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四十五章 到山

    “凌儿”后面跟过来的程雪儿愣愣的叫。而他眼睛大大的,却不是那种最大,只是比一般的小姐小子明亮晶莹。而此刻他澄黄色的眼睛中泛着泪水,再要不了一时就要。

    决堤而出。

    我~,欧阳凌张大了嘴,而适才看见云舟的最开心,被男子一搅和,她的心中一匹神马就是不断的架雾飞行。

    腻马,腻马,腻马,它在叫。而她的脸上也出现残忍。

    而一时欧阳铁生看见却是不忍,就是抓着了程雪儿的胳膊。

    “哥”突然他又说。

    我靠,我草,我江,我腻马,腻马,腻马,腻马,腻马,那一匹马将所有的雾踩成了水说道。

    而欧阳铁生拉着他,憨憨的看着欧阳凌儿。一边正高兴了变回云舟出来的林秀峰看见,一时间眼睛也冷了下来。

    “上官,我们走了”也不用打招呼了,来了脾气的林秀峰,冷着个脸,擦过欧阳铁生,拉了自己的徒弟就要登车。

    呃,

    咦?

    这是干什么?上官朋也是一脸的不解,不过看着一个树妖悬而未泣,他的心思也是沉了几沉,而一等欧阳凌儿登船。

    对方的脸色也变得青冷起来。

    那么车上,欧阳凌儿看见却是不计前嫌的拜了一拜。

    “哥,先生,多谢你们这四年多以来的照顾,挂念。如今我已长大成人,外面还有极广阔的世界等着我,所以告辞了。不过不用担心,在我心里,你们永远是我的英雄,我的榜样。谢谢。”

    深深的30°的大礼她行了几番。而林秀峰虽然是她的师傅,有些吃醋,可是却也惊讶这个女孩子的人品,自己没有见过有没有。

    而对面一时心中琢磨的上官朋也是眼睛睁的大大的,心想,莫非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不好打算。

