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我那个疑似精神分裂的弟弟11

    天气愈发冷,雪下得也愈发频繁。

    陆之然轻敲了门,而后推门而入,在办公桌上放了一杯热咖啡。

    翟郗从一堆文件里抬起头看他。

    似乎连他的头发丝都透露着股温和,不见丝毫的异常。也不见可能隐藏极深的恣意。

    陆之然退离,离开之际翟郗叫住了他:“林助理病了,今天那场会议你陪我去吧。”

    对方同意了。

    两人一同坐在后座时,即使二人都是不太爱讲话的的性格,但小杨仍旧发现了两人的气氛似乎不大对劲。

    本以为还能听到啥的小杨竖耳朵半天都没听到动静,直至到了事先预定好的酒店,二人还是一句话都没说过。

    这种感觉让小杨堵得慌,总觉得眼前有一个大秘密摆着,他也不能去拆开看看,就在一旁干瞪眼。

    无奈,他只好做好的自己该做的事情,有些事是他不该多嘴的。

    翟氏企业是个大企业,涉及的方面广,不论是服饰,食品亦或是珠宝方面多多少少都有涉及,公司部门也是分得清清楚楚,从来就是按部就班,各司其职的。这次的翟郗是要来见另外一个合作公司的小总裁。

    说是小总裁也是因为对方企业的掌管人把自己那个天天泡夜店的儿子,从酒吧温柔乡里给捞出来,打着赶着来让自己儿子“改邪归正”。

    对方姓邵,是邵老爷子老来得子的宝贝儿子,从小就惯得很,什么都依着他,前几天才弄死了一个人,邵老爷子就急得很,警察那边才搞定,还要担心社会舆论,没办法就拉来公司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看着,刚好今天是要与翟郗谈生意了,这家伙非要来。

    当然以上的内容只有圈内人知道而已。

    姓邵的明显就是血气方刚,嚣张跋扈的模样。见翟郗前来,没有站起来打了个招呼,依旧双脚直接搭在桌面上,抽着烟,斜眼睨着翟郗。

    “哟,这就是鼎鼎大名的翟郗翟大少爷啊。”他抖了抖烟灰,然后满是不屑地说道。

    他放下了脚站了起来,双手插着兜,叼着烟,毫不客气地打量着翟郗,只听他耻笑了一声又说道:“确实够人模狗样的啊。”

    “听说在国外搞了个博士来着,学医?还是精神科?那东西学了有什么屁用啊?哈哈哈....那你怎么灰溜溜又回来搞这些东西。”他一字一句都带着刺,像是这次来就是专门来奚落他的。

    似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是不是你那爹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找你回来好好看着他的钱啊.....”

    翟郗眸色冰冷,冷声道:“我希望邵大公子能分清自己的立场。”

    果然一旁的秘书小声地唤着姓邵的,说是不能得罪翟氏。

    邵公子一脸不爽说道:“那又如何?姓翟怎么了?我就是看他不爽,我就是来砸场子的!”

    “希望明天新闻上不会出现你那些事。几年前告发你不过是想让在监狱里呆几天长长教训而已,现在.....”翟郗倏然这样说道。

    说未完他便头也不回地拉着陆之然往回走,身后是邵大公子的破口大骂以及秘书的劝解。陆之然即刻使力挣脱了翟郗抓着他的手,翟郗怔愣,转头看见陆之洺倏然冷漠的脸。

    他的眼底似乎有什么在翻涌。

    这个人不再像陆之然,可他也不是陆之洺。

    “你那么惹他,不怕他报复。”

    “不过是个小企业。”他皱着眉说道。

    “我说的可不止这些。”

    “什么.....”他话没说完,忽然看到有一群人气势汹汹手提钢管迎面走来。他知道了,是姓邵的找人报复他。

    翟郗从来都是学术研究在前,打架几乎没遇到过,自然硬打是打不过的。而且小杨还没来,他还没打电话,手里的电话忽然被人抽走丢得远远的,翟郗回头看见陆之然笑得恶劣。

    像嗜血的恶魔,舔着嘴唇,渴望鲜血的盛宴。

    ……

    那人毫发无损。

    但翟郗已经筋疲力竭。那些人敢收邵大公子的钱来招惹翟氏那也不可能是一般人,以至他被打得落魄。

    这个昏暗的角落与外面的光明截然不同,这里是城市里最污秽肮脏的地方,在这里可能每一天都发生着不同的事情,发生那些让人避之不及的事情。

    青年看着原本高高在上、甚至痴心妄想他哥哥的人变得宛如趴在垃圾里苟延残喘的臭虫。

    那样的狼狈可悲的模样。

    可是他还是笑了,笑得恶劣,笑得如愿以偿。

    他蹲下身,翟郗的眼睛也是看着他。平静,淡然地看着他。

    他伸出手,手指一寸一寸抚摸着翟郗额头上流出的鲜血流经的地方。陆之然的眼眸是一成不变的冷漠与阴暗,最后手指停在他的下颌,轻抬了他的下颌,迫使他抬头。

    他垂眸看他,举高临下看他的样子就似乎是在蔑视。他说:“你不该肖想他的。”

    “或许我会留你一命。”

    “我警告过你。”

    “但是......呵。”

    “你还是在找死。”

    这个角落没有监控。姓邵的人找人打了翟郗一顿,就算他死在这里,那都是姓邵的事。

    他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刀,似乎一直就带在身上,只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而已。因为冬日本来就冷,他的手上本来就戴着手套。

    他慢悠悠地用被手套包裹的手指擦拭着刀刃上的指纹。

    他忽然笑起来,笑得很病态,眼眶边都是发红的,只听到他的低喃:“只要杀了你......”

    “他还是....还是我的.....”

    那一刻他的眼里充斥着狠厉,到一种疯狂的境界。

    陆之然的呼吸很急促,似乎是兴奋致使。他很高兴,又很激动。

    翟郗仍旧冷漠着表情看着他疯狂的模样,似乎看一个跳梁小丑一般,没有什么作为。而就是这种无作为,更像是对他疯狂的一种蔑视。

    陆之然额头上的汗滴在了他的眼睫上,翟郗没忍住闭了眼。看起来宛如是在等待死亡的决判。陆之然忍不住笑了声。

    那笑声在平静的空间里很刺耳。

    可是那痛觉依旧没有传来,翟郗睁眼看见了一双惊恐的眼睛,那眼睛里似乎满是震惊与惊恐。他握着刀的手颤抖得很,突地才惊觉般把那刀扔得老远。

    他听到他颤抖的声音唤着他:“翟.....翟郗......”

    翟郗如释重负般轻闭了眼睛,嘴角却悬挂了一抹莫名的笑:“我....终于....等到你了。”

    陆....之洺。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颜郁01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