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章 小偷

    吃过早饭,陈玉就催着陈大宝帮她炒茶,陈大宝向来都十分迁就这唯一的女儿,对于他的这点小要求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一番忙碌后,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

    陈玉又简单的给陈大宝说了下部凑,介于条件的限制,陈玉所说的全都是炒青绿茶的制作方法。

    陈大宝按照陈玉的要求,小心的翻炒着茶叶,使茶叶上的水分充分的蒸发,又经过揉捻,作形,烘干等部凑,茶叶已经基本成形了。

    今日陈玉采摘的全都是茶树上最嫩的芽心,茶叶出锅后,依然颗颗饱满,色泽莹润,还散发着淡淡的兰花香气。

    绿茶中以板栗香型最为常见,而兰花香型则特别稀少。

    陈玉拿出瓷杯,泡了三杯茶,端给陈大宝和陈赵氏。

    陈大宝端着茶看了看,绿色的茶丫经过水的滋润,散发出盎然生机,又尝了尝说道:“香气很好,形状也好,就是味道太淡了。“

    陈玉也细细品尝了三口,也许是这个时代的没有化学污染,喝个白开水都觉得味道甘甜,好水才能泡出好茶。她对这个茶叶的味道十分满意。

    至于陈大宝所说的问题,她也是知道的,有些人喜欢喝味道浓厚一些的茶叶,等再过一段时间,茶叶再长大些,她会将粗老的茶叶也采回来。

    今日她采摘的都是茶叶的芽心,是最嫩最有营养的部分,茶叶中的苦涩味极少,反而回感甘甜。味道浓的,都是茶叶中比较老的,像是毛峰等一类是由比较粗老的叶子炒制而成,苦涩味比较重,倒是更加适合一般的庄稼人喝。

    陈赵氏笑笑说道:“我觉着味道不错,还带着一点香甜。不像我每次去你二姨家喝的茶那么苦。”

    陈玉看看外面的太阳,暖洋洋的还带着让人神清气爽的微风,赶紧趁机说:“我看山上有一小片茶树,我再去采些茶回来。到时候我们去集市上试试能不能卖出去。”

    陈玉说的小心翼翼,尽量不露出心中的欢呼雀跃。这样的茶叶,只要遇到识货的行家,定能卖出一个好价格。

    陈赵氏眼神中有些黯然,都是因为家里没有钱,连玉儿都要想办法挣钱:“还是我和你一起去吧,早去了也好早点回来。”

    陈大宝也拿起一把柴刀说道:“我去砍柴。”

    “那好,我们走吧。”陈玉和陈赵氏一人背上一个竹篓。

    三人有说有笑的朝着瓦屋山走去,一路上遇到村里的叔伯,陈玉都有礼貌的朝着他们打了招呼,叔伯们都夸奖她嘴巴甜。

    以前的陈玉Xing格很是温顺,也不像现在这样活泼。陈大宝和陈赵氏都开心的想到,自己的女儿果然长大了,懂事了。

    而陈玉则想到的是,乖巧温柔的女孩子总是更讨人喜欢一些,她也要渐渐的改善她和家人在大家心中的形象。

    陈大宝在半山腰砍柴,陈玉则和陈赵氏爬上了山顶,这座山在周围的高山比起来算是一座比较矮的,饶是如此,陈赵氏还是累得直喘气。陈玉倒是健步如飞。

    “娘,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陈玉将陈赵氏扶到一旁的石头上,趁机给她说了采摘时茶叶时的注意事项,不采老叶,不采小,不采马蹄叶(鱼叶),不采茶果(花蕾、小茶果实),对夹叶则及时采尽。又进行了分工,陈玉专采一芽一叶初展,陈赵氏负责采一芽二叶初展。

    陈玉以前经常采茶,陈赵氏也是一个干活的好手,采摘的起来越来越顺手。

    忙碌的日子时间总是特别快的,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陈玉和陈赵氏的也采好了满满的两背篓茶叶。陈玉还偷偷的折了几枝茶树枝,扦插在空间的空地里,不知能不能成活。

    陈大宝早就砍好了柴,正在路口张望,见她们来了,也担上柴,一起回家去。

    陈玉走的比较快,远远的看到篱笆的小门半掩着,院子里的东西也有被动过的痕迹,门上的锁扭到了一旁,一看就是被人给撬开的。

    这个家徒四壁的家,还有什么可偷的,也不知是哪个不开眼的偷,陈玉将背篓放到一边,跑进屋子,屋子里更是一团乱七八糟,连昨天没有吃完的兔子和半包点心都被偷走了。

    “娘,有小偷进了我们家。”陈玉跑出去接过陈赵氏背上的背篓。

    陈赵氏跑进屋子里,到处翻了翻,除了几斤粗面,什么也没有翻出来,她扶着墙一阵低低的抽泣。

    陈大宝也黑这个脸,眼神中尽是愤恨,一巴掌打在屋子里那条原本就摇摇欲坠的三腿桌子上,桌子拍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整个家里笼罩着沉闷的低气压,谁也都没有多话。

