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067章犯贱自受

    他的眼神还是那么轻浮放肆,大咧咧地坐下,“江涵娇,给我上十个肉串,十个菜串!”

    干净的笸箩里倒是还剩了不少菜串肉串,再卖二十串也足够江涵娇和江家父子吃一顿。

    但是江涵娇呢,不吃油糕不沾油手,她就不想赚孙二旺的钱,“打烊了!”

    一旁的江家父子也附和说正要关门呢,孙二旺动作极为夸张地从怀里摸出来荷囊,掏出一两银子放在桌子上,眼神越发轻佻。

    “江涵娇,我不吃霸王餐,先给钱行了吧?你过来找零吧,我还有别的话对你说。”

    说实话,要是君昱胤来吃水煮串的话,不用给一个铜板儿,江涵娇也会笑脸相迎,至于孙二旺,即便是先付钱,她也懒得理睬。

    “孙二旺,实话告诉你,我嫌你人脏不招待你,听得懂人话就马上滚!”

    孙二旺原本想趁着江涵娇给他找零时,抱住江涵娇,直接抱到店外面,嚷嚷说江涵娇摸了他而故意勾搭他。

    那样江涵娇有嘴也说不清,江家父子说什么也不可信,最后闹大了,江涵娇要么嫁给他,要么赔给他一两银子,他天天这样闹,就不信江涵娇不乖乖服软。

    此时此刻,江涵娇不上当,孙二旺如意算盘落了空,正琢磨着下一个祸害江涵娇的伎俩,从外面闯进来一个人,胡屠夫。

    他朝江涵娇咧嘴一笑,露出了满嘴黄牙,江涵娇马上膈应得胃里一阵翻腾,低下头干呕。

    孙二旺见状,大为恼火,连那一两银子都顾不得收起来,抡着小拳头冲过去,砸到胡屠夫脸上一拳。

    胡屠夫趔趄了一下,随随便便一推搡,孙二旺就摔了个坐蹲儿,他顺势抓起来桌上的那一两银子就跑了出去。

    “江涵娇,你咋不追胡屠夫?我在你店里丢了银子,你就得赔我!”

    孙二旺站起来,揉着腚,痛得龇牙咧嘴,还不忘耍赖充大爷,江涵娇瞅瞅江铎,再瞅瞅江月楼,摊摊手。

    “谁看见你丢了银子?我们都没有看见啊,只看见一条癞皮狗丢人现眼!”

    江家父子一起笑着附和是啊是啊,孙二旺一看从江涵娇这儿捞不到好处,也顾不得腚疼,拔腿跑出去追胡屠夫。

    江月楼赶紧插上了店门,三人边吃水煮串,边透过纱窗看外面的免费热闹……

    拿了银子的胡屠夫被孙二桃拦下,说着什么,孙二旺追了上去,蹦跳起来,揪住了胡屠夫的发髻,拼命薅。

    胡屠夫吃痛转过身,搂抱住了孙二旺细麻杆儿似的腰,用力一拖,两人就跌滚到一起,厮打起来。

    孙二桃一身的脂粉味儿熏人欲呕,发髻上插着的那支杏粉绢花簪子随着她蹦来跳去而摇摇欲坠。

    她不停地叫着胡哥哥,二哥,眼见两人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眼见两人的脸上都挂了彩,她大声喊人。

    路过的两个衙役闻声赶过来,将这三人都带回县衙问话,知县之下的县丞和主簿就是挣着白菜钱,操着没完没了家长里短的心。

    县丞问,这三人答,主簿做笔录……

    简而言之就是这些天孙二桃天天都到胡家肉铺串门子,和胡屠夫勾勾搭搭。

    孙二旺趁机占便宜,在胡屠夫不注意的时候偷走猪肉以及洗好的头蹄下水,然后将这些东西卖了银钱。

    胡屠夫反应过来后,找孙二旺算账,孙二旺就是一个字,躲,最终今天在江家医馆被胡屠夫逮了个正着,抢走了一两银子。

    县丞估算了孙二旺所偷猪肉等等的价钱,一两四百文,于是吩咐衙役传话给孙梁和窦七丫,再拿过来四百文赎人。

    孙梁夫妻很快带着四百文来了,孙二旺白忙活了一顿,自是不甘心。

    他佯说被胡屠夫揍得心疼肝疼各种疼,要求胡屠夫给自己出抓药钱。

    县丞和主簿一看孙二旺和胡屠夫脸上都挂了彩,至于“内伤”,两人被衙役押着走了那么老远来到县衙都没有“内伤”发作,应该仅仅都是皮肉伤,所以不支持孙二旺的赔偿要求。

    为了防止两个人再厮打起来,分别由衙役押着,胡屠夫走正门,孙二旺等人走侧门。

    一路上孙二旺大放嘴炮,声称不出三天就干翻了胡家,让胡屠夫扛着一扇猪肉上门磕头道歉。

    孙梁夫妻听得过瘾欢畅,衙役暗骂孙二旺不过是个吹牛不跟牛商量的无赖而已。

    再说孙二桃还惦记着做屠夫娘子呢,所以一路屁颠屁颠地跟着胡屠夫,一声声地叫着胡哥哥,说着她二哥孙二旺的各种不是。

    回到了胡家肉铺后,孙二桃还不走,各种搔首弄姿,各种哔哔叨叨不休地嘘寒问暖。

    胡屠夫去后院厨房的灶膛里掏了把草木灰,将脸上流血的地方敷了草木灰。

    鬼迷心窍之下,孙二旺从后面猛地抱住了胡屠夫,还哭哭啼啼说千错万错都是她二哥的错,胡屠夫不该对她凶巴巴的。

    毫无悬念,胡屠夫顺理成章地和孙二桃滚到了一起,事后,两人还没穿整齐衣服,孙二旺带着孙梁夫妻闯了进来。

    孙二旺的意思是既然捉奸成双,那就去县衙要个说法而得一笔赔偿。

    孙梁夫妻寻思着是孙二桃送上门而孙家不占理,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扬,只要胡屠夫娶了孙二桃,这事儿就算完。

    报复的快意,再加上那么一丢丢的内疚,胡屠夫答应了这门亲事,声称愿意出八两聘礼。

    孙家所有人,包括孙二桃一听都不乐意了,质问胡屠夫肯出十两聘礼娶江涵娇,凭什么轮到孙家这儿就打了折扣。

    胡屠夫自认有钱是大爷,没好气说孙二桃身高脸蛋身材都不如江涵娇,更没有江涵娇会赚钱的本事,自然是没有江涵娇值钱。

    孙梁夫妻和孙二旺一合计也是这个道理,再说了,如果他们不答应这门亲事,而胡屠夫的娘阎氏将这个茬儿嚷嚷出去,那孙二桃就等于臭在了家里。

    而且,孙梁夫妻和孙二旺趁热打铁而拿了四两现银,还说孙二桃是被迫嫁入胡家,孙家因此没有一个子儿的嫁妆。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伊莲摇青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