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7.金氏家族事业

    被各方人士尊之为“金风老大”的金铭,其实并不是传说中要风得风作威作福的黑涩会老大,其实他只是一位刚刚踏入大学校园的普通学生,并且还是以国家奥数竞赛冠军的身份被保送进B大的高材生。

    至于为何会被人敬而远之地称之为“金风老大”,而且拥有一帮酷似黑涩会打扮的跟班儿这件事,也确实怨不得他,归根究底还是因为他出身于一个比较复杂的家族,确切地说,应该是家族事业十分复杂。

    金铭的曾曾曾爷爷和曾憎爷爷,据说都曾经是宫里官职威风装备更加拉风的“御前带刀侍卫”,武学世家,后来,所谓的朝廷没了,但金家长久以来保存下来的习俗习Xing却是改不得也不能改的,于是,到了金铭曾爷爷那一代,老爷子硬是想了个法子,将据说是无上光荣的“侍卫“传统进行到底,成为了一大户人家的,额,看家侍卫总管,其实说白了也就是保护人的工作,更直白一点就是,保镖、跟班、狗腿……当然,后面两个形容词是万万不能在金家人跟前说的。

    说到底,不过是祖辈儿干保镖的,轮到金铭爷爷那一代,终于成立了一家像样儿的公司,不再专门保护某一特定对象了,名曰“金风保全”,到了金爸爸这一代,金风保全已经发展成在全国拥有上百家连锁公司的大型集团了,当然,既然做得是保镖这行,客户自然是遍布黑白两道,龙蛇混杂,也亏得金爸爸手腕高明,硬是在这种“共产党领导农民自给自足”的大环境下,将保镖这项不太热门却着实必不可少的行业做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说白不白说黑不黑的尴尬行业,使得金氏家族明的暗的增添了不少敌多势力。

    明的也就罢了,这么大一个集团势力,财大气粗,人壮马肥,关系网遍布全球黑白两道的,自是不在话下,至于暗的,也是鉴于以上原因一直以来也还算安静,直到——

    估计这丫是常年积愤不得宣泄,俗话说狗急了也会跳墙,当气球吹到一定大小达到负荷极限时,会爆炸的。只是,这爆发来得似乎有些迟了,迟到金家最小的孩子,也就是金铭都十八岁了,这暗黑力量才终于想出一个恶俗的报复手段------绑架。

    绑谁?自然是金爸爸既连续五个女儿之后,在五十岁高龄终于盼来的这么个宝贝儿子,金铭了。

    金铭是何许人?是人金爸爸老来得子的宝贝疙瘩,常年受父母溺爱姐姐压榨的二世祖。二世祖是啥?有钱,有势,有脾气。

    之前也说了,金家是武学世家,这金铭即使再被父母溺爱不用钻研武学,但常年受五个武林高手姐姐们的压榨欺凌,多多少少也是有点身手的,再加上,人都十八岁大小伙了,是你能轻易绑架的了的么?

    于是,一年多前,N市发生了一场,额,惊天动地轰动全国的。。。乌龙绑架事件,其结果不但绑匪的非正常目的没有达到,反而最终倒贴了几十万供金大少爷一行乘飞机住酒店游山玩水周游那么一回世界,求菩萨告佛祖以至于走上自守这条康庄大道才摆脱了几个恶魔祖宗。

    而秦露与金铭就是在那个时候相识的。。。

    虽然,这都是题外话,不过也正是因为那次的乌龙绑架事件,让金爸爸拍案而且怒吼一声“***,老子都六十多了还得受这么心惊肉跳的刺激!”

    于是为了自己不再受刺激,决定将受刺激的权力转让他人,也就是当时刚满十八岁的金铭,于是,金铭就成了现任的“金风老大”。

    金铭这丫也不是省油的灯,您老不是把公司交给他了么?成啊,那就别管咱如何折腾了。建会所、办酒吧、整歌厅……还真的,越来越有那么点黑涩会的意思了。

    金爸爸看着不断拥入的红灿灿的毛爷爷,倒是乐得合不拢嘴,随他折腾吧,反正咱有这实力。

    综上所述,金铭这丫并非善茬儿,头脑那是刚刚滴,手段那是狠狠滴,心地绝对不是善良滴……在面对接二连三被人当面认错Xing别的尴尬场面时,若在平时,这丫绝对会笑得异常开心------事后绝对会将对方整到生不如死。

    但,这丫今儿个明显不在状况,原因很简单呐,他被“秦露重生了”这件事深深震撼到了!

    以至于后来自己如何食不甘味地嗑玩卓易递来的慕斯,如何魂不附体回到自己的地盘都记不太清了,他只记得“露露说要部落战”这件事了。

    于是,金风集团旗下某大型网吧内,齐刷刷端坐着上百号黑衣黑裤的大老爷们,电脑屏幕同一显示的游戏画面,而游戏里,红灿灿的一片金风兔子、金风强哥、金风小毛、金风光球……

    顶着“金风老大”四个鲜红大字的黑甲战士不可一世地站在红甲女战士身边时,兔子很没形象地流下一钱不值的男儿泪------

    【世界】金风兔子:俺们家二老终于团圆了!T_T

    【世界】路路无畏:滚!!!

    姐不过无故多了七岁,怎么就成“二老”之一了?

    其实,兔子的意思是“二位老大”……

    “露珠儿部落”两位当家的回归,加上一干“金风XX”齐齐在线,部落战毫无悬念的赢了,以至于“四方部落”几大当家的不由得郁闷得直哆嗦:咋这帮人失踪了一个多月还这区混呢?新区都增开了好几波了!

    秦路这厢正得意着在部落里接受各方膜拜,突然耳边一声惊呼传来------

    “哎呀,姐你也玩呢?还在柳月清风服呢,我也晚这个,我在善歌对舞服,好巧哦!我们两个服Chun节就要合服了呢!”

    --姐姐,您这样至少二十三了吧?她才十九而已,别反过来喊姐呀?

    不过,谁和谁合服?

    善歌对舞?善歌对舞???善歌对舞!!!0_0///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希希特勒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