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章 再进茶庄

    可是它眼中漏出的悲恸是为了什么?

    不是为了哀求别人来相救,而是为自己明明就是一匹千里宝马,却因为意外死在这深山老林中,永远不可能为世人所知。

    或许它不输于刘备的的卢,不次于吕布的赤兔,更甚至远远胜于曹真的惊帆,但它却时运不济,只能默默无闻的活着,默默无声的死去。

    那一刻陈玉觉得自己读懂了黑马眼中的悲哀,黑马也像是有感应一般,对着她低低的嘶鸣了一声,不再是警惕和怀疑,而是欢喜和感谢,真是一匹通灵的宝马。

    她从空间里拿出紫玉膏对马儿说道:“我给你上药。”

    马儿别扭的点点马头,引得陈玉一阵好笑,心道:我知道你有骨气。

    陈玉将药上好后,又用自己的手绢给它包裹起来。

    药是上好了,可是这附近的草都被它吃光了,等到伤势恢复,怎么的也要三四天。

    这岂不是到时候伤好了,却被饿死了。

    陈玉想到这里,就试着将马儿收进空间,这是她第一次收活物进空间,也不知能不能成功。

    马儿果然进了空间,躺在空地上扫视着四周。

    陈玉也一晃身子进了空间,她抚摸着马儿的脑袋说道:“你乖乖的躺在这里,我等下割草给你吃,等你好了我再放你出来。”

    黑马这次竟然的蹭了蹭她的手心,那发出一声欣喜的鸣叫。

    陈玉听到远远的有人叫着她的名字,她赶紧出了空间,应了一声。边走边割点草扔到空间里。

    陈赵氏已经采好了茶叶,陈大宝背着背篓站在路口,陈玉朝着他们挥挥手中的灵芝说道:“我采到一颗灵芝。”

    “这灵芝还挺大的,就你运气好。”陈大宝宠溺的对女儿说道。

    “好了,我们回家吧。”陈赵氏催促道。

    到了家里,炒制茶叶,做晚饭又是一番忙碌景象,每个人都像是加了发条似得,不停地旋转。

    陈玉也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家庭,二十一世纪的事情恍如隔世。

    大山下的清晨笼罩在云雾中,无心欣赏着翠绿的山色的陈玉一家人,正往抚州城赶去。

    早Chun的茶叶本来就是一天一个价格,他们自然在制好茶叶后,便迫不及待的拿去卖了。

    陈大宝一家人来到山水茶庄,茶庄里已经有几个人在挑选茶叶了。

    “这瓦屋雪芽真是好茶呀,只是瓦屋山这么大,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从采来的、、、”

    “茶是好茶,这价格也太贵了吧,一百五十两银子一两,这简直就是喝的琼浆玉露啊、、、、”

    “你还真别说,这茶还真是琼浆玉露,你喝一遍,就不会再想喝别的茶叶、、、、”

    “就是没货了,可惜可惜啊、、、、、、”

    陈玉刚到门口,就看到几个穿着绫罗绸缎的人在柜台旁边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的热闹。

    店里的小二哥也是个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的主,早就认出了陈玉,立刻展开一个见到金**的笑意迎了上去,点头哈腰的说道:“三位里面请,我去请掌柜的。”

    昨天得低战战兢兢的在前面等着,今天就成了贵宾。这就是差别啊,陈玉坐在茶庄的后院客厅里,边吃着糕点边感叹着。

    陈赵氏昨天还有些不敢相信陈大宝的话,今天确实什么都信了。

    有了今天的经历,她这辈子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

    欧阳明依旧是一身白色的长袍,腰间挂着一块名贵的玉佩。

    他朝着陈家三人拱了拱手说道:“陈先生,陈夫人,陈姑娘,真是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了。”

    “欧阳掌柜不是早就知道我们要来吗?”陈玉不客气的拆穿他的谎话。

    “呵呵呵。”欧阳明大笑,说道:“我的确想到陈姑娘还会来,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欧阳掌柜生意兴隆,日进斗金,人也越活越年轻潇洒了。”陈玉也打趣道。

    欧阳明听了好话,很受用的点点脑袋,心道:这哪里是个十岁的小孩,这简直就是一个商场老手。

    “我们还是看看今天的货吧。”欧阳明换上一本正经的样子。

    陈大宝立刻把茶叶递给欧阳明,欧阳明看了一眼,就吩咐小二下去称重,一切还按之前的价格结算。

    自从欧阳明出现,陈大宝和陈赵氏就自动开启背景模式,欧阳明也知道这里做主的是陈玉,什么都直接跟她说。陈大宝安心的看着陈玉和欧阳明相互试探,陈赵氏确是有些吃惊,这真是以前那个文文静静的女儿吗?

