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七章 买地

    中午时分,陈玉回到陈家庄。

    在庄子口遇到急匆匆向外跑的陈Chun雷,只见他满眼都是着急的神色。

    “Chun雷,这么着急,去哪里?”陈玉问道,陈Chun雷这才发现站在不远处的陈玉。

    他气喘吁吁的说的回答:“我爷爷受伤了,我去请郎中。”

    “怎么会受伤了?”

    “他今天去地里干活,结果从高处摔了下去,晕倒了,到现在都没有醒来。”陈Chun雷悲伤的说道。

    “那你快去,我等下去看你。”陈Chun雷嗯了声,快步跑了。

    陈Chun雷的爷爷也是陈玉隔房的爷爷,在族里排行老四。整个陈家庄的人本来就是一个大家族,听说当年先祖是两兄弟,逃难来到陈家庄,就定居了下来,后来子子孙孙越来越多,现在庄子里都有四五百人,还不算这些年嫁出去的姑娘。

    但是经过这么多代,血脉早就稀薄了,大家相处起来更多的是邻居之情。

    陈玉回想了一下,她小时候还颇受这个这个爷爷的照顾,在她还不懂事的时候,还以为这个人才是他的亲爷爷。

    陈玉一路上若有所思,等她回到家里,跟陈大宝和陈赵氏说了这件事,陈大宝也颇为感慨,讲起小时候经常到陈四爷家里蹭饭吃的经历。

    陈玉来到陈四爷家里,正遇到郎中从屋里出来,边走边说和陈学清说道:“老爷子身上多处受伤,腹内出血,怕是熬不过去了,你还是准备后事吧。”

    陈学清悲戚的问道:“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满脸疲惫的神色让他显得有些苍老。

    “哎,该说的我都说了,我医术有限,确实无力回天,你要是不信,你可以再找别人看看,我先走了,你不必相送。”郎中拎着他的箱子,朝着陈学清拱拱手,快步走出了院子。

    陈学清站在院子里,久久的望着郎中离去的方向,感觉脚下似有千金重,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去告诉自己年迈的老父亲。

    “大伯,四爷爷好人有好报,会没事的。”陈玉扬起小小的身子,认真的对陈学清说的说道。

    陈学清像是信了他的话,嗯了声,跟陈玉一起进了屋子。

    “大哥,郎中怎么说。”陈学清一进屋子,屋子里的人都问到。

    陈学清实在是没有勇气将真相讲出来,正在他犹犹豫豫的不知该怎么开口时,躺在床上的陈四爷说话了:“都别问老大家的了,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你们也别难过,每个人都有这一天的。”

    陈四爷说这话的时候,虽然满面露出因为伤痛折磨的痛苦,眼神里却是平静安然,像是一位智者。

    屋里的人想张张嘴,安慰些什么,却终是无言以对。

    陈玉看着陈南四爷的神色,知道郎中没有说谎,他伤的的确很严重,脸上全无血色,还有几处瘀伤,嘴里不时吐出几口血。

    外伤算起来不是特别严重,致命的是内伤。

    陈玉想了一下,从空间里取出一个一粒琼芝玉露丸,走上前去。

    “玉儿,你来了。”陈四爷忍受着巨大的痛苦,慈祥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

    “四爷爷,前几日我去四姨家时,遇到了一个半仙,他说他和我颇有机缘,就送我了一颗药丸,这颗药能治世间百病。”陈玉将药丸捧在手掌。

    屋里的人看着那粒黑色的药丸,明显有些不大相信。

    陈玉随口编出这么一个理由,见大家不大相信,不由得有些着急,她想着这个时代的人都比较信神,没想到也不全是那么愚昧。

    “你把药拿过来。”陈四爷声色晦暗不明的说道。

    “爹、、、”陈学清想要阻止,却没有说下去。

    “没有什么比现在更严重,把药拿过来。”陈玉赶紧把药递给坐在床边的陈Chun雷。

    陈Chun雷将药丸喂到陈四爷的嘴中,又喂了他一些热水。

    大家都瞪大眼睛看着陈四爷喝药以后的反应。陈四爷声色如常,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

    他只是疲惫的挥挥手说道:“你们都出去吧,我累了。”

    屋里的人招呼着陈四爷好好休息等等,然后都退出了屋子,商量了怎样轮流侍疾。

    陈玉也出了屋子,回到了家里,给陈大宝说了陈四爷的病情和她赠药的事情。

    陈大宝叹了一口气说道:“玉儿,你这孩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你实在不该将那么一颗来历不明的药给你四爷爷,要是没有救活你四爷爷的命,你大伯他们就算不说,心里也肯定会怪你的。”

