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六回:打得好

    上回说到,一大一小两个小人扭打到一处,那年纪稍大的小胖子被粉团子似的女娃儿压在身下,打得两眼青黑,鼻管冒血。

    场中那些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好事之徒,纷纷吹着口哨鼓起掌来。

    那男孩也不是面捏的人儿,听到有人喝倒彩,血性一起,挥着一双胖手朝沐昭抓来。

    到底是男孩子,力气本来就大,奋力之下更是了不得,沐昭顿时感觉到脖子上一阵火辣辣地疼,用手一摸,才发觉自己居然叫他抓出血来。

    围观众人瞧见那瓷娃娃般可爱的小人儿被抓出几道血淋淋的口子,那血顺着颈子直往领子里淌,纷纷不忍;几个年纪大点的弟子走出来,准备劝架。

    却说沐昭本就是个臭美的,看自己脖颈上被抓出好几条印子,只怕是要留疤,登时气疯了,再不管三七二十一,大骂道:“狗东西!你死定了!姑奶奶我今天非打得你爹都不认得你!”

    说着攥起小拳头,噼噼啪啪朝着小胖子脸上招呼,直打得他用手护住脸,不住干嚎。

    忽然一声暴喝传来,场中弟子均觉得脑内一震,那沉若洪钟的声音喝道:“住手!”

    原来竟是执法堂的人被惊动来了。

    ……

    泠涯甫一走进执法堂,就瞧见自家小弟子抱着红绡不住流泪,脖颈上几道血糊糊的口子,好在已经止住了血。

    饶是他百年来一直修身养性,见了这场景,也忍不住翻腾出满腔怒意来。

    他朝执法堂长老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便不再理众人,直直朝小徒儿走去。

    走到近前用神识一扫,原来那红绡受了不小的伤,蜷在小人儿怀里低低哀叫。

    他见小人儿哭得伤心,用手覆住红绡,输入灵气;不一会儿,那狐狸便止住叫声,转着脑袋四处乱看,瞧着精神百倍,已是好了。

    沐昭见红绡被师父医好,瞬间止住眼泪,摸了摸它的头,抬起头冲泠涯小声道:“谢谢师父。”

    泠涯只看了她一眼,没有搭话。

    沐昭咬了咬嘴唇,知道他这是生气了。

    玄斌子瞧见泠涯走进来,只跟执法堂的人打了声招呼,便赶着忙着去瞧他那扮猪吃老虎的徒弟,竟是连看都没看旁的人一眼!两人同是元婴修为,他居然如此目中无人!心中不禁大怒,一张脸登时黑得如同锅底。

    他冲着泠涯大声道:“泠涯真君,你那好徒儿将我两个弟子打成这样,该如何说道?!”

    说着扯过自己徒弟,将兄妹二人推到众人跟前。

    泠涯低头一看,见那玄斌子的两个徒弟俱是练气二阶,满身狼狈。一个周身泥点子,哭得正伤心;一个双眼乌青,脸颊上好几块青紫斑痕,鼻血都还没来得及擦干净。

    他勾勾唇角,淡声道:“玄斌真君,你这两个弟子均是练气二阶的修为,又比我那不成器的徒弟大,怎地会被我那徒弟打成这样,莫不是弄错了?”

    玄斌子听他卖乖,一口气哽在胸口——到底是自己徒弟不争气,居然被一个年龄比自己小,修为没自己高的小丫头打成这样!便是有理也没脸多说什么,只气得一张老脸通红。

    执法堂的长老见两位元婴真君杠上,悄悄抹了把汗,赶忙站出来打圆场,只说是小孩子间玩闹,下手失了分寸,一副各打三十大板的油滑架势。

    开玩笑,两个都是元婴真君,其中一个更是凭借一己之力将血魔杀得片甲不留的煞神,谁都不能得罪。

    饶是执法堂向来以秉公执法铁面无私著称,遇到这种情况,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玄斌子却是不依不饶,非要讨个说法,直吼着要按门规处置,以儆效尤。

    泠涯听了,沉下脸来。

    按门规处置,便是要挨鞭子,一个打架斗殴、一个不敬学长,两个罪名扣下来,那小人儿非得脱下一层皮不可。

    他十分了解自己这徒弟,她性情善良敦厚,为人正直,从不会仗势欺人;即便是对着揽月峰上一众杂役,也是一团和气,从未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摆修士的架子;就连贴身服侍自己的两个纸人幻化的小童子,她也多加关照,有几次还瞧见她偷偷给那小童子塞糖吃。

    虽然有时候觉得自己这个徒弟善良过了头,牵绊太多,于修炼一道上多有阻碍,但是打心眼里,他是很欣赏她这份纯净无垢的赤子之心的。

    今天听人前来禀报,说他的弟子将人打伤,他也是好一阵诧异。但假若没有理由,她绝不会与人发生争执,更不可能动手伤人。

    他沉着脸,环视屋内一圈,指了一个站在一旁不出声的弟子,淡声道:“你来讲,是怎么回事。”

    那弟子吓了一跳,他不过看了场热闹,喝了几声倒彩,便被喊来这执法堂。看着传说中的泠涯真君那张面无表情地谪仙般的俊脸,他结结巴巴把前因后果讲了一遍。

    讲到那沐昭骂小胖子是玉帝老儿亲生,突然一阵豪放地大笑声传来,玄斌子黑沉着脸回头,瞧见来人是无名峰的峰主沈放,一张脸更黑了。

    泠涯对着沈放行了个道礼,示意那弟子继续说。

    那弟子又说到沐昭骂那小胖子是个狗东西,直说要打得他爹都不认得他……

    沈放听了,笑得更是大声。

    玄斌子冷笑一声,阴阳怪气道:“泠涯真君,你这位徒弟当真好教养!”

    泠涯慢慢回道:“你那徒弟小小年纪便懂得辱骂长辈,岂非教养更好?”

    玄斌子一哽,道:“那她也不该将我徒儿打成这样!”

    泠涯的嘴角冷冷一挑:“打得好。”

    玄斌子呆住了,沈放也愣了一下,其他人不敢说话……

    玄斌子反应过来,气道:“你……你说什么?”

    泠涯淡淡重复了一遍:“我说,打得好。”

    在听到那小子放冷箭用术法伤人时,他便已怒火中烧。

    小人儿才几岁?若不是反应快,这会儿只怕早已被捅个对穿。

    玄斌子气得讲不出话来,沈放饶有兴味盯着泠涯瞧,其他人更是默不作声,静静围观着这场好戏……

    原来那瞧着冷冷清清的泠涯真君,竟是这样护短。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江屿湖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