    欧阳铁生眼中含着干涩的掉不出来的眼泪,鼻子下面的鼻孔也有些微热,而程雪儿竟然也不哭了,就是突然一笑,又是作怪的看着欧阳凌儿。

    呃,她在保护他们。

    呃,她竟在保护他们。

    一时间,自己的金丹正体得到一个牢靠的消息,上官朋知道了,就是眼中也是跟着林秀峰一样露出了不可思议,以及恐惧的光芒。

    桃枝光滑,死而不僵。而三月发春以后才开花,看来它还不知道在程家庄因为某个捣蛋的家伙,所有的庄稼就是已经开始长了。

    明白的道理,一直让人厌烦,心知它就在,却无人在追踪,一路跌跌,几成天王。功夫虽无一流,却能让男儿落泪。

    静静的长街,写够一万年,一千次念叨,那名字如咒。成虫入我心中。

    啊,自幼我也无所求,只求你留下,回来。啊,虽然我痛苦一生,但是呵有那一段清梦。

    青色的大檐,盖尽江南,几经寻欢,快乐的事啊。最终让人难忘。

    断断续续,不知名的歌儿充斥在欧阳凌儿的心中,而看着下面淡淡还在对这边笑着的,欧阳铁生和程雪儿。

    她拼了命的向下挥了挥爪子,才敢缩了回来。

    哼!她一退后,林秀峰古怪的冷哼一声。不过见她又比刚才有本事一些。所有就小声嘀咕了一声太古怪。

    接着他也跟欧阳凌儿一样,站在梆沿上往下看。却是一片灰绿,并没有起色。

    壮丽的山河继往开来,宽阔的天景眼前光明。城郭成玉,山水如带。

    而一缕一缕的银色迎面撞开,他的心,他的触觉就是几经安静。

    一日一夜,缩在无人驾驶的飞船,车上。虽然说不出这是个什么,可就是比一般的车船都差劲些。

    但却又能在天上飞。

    而上面整个儿又是玉石做的,所以算了算了,欧阳凌儿看了一眼也懒得评价,就是闭着眼睛。也回答不出来。只是记熟了刚才的歌儿,以后好实用看是个怎么的。

    继往开来。

    逶迤的大山,层峦叠嶂,满谷的清脆,草木含香。

    而一进入波澜壮阔的天景仙山。欧阳凌儿一看见那飘荡出去的粉色云霞就是惊讶的不得了。

    紫色的云青栈道,两边的翠屏,峰壮。长长的手指峰,中锋尖长,对面一流飞霞迎面扑来。

    却是一处瀑布,不过总算没有家门口的大些,所有流在中腰就是又变成云霞。

    所以,咦~,欧阳凌儿竟然有些遗憾。

    而一到这里什么仙山,宫宇没有看见。对面一只大白鹅,就是傻极了的竟然突然展开翅膀就是向着自己猛的飞来。

    “啊”“啊”它冲过云舟向着林秀峰,狂叫。

    “呵呵,小鹤,你好啊”林秀峰笑着答应。

    “鹤?”

    欧阳凌儿心中有些吃惊,而莫要欺负她妇孺见识少,她也是知道的仙鹤头上可是有一抹丹红的。

    所以你家这鹤是个什么品种,长得这么的胖,脖子还短。没有丹红不说,腿还是个黑的。

    所以她师傅林秀峰,一定是上当了。

    而铁定是上当了,被人耍了,现在还这么天真痴傻。

    啊,啊,啊,想象着对方在一个黑工厂窑子不断做工,而若不努力,工头一鞭子甩将过来。

    而师父吓得啊啊大叫,花容失色。

    再接着吃饭的时间吃的是馊剩的食物。而衣服也没得穿,就是只能光个膀子。

    接着晚上的时候,和一群工友睡在一起,晚上谁起来上厕所,都是一脚蹬开。

    后来又是雪山遇仙,接着冻得哆哆嗦嗦的被仙人所救,而幸得教了那仙家法术,现在尔尔云云,既然连个鹤也不认识。

    真惨啊。

    想了良久,她就得林秀峰的修仙就是一个悲剧。而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前,自幼就是惯浮现这样的幻觉图案。所以想想,她也觉得有些可疑,不可思议。

    一时到了,迎接它们的却是一个道童。而这个时候欧阳凌儿已经知道,还在金丹期以下的都统称道人。

    而守门的仙童,他们是被叫做道童的。

    古朴雄厚的精致八角大舍也没有什么不同,但是一走进,那房屋斗斗升到三丈。

    欧阳凌儿站在下面看着对面这高高仰头才看的清的金光华宇,一时间既然惊讶的就是连个声音也没有。

    “师叔,您是回来了,咦这个小姐姐是谁我竟然没有见过?”男孩看上去和程兵兵一样大,十一二岁模样,不过长得憨小可爱,却不是村里那些野惯的。

    但是浑身透着清闲的仙气,也竟是比村里有些草香味的,村里公子哥儿好些。

    所以算了算了。

    欧阳凌儿站在林秀峰的隔壁自哀自叹。

    而男孩一时看见林秀峰身边的女童却也惊讶。像极了二师叔房里挂着的仙女。

    不过他叫她娘娘。所以这姑娘也怕是大有来历。

    可是既然跟着小师叔回来。

    所以这……

    男孩一时有些为难,而他一双干净的单眼皮微微下垂,显然就是一副憨傻又心不在焉的模样。

    大约是在山尽头,大约是在山里头,里头的姑娘是饿狼,身边的成秀是配房。

    金打的馒头,银打的墙。而在大殿里头,而在大殿里头。

    奇怪的歌声一时又在欧阳凌儿的耳旁响起。而她闻言向里面去看时。

    那边,哗的一声,白光突然激闪。

    而叮咚当,叮咚当,叮咚当。四下三处的钟罄全都响起来。而儿童惊讶,林秀峰迟疑。全都齐齐的看向欧阳凌儿的身后……

    一道天风刮过,所有的白光齐齐一摇动。

    而接着一道白色的剑在所有人的眼中越变越小。

    胡闹,里面一声大喝就是突然传了出来。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白水之民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