    陈玉将陈赵氏扶到一旁的凳子上坐下,陈赵氏抽噎着说:“这可怎么是好,家里的所有钱都被偷走了。现在只剩下这么一点粗面,可让我们一家人怎么活呀。都怪我,要是我留在家里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娘,这怎么能怪你啦?要怪就怪那贼。”陈玉拿出手帕给陈赵氏擦眼泪,细声的安慰着她。

    “我找他们去。”陈大宝气氛的说道,健步如飞,一晃眼就消失在门口。

    “爹爹”陈玉对着陈大宝的背影大声喊道,陈大宝哪里会理会她。

    “娘,爹爹他?”陈玉没有明白陈大宝到底去哪里了。

    “都是你NaiNai,除了她我想不出来还有别人,这么多年了,她真是一点都没有改变。”陈赵氏带呜咽着说道:“你七岁那年,院子里苹果树上满满的挂了一树苹果,你天天围着苹果看啊,我都说等苹果熟了,我们拿去卖钱,所以一个都舍不得吃。可是那天我们去你外婆家一趟回来,就看到树上的苹果一个都没有剩,连苹果树的根都被翻起来了。你说她怎么就这么狠,都说有报应,我这辈子没有做过一件坏事,怎么就要遭这么多罪?”

    “娘,你不要哭了。善恶不是不报,是时间未到。”陈玉的记忆中也浮上了那段往事,那天下午,她和陈赵氏趴在那棵苹果树上大哭了一场。现在想来还能感受都一阵心酸。

    陈赵氏又是一阵诉苦,像是要把积累了多年的伤痛和悲愤都发泄出来。陈玉听着,也跟着落下了眼泪。

    “玉儿呀,以后你嫁人,我一定要好好相看。”陈玉不明白这怎么又扯到她的身上去了,但依旧顺从的点点头。

    陈玉安抚好陈赵氏,就出门去找陈大宝,刚到门口就看到陈Chun雷在篱笆外面徘徊。

    “Chun雷,你怎么在这里?”陈玉的声音吓了陈Chun雷一跳,当他看清楚人时,才将陈玉拉到一旁,小声的说:“玉姐姐,我看到你NaiNai和二婶从你家拿走一大包东西,你不在家,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你。”

    陈玉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了,谢谢你,Chun雷。”她本想摸摸他的脑袋,可是想到自己和他是同龄人,就改为拍肩膀了。这个小孩虽然从前经常联合别人来欺负她,但自从上次被他打了脑袋后,他一直努力的在赎罪,也算是一个有担当的男子汉。

    “我先去找爹爹了。”陈玉收回手,朝着村子东面走去。她的NaiNai陈朱氏一家住在村子的最东边,那是一座宽大的院子,比起陈玉家的家徒四壁,哪里简直就可以算是豪宅了,就是在整个陈家庄来说,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豪宅了。

    远远的就见一大群人围在院子前,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还有一个尖细又富有穿透力的声音,一听只知道是陈朱氏的。

    陈玉加快了脚步,争吵的声音也随之听得更加分明:“你说我拿了你的东西,有谁看到了,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啊、、、”

    “这饼上,兔子上写了你的名字了吗、、、、、”饶是陈玉两世为人,也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

    陈玉从人群中挤到前面去,就见陈大宝脸红脖子粗的站在哪里,吵架这件事情,女人永远不是男人的对手,陈大宝愤恨的说道:“你有什么冲着我来,别去为难玉儿她们母子。”

    “你这个不孝的逆子,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你不知道拿钱来孝敬我,还来气我,早知道有今天,我当时就打死你了、、、、”

    “我就没见过你这么没出息的人,真么多年了连个儿子都没有,我看你以后要绝户了、、、”

    陈玉听着越说越是严重了,她知道在这个时代,没有儿子就意味着以后临终了都没人摔盆引魂,也没有人供奉香火,有着断子绝孙的意思,真是想不明白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她怎么就能说得这么狠。

    "NaiNai,你还是为自己留点口德,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陈玉站在人前大声的说道。

    “你这些年做的事情,是对是错,各位叔伯婶子,兄弟姐妹们心里都有数。我们一家人是怎么对你的,你又是怎么对待我爹娘的,我心里有数。”陈玉拍了拍胸口继续说道:“你睁大眼睛看着,看看这世间是不是有报应,看看会报在谁的头上。”

    陈玉的话掷地有声,都是邻居,大家自然也清楚陈朱氏的为人,是非对错也自有定断,只是没想到陈玉这个平时温顺乖巧的人,今天也会这样凌威不惧,还有这样压迫人的气势,难道真的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肯定是这样了,大家心里想着。

    陈朱氏虽然还是厉声厉色,但终究是没有了先前的气势,这个时代的人最相信鬼神之说,她多少有些心虚,而且陈玉那个死丫头如今也完全不受她的控制了。

    对于这种泼妇,你不去理她,她自然就没有了气势,而且撒泼吵架也不是陈玉的长项,她安慰了陈大宝几句,拉着陈大宝出了门。

    见陈大宝陈玉走了,陈朱氏像是斗胜的公鸡一样,昂首挺胸的站在门口,得意洋洋的看着围观的人散去。

    陈二宝,陈三宝和陈小宝们是万不会参合他们吵架的,陈老爹也供着背,灰头土脸的躲在一旁。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苍山复雪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