃时,更是悲伤逆流成河。

    所以等她知道这个边远星球不存在任何福利机构的时候,她已经能淡定地翻着死鱼眼诅咒老天了。

    幸好天无绝人之路,在流落街头一天一夜之后,她终于鼓捣出了人类联邦公民人手一个的植入性光脑。

    更惊喜的是她的账户里还有一笔数目不小的钱,就是这笔钱让她能够不至于在穿来的第二天就饿死街头。

    不过有钱并不等于日子就好过。

    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甚至能被鸡轻松缚死的小孩子,有一笔不小数目的钱并不是什么安全的事。

    最开始她还天真的以为,这种必须通过本人同意才能对接划款的光脑简直不能更安全,抢劫偷窃之类的都不可能发生在她身上。

    结果第二天她就被上了极其生动的一课。

    她亲眼看见五个男的把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堵在隐蔽的角落里,二话不说就拳脚相加,直到老头哀嚎着主动划出光脑里所有的钱。

    等她从惊恐中恢复过来时夜幕已经降临,而那个交出所有钱保命的老头,却因为受伤过重无法行动而直接死在了路边。

    那是她两辈子加起来第一次被吓到失禁。

    那时她虽然接受了身体的记忆,可是这份记忆却有所缺失,而且一个才刚三岁的小孩子能记得些什么有用的东西呢?所以她也只是获得了一些零散的生活片段的画面,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切她还是一无所知。

    在完全陌生的未来,生存的威胁和受到冲击的三观,可想而知这些年她过得有多艰难……

    白束摇了摇头不再去想,如今她已经十二岁了,这九年早就让她认清了现实,所以已经不会再有初来时的那种惊慌和迷惘。

    想的虽然多,但时间过得并不快,离她租下的小屋还有至少一半的路程。

    白束看了看天,又摸了摸咕咕直叫的肚子,决定抄小路回家,好赶紧吃点东西。

    “连口水都不给我喝……”

    白束一边抱怨一边加快脚步穿过一条又一条的窄巷子,幸亏她方向感很不错,不然一定会饿死在这些七扭八歪的小巷子里。

    然而总是有些人生来就带一种叫做“帅不过三秒”的debuff。

    上一秒白束还在为自己的方向感点赞,下一秒她就恨不得穿越到两分钟之前掐死自己——她刚刚拐进来的巷子里正站着两个身形不稳的魁梧大汉,那两人也发现了她的存在,正勾肩搭背地向她走来。

    这种情形她并不陌生。

    莱特慕斯星作为一颗边缘星并不受联邦重视,再加上本身没有高等智慧生物作为星球原住民,所以常驻在这颗星球上的主流人群一共有三种——冒险者、商人和恶棍。

    不过这两个深夜喝得烂醉还游荡在狭窄的小巷子里,对她这种看起来十岁不到的小孩子都不打算放过的大汉,显然还够不上恶棍的资格,只能算是普通的流氓小混混。

    可是小混混对她来说也非常危险啊。

    刺鼻的酒气扑面而来,白束站在巷口就能闻到,可想而知这两个汉子到底喝了多少。

    她紧张的看着慢慢逼近的两个大汉,扭头想要逃跑,却发现身后又来了一个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的瘦小男人。

    这下真是避无可避了。

    白束被夹在中间,一会儿扭头看看左边,一会儿扭头看看右边。

    其实她心里是十分慌张的,但是思绪却不受控制地飘向了一个奇怪的方向:

    这么窄一条巷子,那两个彪形大汉是怎么挤进来的,居然还能勾肩搭背地走?

    不不不!白束你不要命啦,这种时候居然还有心情吐槽这个!

    “嘿嘿,”三人把白束围在中间,其中一个凑到她跟前喷了她一脸的唾沫星子,“这么晚还不回家啊小鬼?”

    白束强忍住想要把面前这个直喷臭气的大脸推开的冲动,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咧嘴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打扰三位大爷兴致我真是该死!我这就滚,这就滚!”

    她从来都不觉得在硬抗不过的时候适当的低头有什么不对。

    后面的矮小男人却伸手拦住了抬脚就要走的白束,“想走?既然都遇到了,怎么能这么快就走呢?你们说是不是啊!”

    “哈哈,老三说得没错!”

    “对!不能就这么走了!”

    白束在心里把矮小男人祖上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面上却还是只能陪着笑,“不知道几位爷还有什么吩咐啊?”

