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5.喊得就是你

    秦路躺在病床上,没等到金铭却等到了两位意料之外的客人,没想到他们会亲自找上门,而且还是趁她一人独处的时候。

    秦戈雅正以一种十分高傲的姿态打量着半躺在病床上玩着笔记本的秦路,艳丽的脸上毫不掩饰地透着不屑与轻视,高人一等的姿态瞬间使整个病房乌烟瘴气。

    “听说,你也叫秦路?”妩媚,但是疏离至极的声音响起,秦路知道,她的傲慢是与生俱来的,并不是针对她个人,纵使是自家人,秦戈雅也是一副“我是女王我怕谁”的姿态,她的脸蛋、她的身材、她的家世、她的能力,完全足够她如此傲视一切的了。而她的开场白,也仅仅是一句开场白而已,秦路不相信车祸事故都过去一个多月了,她还能不知道自己妹妹撞得那人也叫秦“lu”?除非她根本从未关心过秦露的车祸事件。

    想到这个可能Xing,秦路秀婉的小脸一沉,俏丽的朱唇勾起一抹比秦戈雅更加傲慢的冷笑,却是不答话,幽幽的目光仍是落在电脑屏幕上。

    女王秦戈雅哪受过这样的忽视,不过好在虽然Xing格高傲,但本身家教还是不错的,加上26岁的年龄也是经历过一些磨练的,并未因第一回合的过招就炸毛,艳丽的凤眸扫视了一下环境还算不错的单人病房,最后落在病房唯一一张座椅上,随即鄙夷地移开视线,换了个站姿继续道:

    “咱明人不说暗话,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希望秦小姐能撤销对秦露的告诉,秦小姐住院治疗的一切费用由我们承担,并且可以为秦小姐安排住进VIP病房,还有,秦小姐今后如果有一切车祸后遗症都由我们负责,我代表玫瑰集团支付秦小姐二十万的精神补偿,希望秦小姐能认真考虑,如果同意我们签下《切结书》之后,就可以马上支付现金支票。”

    秦戈雅说完,从看起来十分高档的手包中掏出一张支票,以及其强势的动作在秦路眼前晃了晃,身边的律师已经准备好《切结书》和笔,大有一旦秦路点头,便直接送到她跟前签字的趋势。

    秦路抬眼看了看支票,眼中闪现星光,心中却是十分不屑:她秦戈雅什么时候可以代表玫瑰集团说话了?二十万?还真是大手笔呀!

    秦戈雅的来意,秦路在心中也是多多少少想了几种可能Xing的,几种一比较,以她对玫瑰集团大小姐,玫瑰杂志主编秦大腕的了解,最有可能的处理方式应该是威逼胁迫,却没想到不但是一向与秦露最不对盘的她出面,甚至直接开了个天价和解金!

    不过,他们竟然愿意花二十万来挽留一个告诉?一起区区交通事故的告诉对玫瑰集团这样的财阀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打点上下都用不了这么多,为何愿意来找她谈?

    话又说回来,虽然出租车司机抢道在先,不过却是秦露直接撞上的现在的秦路,而且还是在喝了酒的情况下。。。若是某方力量执意追究,秦露那姑娘今后的人生里绝对会留下不可磨灭的污点------当然,如果还存在“今后”的话。

    不过,这些事不都是交给陆秦和卓易负责的么?怎么直接找上她了?许是在陆秦那碰了钉子了,想到前日陆秦态度坚定的样子,秦路觉得这个可能Xing是最大的。

    觉得她秦路好说话是么?

    正待反击,秦路却眼尖地瞥到现金支票上盖得竟然是秦戈雅的私章?也就是说,这笔钱竟然是秦戈雅私人账户出的?!

    怎么可能??她秦戈雅何时如此“关心”法律意义上的妹妹秦露了??还是那秦老头根本不愿意花钱来解决这件事??

    想到这,秦路突然觉得心灰意冷,调整好针锋相对的面部表情也黯了下来——果然啊!果然她秦露在他秦老头眼中只是个无足轻重的麻烦!

    “好,我知道了。”合上笔记本,秦路的声音有些黯然。

    虽说秦戈雅觉得秦路会比较好沟通,但显然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同意了,但此时秦戈雅却丝毫不觉得有“解决一个大Ma烦”的喜悦心情,看着秦路毫无生气的秀气脸蛋,她心中产生些许莫名情愫,傲慢的姿态放低了些许,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是无从开口,只能示意律师赶紧递上《切结书》和笔,艳丽的凤眼却是不愿再看秦路片刻。

    草书写下一个“秦”字,顿了一顿,秦路才一笔一划写下“路”字,一个签名,两个字,却是一个狂草一个正楷,要多诡异有多诡异,就连律师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顺便有些异样地多看了眼文雅娴静的小女子,心中有些不忍,却是无可奈何,大小姐的气场太过强势,不过二十万也真是不小的数目了。

    秦戈雅却是只见秦路爽快地签了《切结书》,也没仔细看签名,匆匆将支票塞到她的手里,胡乱寒暄了句“注意休息”之类完全没有营养的话便踩着高跟鞋离去,贵气的背影显得有些狼狈。

    “麻烦等一下。”秦路非常有教养的开口。

    高跟鞋显然一顿,转过身的秦戈雅已然恢复来时的傲慢气势,冷冷开口:“还有事?”

    “我、能不能……去看看她?”未指名道姓,但她相信秦戈雅知道她说的是谁。

    果然,秦戈雅微微讶异地挑眉,傲慢的气焰再次放低,语气却是有些生硬地说:“不必了,她已经出院了。”

    出院了……么?是救不活了……还是?

    “她还没清醒,被安置在秦家的乡村别墅了,在西郊,你……方便的时候,可以和我联系。”

    秦戈雅踩着高跟鞋回到病床前,递过来一张大红镶金边的名片,撇了撇嘴,未出声,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地离开。

    秦路拿着显然十分高档的名片发呆,西郊的别墅……他们,果然把她扔下了……么?

    某女独自惆怅中,正抬头45度看向天花板,病房的门却再次被打开,确切的说是从外面被踹开的,随即,便有七七八八个魁梧的大汉挤进来……领头的是个穿炭灰色羊绒大衣的娃娃脸年轻男孩,正是被各方人士称作“金风老大”的金铭。

    “额,抱歉,走错了。”囧囧说完,金铭便推着后面跟进的一干人等出病房。

    秦路抽动了下脸皮子,喝道:“金铭你给我滚回来!”

    于是,挤在狭窄的病房门里的一帮大老爷们均是虎躯一震,硬生生僵在当场,金铭以极其缓慢的速度转过头,娃娃脸上表情甚是精彩——

    “你……喊我??”

    “废话!喊的就是你!”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希希特勒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