    “爹爹,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着四爷爷对我极好,我想要他活着。”陈玉一脸歉意的说道。

    “你这孩子、、、、”陈大宝还想说什么,最终却都化作一声叹息

    他问了问陈玉的学习情况,陈玉如实的回答了,又和他说了些小铭儿的趣事。

    这几日,陈大宝和陈赵氏又去采了一次茶叶,晚上大家一起商量了下,决定明日去卖茶叶,然后去牙行买地。

    陈玉和陈大宝来到山水茶庄,这次他们的茶叶是按三百两银子每斤的价格买的,一是茶庄的新茶已经全面上市了,另一方面,这次所采摘的茶叶原料自然是和第一次差的比较远,这个价格也算是不错了,只是陈玉坚持下,这次的茶叶命名为瓦屋毛峰,毛峰和雪芽价格差别大,茶叶的品质自然也差别极大,若是还用瓦屋雪芽的商标简直就是拉低了瓦屋雪芽的档次。

    茶庄里还是有很多人在问瓦屋雪芽,现在瓦屋雪芽的已经是名声大噪,只有高官大户才能喝上,又因为产量有限,很多人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物,瓦屋雪芽已然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了。陈玉想着幸好后来她和欧阳明商量过不让别人知道制茶的人是她,否则肯定会遇到不少的麻烦,凭她现在的能力,就算能自保,也保护不了父母。

    牙行里,牙婆按照陈玉的要求,将符合要求的地都圈了出来,驾着马车依次带他们去看。因为茶树对生长环境的要求比较高,土壤要是酸Xing的土壤,还要气候温和,雨量充沛,湿度较大,光照适中,土壤肥沃,土地有一定的坡度,所以选起来有些困难。

    到了中午,牙婆已经带着陈玉二人看了五六处地了,陈玉都是看一眼就否定了,弄得牙婆都以为他们是看着玩的,可是陈玉那种认真的表情,根本就不像是在玩,而且明眼人一看便知这家说了算的是这个小女孩子,索Xing她就带着他们到处转吧,反正就算最后不买地,也要打赏她酬劳的。

    “小姐,这就是最后一块地了,要是在不合适就没有了。”牙婆拿出她的记事档看了看说道。

    “好,我知道了。”陈玉点点头,招呼让牙婆带着陈大宝转转,面带凝重之色的沿着地四处走了几圈。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个地方发现硝石矿,一般来说,南方产硝石矿的地方比较少。她目测了下,这块地应该有上千亩吧。要是能够买下当然是好,硝石可以治病,还是**,玻璃的主要原料。可是,没有银子呀,种茶树的地肯定是要买的。

    陈玉揉了揉额头,回到马车旁边,陈大宝和牙婆早就等在一旁了。牙婆见她来了,迎上去问道:“小姐,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陈玉上了马车,问道:“这块地怎么卖的?”

    “小姐真是好眼光,这块地每亩八两银子,你看那边带着两个山坡,正好可以种点果树什么的、、、、、、”牙婆立刻发挥她的伶牙俐齿介绍到。

    “算了,不合适。”陈玉见牙婆没完没了了,立刻打断她,牙婆有些气恼的上了车。

    “就没有别的地了吗?置高一点,陡一点都没有关系。”陈玉见牙婆将马车往回赶了,看样子是没有合适的了。

    牙婆想了想,似乎是跑了这么多的路,却没有做成生意,有些不甘心,说道:“倒是还有一处,那块地是挺大的,就是种什么粮食都不容易活,现在几乎都变成一块荒地了,二位要是愿意去看,我们倒也顺路,哪里的野杜鹃现在也该开花了。”

    “你是说那块地上有一片野杜鹃。”野杜鹃是最喜欢的就是生长在酸Xing土壤里,也就是最适合茶树生长的土壤。

    “就是说呀,那地方其他作物种不活,倒是有几株野杜鹃生长的生长的挺好的,每年都会开花。”牙婆笑笑说道:“那块地卖的便宜,以前也有人买了那块地,见种植什么都种不活,就又买了,庄子上的庄户也都走光了。”

    说话间,地方已经到了。

    陈玉跳下马车,只见这块地已经杂草丛生,像是有些年没有种过东西了,从山脚到山顶也不过又六七百米,地势比较开阔,而且坡度也正好适合,她看了看土壤,果然是砖红壤,最适合茶树生长的土壤。

    “爹爹,就买这块地吧,我刚才看了土,和那片茶树林里的土一样,很适合茶树的种植。”陈玉跟陈大宝商量着说道。

    “好,都要听你的。”陈大宝想着自己只要掏钱就好了,反正女儿比较懂这个。

    “小姐,你确定要买这个吗?”牙婆有些意外的问道。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苍山复雪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