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节:青山

    无巧不成书?

    宁无心勾了勾唇,侧着头看着透入窗棂的微光,一时出了神。

    一晃,小院大门“咯吱”一声,稳重步伐隐与绵绵春雨声相合。

    没片刻,敲门声再次响起,是宁老婆子的徒弟,专门照看药铺生意的陆青山。

    汉子敦厚不善言辞,每日打烊回家,却都不忘给她捎带一小包镇上有名糕点铺的甜食果子,给她去去苦药味。

    五百年前的宁幽倒是十分感动,也很是亲近这位青山叔。

    而今,面对门外的关切问询,宁无心自不可能“无动于衷”,不同刚醒来时的干涩,她此刻病恹恹嗓音中带着软糯与一丝矜持的喜意,“青山叔,今天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

    半天的时间,足够宁无心完全掌握这小镇“古怪”的方言。

    门外的敦厚汉子闻言似是松了一口气,十一二岁,到底还是半大的孩子。

    “自是,阿幽快些起身,否则,青山叔可偷偷吃光了。”汉子笑着让宁无心收拾一番,飧食早已备好,只让她早些起来,好让祖母把脉,开新药方,抓药熬药。

    实在周到,让人不禁心生“暖意”。

    “青山叔可别都吃了,阿幽这就起身……”娇俏亲昵中带着一丝含蓄。

    一门之隔,宁无心看不到门外,陆青山那关怀备至的眼睛深处藏着的一抹愧疚,陆青山自也看不见宁无心软糯喜声背后,隐藏在幽暗角落中眸子闪动的冰冷寒光——

    宁无心收拾了一番,戴上抹额,手套才离开房间。

    这抹额是三个月前她病倒后,陆青山特意给她寻来的上等狐皮让人给做的;手套则是宁老婆子的手笔。以往宁幽觉得不必要,早早压了箱底,现下被宁无心翻了出来。

    一则眼下她着实是弱不禁风,自是要全副武装,省的给人机会。

    二则一会儿宁老婆子要给她把脉,若不这般,怕是掩不住墨蝉的秘密了。

    捏了捏掩在手套下拇指盖大小的墨蝉,宁无心走出房间。

    院子微暗,堂屋灯火通明。

    绵绵雨幕对面,一老妪抱着汤婆子,坐在堂檐下研磨着药材。

    神情严肃,却让人瞧出慈悯之色。

    这一幕,宁无心看得恍惚。

    若非后来发现她“天生弱症”,跟所用之药皆有问题,自己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曾经严厉,却一心为她好的祖母,有鬼,堕入魔道后更不会去暗查,最终发现她竟也是棋盘中的一环。

    而这一环,又实在是太精妙了,她几乎已经是被瞒过去,或者说,曾经的宁幽深信不疑。

    一如这场春雨,随风悄然而至,又在不知不自觉中滋润万物的生长……

    滴水不漏。

    “演的真是好……”宁无心无声地嗤笑着。

    走路如弱柳扶风,这是前世她较为惊悚的一种姿态了。

    矫揉造作,每一步都能走的一身鸡皮疙瘩。

    可有什么办法呢?她一个“天生弱症”的病秧子,走起路来,连腰都挺不直,还莫说,她方才硬生生站了两刻钟,到此时两腿早就酸疼的紧,不如此,还能如何呢?

    唯一的好处是无须刻意伪装了。

    眼神很自然的流露一种含蓄孺慕,病殃殃唤了一句“祖母”,得到宁老婆子轻微点头。

    老人家从头至尾都没有抬起头,似是所有心思都放在了手中药材的研磨上。

    宁无心很庆幸宁老婆子对她的严厉,使得“祖孙”二人虽有孺慕之情却也略显生疏,是以,她这种表现与以往没有什么差别,连最为了解她的陆青山都找不出问题来。

    其实宁无心从未见过宁老婆子用晚饭,以往听说是过午不食,后来才知道……修仙之人岂会陪着她吃这些充满了杂质的粗茶淡饭?想着这些,却冲着陆青山亲切一笑。

    飧食简单,一切都依照她的身体所需准备。

    为了照顾她的身体,饭桌底下放有一炭盆,露出微弱的火光,叫人暖洋洋的。

    几百年没有吃过俗物了,宁无心也不嫌弃,也轮不到她嫌弃,这身体本就弱,再不吃,都不用李长风等人动手,她就可以直接饿死了。而距离她踏入修途,她想,她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这小镇诡异,暗藏着一座大阵,禁绝了道法,除了特定的几个地点外,皆无法施展。

    也就是说,就算是宁老婆子身为灵台境大能,在此地,跟凡人几乎没两样。

    饭后陆青山收拾,宁老婆子终于走进了堂屋。

    把脉时,宁老婆子见到宁无心套着的手套,也只是多看了一眼,没有怀疑什么。

    一刻钟后,宁老婆子开了新的方子,并慎重看着她道,若是这几天还没有起色,便派陆青山去外地请她师门的后辈名医了,她到底是女流之辈,没办法接触到真正的医术传承。

    这指的就不单纯是她“高烧反复三月”这事儿了。

    宁老婆子有先见之明,上一岁就曾提及此时,却因为着孙女的“身体”着想,无法长途跋涉,且上一年“稍有好转”,就暂且压下不提了,只可惜三个月前又遭了难。

    这一次,请名医进山是板上钉钉。

    严厉的慈爱,慎重,喟叹,这些情绪与波动恰到好处,谁也怀疑不了什么。

    这番话,这副做派,莫说宁幽,就是宁无心都能感受到那种对后辈的浓浓关切……只她活了几百载,到底不是宁幽了,关怀有,不是假的,可还有一种“疏离”与“取舍”。

    说到底,她们并非真正的血亲,她不过是一个战争遗孤罢了,父母早就不在人世了。宁老婆子对她有感情吗?有,可相比于她与布局者的交易,这点感情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至于交易什么,宁无心暂时没时间去在意了。

    宁老婆子道出的这番话,一如前世。

    大概在半个月后,陆青山出了趟远门,又一个月后带回了宁老婆子“师门”后辈。

    诊断结果并不重要了。

    彼时的宁幽只知道这巴掌大的小镇物资贫缺,各方面的条件都很落后,若是想彻底治好弱症,只能离开。她也只能是听从长辈的安排,跟着来人前往宁老婆子的师门。

    这跟宁老婆子对宁幽的嘱咐一般无二。

    纵然诸多“不舍”,可终了,宁老婆子还是忍痛将宁幽送走,说是等到她处理好小镇上的事情就去找她,结果宁幽等到的是宁老婆子半途遇到匪徒惨遭杀害,陆青山重伤不治的消息。

    就连陆青山在送达消息后不久,也因伤及根本,养了半年不到就撒手人寰。

    宁幽因此昏厥了两次。

    思及此,她心中又是一阵无声的讥笑。

    之后,宁幽的道途就大概跟那些话本子中的主角差不多了。

    花了两年的时间调养好,因“久病成医”,她主动加入了俗世百草门,在一次采药过程中遇到危险,闯入了某个“仙人”洞府,得到机缘踏入道途,走入修真界。

    后拜入南烟一个二流宗门,起初因为年纪太大而被嘲笑,却在称量资质时一鸣惊人。

    修真之人,根骨为重,无根骨者无缘仙途,而根骨又有着不同层次的区分。

    根骨之重九鼎为极,十鼎为尽。

    平常修士根骨仅有一二鼎重,在场之人根骨最重者也不过五鼎六鼎。

    宁幽根骨却重逾七鼎!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清骨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