    三人对视了一眼,不过一时兴起才拦下这么个小鬼,真要说怎么样的话,他们还没来得及思考这个问题呢。

    最后还是那个矮小男人说道:“哥几个今天高兴,就放你一码,把身上值钱的东西和账户里的钱都留下你就可以滚了。”

    留个屁!

    她身上根本就没有值钱的东西,个人账户里的钱是她全部身家,全部都给他们了,那她要饿死么?

    虽然心里已经变着花样把三人翻来覆去骂了个遍,白束面上却是不显,而是一脸惊恐的紧紧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她后退几步靠到墙上,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们……你们怎么知道我、我身上有……”说到这里却像是突然反应过什么来一样,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眉眼间满是懊恼。

    三人听到她的话却是眼前一亮,本来没指望着能从一个小孩子身上弄来多少钱,但是听这意思,他们今天似乎走大运逮到一条大鱼!

    三人对视一眼,上前把白束围得更紧,矮小男人更是露出了一个猥琐的笑容,呲着一口大黄牙说道:“看来哥几个今天运气不错啊!小子,识相的就乖乖把东西交出来,不然我可不能保证你能看见明天升起的恒星。”

    气象预报说明天阴天。

    白束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维持着恐惧又有些不舍的表情,把衣襟抓得更紧。

    个头最高的醉酒汉子一看她这种动作,更加确定了她怀里有好东西,表情带上了几分急切,摆出一副凶恶的表情恶狠狠地说道:“别让老子自己动手拿!”

    他这一声音量不小,吓得白束一个激灵,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漫上泪水,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好像是怕汉子真的亲自动手搜身一样,她把手探进怀里,抽噎着说道:“不、不要打我!我、我给、给你们!”

    三人兴奋的凑到近前,六只眼睛死死地盯着白束的胸口,好像一个闪神那东西就会跑了一样。

    被三个猥琐的男人盯着胸口——即使她现在比男人还平——白束还是忍不住青筋凸起,但显然她不会让自己之前的表演功亏一篑,“那你们可看仔细了……”

    三人激动得不能自已,连白束语气的变化都没发觉,只是死死地盯着她的小手。

    就是现在!

    瞅准时机,白束挥手狠狠一扬,满满一把石灰扬到空中,刚才还瞪大双眼的三人立刻哀嚎着捂住眼睛,而白束则趁机狠狠一脚踹在矮小男人的裆部,伴随着一声尖叫,突破重围向外跑去。

    原本三人一起被迷了眼睛,可也没受到多大伤害,但矮小男人被白束一脚踹中命根子,疼得腰都直不起来,这就给了白束逃跑的机会。

    这边白束拼了命的往前跑,但是一个没经过系统锻炼的十二岁小孩子的身体根本坚持不了多久,所以很快就被后面赶过来的两个大汉追上了。

    此时白束已经跑得眼冒金星,视线都有点模糊了,所以她只感觉到有人靠近自己,随后头顶一片阴影投下,挡住了她所有的退路。

    死定了。

    两个大汉刚打算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敢耍花招的小兔崽子,就被自己踉跄着走来的同伴拦住,“这臭小子留给我!***敢踢老子!”

    矮小男人虽然看着不济,但下手却又狠又准,拳拳到肉。

    白束只觉得一阵雨点般的拳脚落到她身上,最后头上一下剧痛,她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她晕倒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如果这次能够活下来,那她就每天去跑一万米,不能在被这种人渣追到吐血了!

    矮小男人被白束的断子绝孙脚踢得剧痛无比,在兄弟面前丢了面子不说还可能再也不能人道。只要一想到自己以后可能落下终身残疾,他就暴怒不已。所以追到白束之后想都没想就是一顿用尽了力气的殴打,最后实在是打不动了便抓起地上的一个金属块砸到了她头上。

    他甚至都没来得及觉得这样的地方放着一个颜色闪亮的金属块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另外两人谁都没想到矮小男人会如此生气,把那小子打的满脸是血倒地不起,一时间甚至有点不知所措。

    但三人到底是四处游荡的流氓混混,没用多久就回过神来,把白束全身上下翻了个遍,结果自然是什么都找不到。

    “呸!真他妈晦气!走!”

    三人气呼呼的离去,谁也没注意到,那个被拿来当成临时凶器的金属块在沾满百束的鲜血后慢慢发亮,把这条漆黑的小巷子照得犹如白昼,然后瞬间化作一道光芒冲进白束的体内!

    随着金属块消失在白束体内,小巷子又恢复到之前漆黑安静地模样,如果不靠近,根本就没法发现这里还躺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小孩子。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绿染三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