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6.妹妹,吃蛋糕

    “花好,你快看,好多泰山!”安静的病房区通道突然响起一道Nai声Nai气的童声,使得听见的人均不由得抖上几抖,当然,抖的原因不是因为这声音出现的突然而吓得,更不是因为被如此乖巧甜腻的声音给暖的,而是——

    一帮穿着黑皮夹克黑牛仔裤黑皮鞋围着黑围巾的大老爷们儿,脸皮子齐刷刷地抽搐起来,却不想更加吐血的还在后面——

    两名孩童中的另外一名,也就是被之前小小正太唤做“花好”的扎着羊角辫的粉嫩萝莉,乌溜溜的大眼睛十分不屑地瞥了一眼正太GG,Cao着更加甜腻入耳的声音驳斥道:

    “胡说,这些明明是一群大叔,怎么会是人猿泰山啊?妈咪,你说是不是?”

    以鉴于粉嫩萝莉十分冷静且正经的表情,被问题提问到的官红,以更加冷静且正经的表情回答道:“花好,月圆,这些是医院的护工叔叔们,别胡说八道!”

    说完,官红以比进来时快出数倍的步伐拉着两只活宝兄妹,穿过泰山派护工叔叔组成的“欢迎通道”,来到1202病房门口,却被其中两名泰山派护工叔叔给挡了下来,官红一本正经的小脸立刻抽了几抽,虽然心中已经~~~~(>_<)~~~~表面却是十分淡定,脸色甚至比之前更加冷静,冷静到有些严厉——

    “让开!”

    挡门的兔子显然被如此气势汹汹的秀婉**给震慑到了,伸长的手臂缩也不是拦也不是,既然他们名义上被有些人士称之为“黑涩会”,打招呼的方式自然叫一般人士强硬一些,但,他们这些泰山派护工叔叔们平日里打交道的多数都是些同级别的大老爷们儿,而如今,这位外表娇小纤细的温柔**和两只看起来不过三四岁的娃娃儿,光从体型上来看,他兔子一人就顶她们三个,这完全不是同一星球的啊!

    老大交代他“在外面守着”,可也没说能不能放别人进去啊,既然没说,也就表示不排除不让外人进去的可能Xing啊!

    可是,这姑娘……额,这小姐姐看起来貌似和里面那位小妹妹是一个星球的呀,这可真叫兔子为难起来了。

    明明差不多三十公分的身高差距,兔子愣是觉得这小姐姐严厉的目光是俯视着他的,隐约间似乎觉得十分熟悉,好似他经常被某人“俯视”的感觉,于是,身高一米九的壮汉不由得又萎缩起来。

    官红美目轻睨,闪过微微不屑,轻而易举挥开那两只快赶上她大腿粗的手臂,拉着两只活宝便钻了进去,快速关上病房的门,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关上门之后才拍着胸口说道:

    “哎呀妈呀,吓死我了,怎么今天医院突然跑进来这么多瘪三呀?还挡在门口,我说路路……额,这位是?”(⊙o⊙)?

    很显然,某女双腿尚未站稳便兀自唠叨开,正想着要将自己之前如何“面不改色心不跳,威风凛凛床病房”的光荣事迹渲染一番时,突然看见病房里多了个不停抽动脸皮子的水灵灵的大小伙,她能不激动么?这剧烈跳动的心脏还没恢复呢,这颤抖的双腿还软着劲呢……

    秦路因尚未憋笑尚未缓过气来回来,却听方才差点惹祸的稚嫩声音再次突兀响起:“姑姑好!阿姨好!”

    (⊙o⊙)…阿姨??阿姨!!金铭??!!

    “月圆,别乱叫!”见金铭白皙粉嫩的娃娃脸瞬间布满黑云,官红立刻拉回自己活宝儿子,怒斥道,“人家这么年轻,应该叫姐姐!”

    -_-|||这都啥眼神呀?

    秦路淡定地看了一眼金铭,这小子穿衣偏好浅色系,今儿个穿了条卡其色休闲裤,上身脱了外套之后只穿一件宽松的米色高领毛衣,这厮为了追求特别,特地剪了个比较中Xing不偏分的发型,加上白净的娃娃脸,这么一看,还真有点像在某大学游荡的姑娘。

    =_=这还真的不能怪三岁小孩子和三岁小孩子的某方面缺根筋的妈咪……

    秦路淡定地别过脸,一口笑气憋得难受,不过鉴于金铭的脸色实在不咋地,硬是抿着嘴唇不让自己爆发,却不料花好的一句话竟让她毫无保留地破了功——

    “妈咪,月圆,他是男生啦!你们看,他都没有胸部!”花好一根雪白短胖葱段指直指金铭,义正言辞地说,那神情分明比二十岁的人还要稳重淡定。

    噗——“哈、哈哈哈哈……”

    一时间,不知道是尴尬还是愤怒的诡异气氛弥漫整个病房,就在这囧囧有神的时刻,又有一个人突兀地闯了进来,关门的速度与方才官红有的一拼,只是由他做出来偏偏多了一丝从容和优雅。

    “咦?小官也在呢?还有花好和月圆。”卓易轻声柔和地说到,待看到另一陌生人的时候,表情仍是万年不变的和气,“还有客人呢。”

    “卓师兄。”官红讪讪搭腔。

    “卓叔叔好。”花好月圆异口同声,声音洪亮。

    “哼!”某被错认为姑娘的大男孩别扭地哼声。

    卓易不愧是年龄最长,见过世面并且拥有极强忍耐力和控制力的成年人,和善地笑过,并不在意,拎着手里的某品牌蛋糕盒来到病床旁边,冲秦路道:“给你买了XX的巧克力慕斯,昨天你说想吃来着,呵,花好,月圆夜有口福了。”

    卓易轻快地说着,很快博得两个小家伙的捧场,有了孩子们欢声笑语,病房里原本恼人的空调声突然不那么清晰了,只是金铭的表情依旧如同嚼了大便一般,而身为律师一向“察言观色”著称的官红表情依旧讪讪的。

    秦路因为方才大笑了一场,加上卓易带来的慕斯蛋糕,整个人显得活力四射,原本就白嫩水滑的脸蛋儿,在粉紫色的毛衣的衬托下,越发粉嫩动人,移动着上半身便加入到与两个小家伙抢夺蛋糕的运动当中。

    卓易温和的眼角一直挂着宠溺般的笑容,伸手切了一块蛋糕,越过病床递到从他进门就没给过他好脸色,不停哼(ˉ(∞)ˉ)唧的金铭跟前,非常友好且真诚无比地说道:“这位妹妹,你也尝一块。”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希希特勒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