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六章 打劫

    山间的百花盛开,陈玉贪恋的吹着山风,边走边将采到的草药放进空间里,黑马撒欢似的在林间奔跑。偶尔啃几口路边的青草,自从上次吃了陈玉空间里的灵草,它总是千方百计的讨好陈玉,希望能得了她的奖励,每天都有灵草吃。

    在陈家庄的这段日子,陈玉每日早上都会来后山跑步,顺便给黑马喂草,她给黑马取了个名字叫做烈风。

    烈风低鸣一声,从远处跑了回来,扯着陈玉的袖子,眼神中闪动着急切的光芒。

    陈玉摸了摸烈风的头,不明所以的看着它,这是怎么了?

    烈风摆了摆尾巴,难道它是让我上马,陈玉心里想到,这段时间和烈风相处,他的灵Xing是不容她质疑的。

    陈玉收起狐疑,跳上马背,马儿扬起蹄子,如同一阵狂风刮过山岗。

    不多时候,就翻过了一座山,远远的可以看见山下正在打斗。

    陈玉将烈风收进空间,运行轻功,几个跃身,便来到了山脚下。

    修罗般的战场上,可以清楚的看出,一方穿着整齐的服饰,手上的武器也算的上装备精良,衣服的胸前印着一个大大的兵字,大约有一百二十个人,高手却是不多。而另外一方,武艺高强,下手狠辣,虽然只有三十多人,却也没有落了下乘。

    在路中央,放着整整八车东西,车上全是用大箱子装的整整齐齐。

    这箱子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眨眼间陈玉的心头已经掠过千思百绪,能动的起官府押送,里面的东西肯定是朝廷的。而敢于这样来打劫东西的,陈玉看了一眼对面的云雾中的深山,听说那里可是有一窝土匪。

    陈玉小心的趴在树丛的中间,心里细细的思索着自己出手的利弊,那里面肯定是宝贝,可是不管是那方赢了,自己想要坐收渔翁之力也是不容易的。

    转眼间,士兵那头人是越来越少,土匪却是越来越猛,那些兵士很少经历这样的厮杀,自然是难以抵挡在刀口上舔血的土匪。

    半个时辰过去了,士兵这头的人越来越少,胜败早已见到分晓,那些贪生怕死的士兵已经萌生了退意,想要趁机逃走,土匪中一个大黑胡子的大吼一声:“兄弟们,杀了他们,这些狗娘养的,想要回去报信。”

    “杀。”其他土匪像是得了鼓励,更加卖力。

    看着所剩下的人越来越少,陈玉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出手。

    想想自己这畏畏缩缩的样子,她又有一点看不起自己,心里两个小人不停的打架。

    蓦然,她钻进空间,换了一套男装,面巾遮面。取出一包**,一跃而起,站在排在车队中央的箱子上。

    那几个彪悍的土匪正兴致勃勃的准备将赃物拉回去,却见眼前突然出现这样一个小少年,连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都不知道,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变。凌烈的冷气瞬间迸发了出来。

    陈玉朝着这些人拱拱手说道:“各位,在下为这些宝物辛苦了有些时日,要是各位愿意分我一车,我也不愿和各位动手。”

    “笑话,凭什么你一上来就让我们分上一车,NaiNai的,半分力气不出,还想分一杯羹。”大黑胡子嘲讽的看了陈玉一眼。

    陈玉也不气恼,她早就听说过,这些土匪向来都只打劫那些为富不仁的人物,还没有伤害过老百姓。

    好多次朝廷都派了大量人物来绞杀他们,却没有成功,瓦屋山绵延不绝,多的是云深不知处的地方,每次土匪们闻风而逃,竟然没有一次成功过,久而久之,就没有官员贪功冒险,来这里剿匪了,但这条道路却是去往都城的必经之路。

    “既然几位不肯,那这件事情可就有些难办了。”虽然说着难办,可陈玉的面色中却没有看出一分难办的神情。

    “兄弟们,别废话,上。”大黑胡子高喝一声,那几个土匪立刻高举大刀,只是下一刻,他们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朝着地上倒去。

    在他们失去知觉前,一个低低的声音传入耳里:“各位,得罪了,在下在这里向着大家赔罪,这只是**而已,一刻钟以后就会恢复知觉。”

    陈玉挑开脚下的六只箱子,两箱黄灿灿的黄金,四箱子各类金银珠宝,陈玉冒着星星眼,这么多的钱呀。

    她一挥袖子,将六只箱子全部卷进空间里,接着她又跳上了另外一只车上。挑开车上箱子的盖子,箱子内还放着一只小箱子,在挑开小箱子,里面还有一个小箱子。

    这是什么宝贝,竟然这么神秘。

    就在陈玉准备挑开最后一只小箱子时,却听见一阵破风的声音,有人来了。

    陈玉心里一动,眼前就出现了一个俊美的少年,少年长剑上还沾染着鲜血,黑色的袍子在阳光的折射下隐隐的可以看出鲜红的血迹。

    陈玉之前还在想着,这班土匪窝里至少有百多号土匪,这里为什么只有四十人不到,就连东西到手也没有人来接货,原来是分在各处来堵截援兵和其他截货的人。

    少年看着陈玉站在箱子上也是一阵错愕,周围的一片尸骸,小小年纪的他还一片神采奕奕的神情,江湖上何时有出现了这样一个厉害的角色。

    再看看那一车空了的东西,难道是他,可是东西又去哪里了,而且他的眼神中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端木瑾抿唇不语,他看不透这个小小的少年。

    陈玉眼底闪过一阵慌乱,他不就是那日在闹市制服那匹疯马的男子吗?这样完美的线条,这样出众的气质,饶是陈玉两世为人,她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男人,让人见了便不会再忘记,可是他到底有没有看到我将东西收进空间,要是看到了,那可就是天大的麻烦。

    哎呀,都是贪财惹的祸,陈玉没出发泄,只有在心里暗暗的骂上烈风几句,想着日后再不给吃灵草了,真是害人不浅。

    可怜的烈风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这腹黑有小气的主人给记挂上了,未来很长的时间,它是没有口福了,要是烈风知道了,不知它是否会将心肝儿气疼了。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苍山复雪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