    “陈姑娘,我们签订一份合同吧,以后你的瓦屋雪芽只卖给我们茶庄,这样你就不用担心茶叶的销量了。”欧阳明说道。

    统共就那么几斤茶叶,名气都打出去了,我哪里会卖不出去,陈玉心里想着。

    “我是很想和你签约,但是有个问题,茶树本来就是野生的,产量没法确定,今年我运气好,采到了几斤,要是我明年运气不好,连一片树叶也采不到也是可能的。”陈玉坦白的说道。

    欧阳明像是早就知道这个问题似得,只是淡淡的说道:“我相信陈姑娘的聪明才智一定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我确实想过自己培植茶树,只是就算能够成功,恐怕也是三五年之后了。”

    “姑娘的多番考虑,欧某都已了解,只是姑娘制茶技术独一无二,别人就是采了茶叶,也制不出如此的瓦屋雪芽,只要姑娘同意你所制的茶叶只卖给我一家就可以了,至于价格,我们可以再商量嘛。”欧阳明依旧是一副不急不缓的样子。

    “好,我们可以先签订三年的合同,这期间贵茶庄将瓦屋雪芽六成的收益作为对我的报酬,至于三年之后,我们肯定会成为竞争对手,天朝这么大,还有一些番邦的国家,茶叶的销量自然是不愁的,在这之前,还请欧阳掌柜多多关照。”陈玉将利益计算的很清楚,双方都占了利益,话也说的很坦白。就算我们是竞争对手了,但是市场有那么大,并不会拼的你死我活,反而还可以互相关照。

    欧阳明笑笑,也从心底欣赏这个小女孩子,也不在为难她,当下便让小二准备了笔墨,签订了合同。

    赵玉小心的把合同揣进怀里,这算是卖身契吗?

    陈大宝也拿了银子回来,一共是贰仟零贰拾两,又是一笔大钱。

    陈赵氏买了一包点心,来到钱氏绣庄。

    钱氏绣庄是老板正是陈赵氏的二姐夫--钱岩松。

    陈玉一家人来到绣庄,只见钱岩松正在柜台后面打着盹,那美滋滋地表情好像是正梦到吃满汉全席。

    “姨夫。”陈玉乖巧的喊道。

    钱岩松吓得一抖,正咬到嘴的鸡腿就这样飞了,他哀怨的看了陈玉一眼,像是在无声向她抗议。

    陈玉看着这个长得身子圆滚滚,大脑袋小眼睛的姨夫,觉得他的长相很有喜感,再配上刚才那副神情,很搞笑,不由得开怀的笑了。

    “五妹,大宝,你们来了,快进来坐。”钱岩松看到来人,立刻高兴的说道。

    “我把之前做的绣活交来,最近生意怎么样?”陈赵氏每次的绣活,都是从钱岩松铺子里接出来的,这些年多亏了娘家姐妹的帮忙,她才坚持了下来。

    “哎呀,这个生意不怎么好呀,也就是一些老客户还来光顾,勉强维持的过去吧。”钱岩松也叹着气大吐苦水。

    陈赵氏不说话了,想到二姐家有两个正在书院读书的儿子,也知道他们的日子不容易,但两个儿子都争气,也算是有了生活的盼头。

    古人心中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信念根深蒂固啊。

    “哎呀,别这么干坐着,我让你二姐做饭去。”钱岩松风风火火的准备朝后院跑去。

    “二姐夫,别去了,我们还有点事,先要走了,这次就不看二姐了,你等下告诉她一声就好了。”陈赵氏急忙叫住了钱岩松。

    “那好吧,你改天再来。”钱岩松将绣品的钱结给陈赵氏,陈赵氏推辞了半天,她想着现在有钱了,也不缺这一点了,就不收算了。

    钱岩松确是不知道她的心思,让她赶紧把钱收好,陈赵氏也不好直说,只好收下了钱。

    陈玉又去买了一些漂亮的丝线,她继承了这副身子原主的记忆,自然是会绣花的。

    陈赵氏在她还小的时候就教她绣花,算是一门生存技巧,而且这个时代的生活在底层的女子,要是连基本的女红都不会,那简直就是嫁不出去的节奏,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是自己做衣服,干活时磨破了衣服也要缝缝补补。

    其实她自己也会绣花,说起来那都是前世的事情了,她所在村子的隔壁山上,是一个羌族的寨子,羌绣是十分好看,附近一带的的村民也都有了绣花的习惯,她的同学中也有几个是羌族人,闲暇时也经常见到她们绣花,人小时候总是喜欢模仿别人,渐渐的,她倒是练出个手艺来了。

    只是可惜自从上了高中就再也没有动过针,现在想来,差不多都是七年前的事情了。

    陈玉收回漫不着边的思绪,坐在桌前认真的在手帕上绣着懒羊羊。

    “你怎么绣了这个?”陈赵氏好奇的看着这个长相奇怪,但一眼却能看出是一只羊的图案。

    “我最喜欢想这些古怪的东西,现在我们有的是布,就不怕浪费了。“陈玉镇定的为自己的心血来潮找了个理由。

    陈赵氏慈爱的望着自己的孩子,心里再一次感谢上天给她这样一个懂事的女儿。

    “娘,我还想了一个花样,我绘给你看。”陈玉拉过陷入沉思的陈赵氏,在地上画了一幅兰花图。

    “娘,你看怎么样,漂亮吧。”陈玉一幅得意洋洋的的样子,那表情分明就是一副你快夸我呀的样子。

    惹得陈赵氏一阵大笑。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苍山复雪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