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063章和解

    “大为,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江涵娇打我的婆子不说,还打了我堂弟卫朝风,她还诅咒我这辈子生不出来一儿半女!”

    凌大为本以为夫妻相敬如宾好几年,本以为卫芙蓉在外面也会谨言慎行,会给足了他面子而不再给他添乱,但是这个女人与村野泼妇无异。

    “涵娇,帮为兄拿过来笔墨纸砚!”

    凌大为话音刚落,江月楼捧着笔墨纸砚进来了,前店这么大的动静,他在屋里早就听了个清楚。

    因此他守在前店后门那儿关注着事态发展,这一路看下来,一直是江涵娇轻松虐渣儿,不善于干嘴仗,也不善于掇耳光的他先前也没必要现身。

    卫芙蓉还以为凌大为要写个查封江家医馆的文书呢,没想到她等来的是盖了凌大为私人印章的一纸休书,一式两份,给了她誊写的那份。

    凌大为休妻的理由简单明了……不孝有三而无后为大,卫氏入门多年无所出,无贤无德等等之类。

    一干丫鬟婆子以及卫朝风都吓得面如土色,卫芙蓉更是噗通跪下,跪爬过来想央求凌大为收回休书。

    凌大为阴着脸吩咐衙役将卫芙蓉带回去,收拾一下后连带休书一起送回卫家。

    接着,凌大为温言温语安慰了江铎江涵娇几句,坐轿子匆匆离去。

    江家父子大呼痛快,而江涵娇想得更多,凌大为休妻如此雷厉风行,根源在于这儿男尊女卑而女人无地位。

    那她鉴于此更得狠狠攒钱,同时借着医术树立社会地位,那样才能活得滋润。

    再说君昱胤喝完了鼻炎汤,差遣去东坪县打探的人手也回来了,整个东坪县的江姓人家盘查下来,没有江涵娇这个人。

    尽管如此,君昱胤还是不舍得动江涵娇,杀了江涵娇而免除后患很容易,但是他却再也不会遇见如此心动的女子。

    一想到这儿,他就绝望得生无可恋,又熬心熬肝地观望了两天,江涵娇依旧那样。

    天天都是买买买,卖卖卖,丝毫也没有鬼鬼祟祟而可疑如细作之举,君昱胤懊悔得肠子都快纠结成了麻花辫。

    就算是心上人是哪个邻国的细作,她一个弱女子也戳不破天,也不能把他咋地。

    这天半下午,江家人都上了街,江铎和舍梨嬛去书肆拿抄写纸张,江月楼去书肆看书,江涵娇采购食材等等。

    第一个回来的是江涵娇,她累得够呛,根本就没注意小店换上了一块醒目的木匾额,燕杏春,寓意燕地杏林春满,正是君昱胤的笔迹。

    两个送柴禾的汉子如数拿了钱后相随离开,江涵娇打算歇会儿再拾掇买回来的食材等等。

    刚才进堂屋放食材等等,江涵娇听任笨笨进了里屋,此刻她一进屋就习惯性地去炕头找笨笨。

    没有!

    这时,笨笨喵了一声,江涵娇才发现一袭黑色锦袍的君昱胤跨坐在炕尾。

    笨笨卧在他大腿上,他手上给笨笨顺毛,一对琥珀色的眸子却盯着她,无波无澜。

    这个人,她喜欢不起,“燕王爷,我用你的人手卖洗面奶,那么在每月月底,我会按照市面上的价码付人工这方面的费用,你没别的事儿可以走了。”

    君昱胤今天没有用玉冠束发,仅仅用一根黑色缎带将头发梳绾成髻,简单清爽如古装剧里的慵懒男主角,“涵娇,你就这么急着想和我划清界限吗?”

    从水缸里舀了半瓢水,倒在木盆里,江涵娇搓摆了几下毛巾,擦了擦汗津津的脸,语气没有喜怒情绪,“燕王爷言重了,民女一直守着泾渭分明那一线!”

    君昱胤将笨笨放到油布上,努力保持情绪稳定,“涵娇,我说话不过脑子是我的错,但是你已经不理我好几天了,也折磨我好几天了,你再这样冷颜冷色,我真的会失控!”

    眼见君昱胤双眸浮起焦灼,江涵娇提步就往外走,君昱胤动作更快,长臂一捞,就将她捞入怀里,声线很低很无奈。

    “涵娇,我鼻炎症状一点也没有了,不会传染上你的,你别挣扎啦,你再挣扎,我怕你受不了我情绪崩溃的后果。”

    大白天的,这算怎么回事,江涵娇当然是继续奋力挣扎,君昱胤抱着不放,却也不敢太用力,心上人细胳膊细腰的,他稍有不慎不得扭断了。

    “江涵娇!你得清楚一点,君昱胤是这片地儿的王法,大不了本王此刻要了你,然后把你安置在燕王府,可是那样,你只能做我的妾室,我从一开始就不舍得委屈你,傻姑娘,你懂我的心思吗?”

    如是,江涵娇不敢挣扎了,没错,君昱胤如果睡了她,那她也没地儿说理,好汉不吃眼前亏。

    心上人安安静静地在他怀里,君昱胤情绪平复了许多,他好希望时间就此停顿不前,他就这样抱着她直到地老天荒。

    “涵娇,我对你说过的话都有效,你别想着嫁给别人而避开我,只要你敢答应上门提亲的哪个男人,我就毫不犹豫出手圈养你,目前为止你做得很好,涵娇,我喜欢你,我爱你,为了和你守在一起,我已经提前推进了人生计划,不会让你等很久的!”

    登门提亲的那一个个男人心里的小九九,江涵娇心里清楚得很,她自是看不上,而眼前的这个,喜欢不起又得罪不起,头疼。

    在瞭望角里美若冷梅弱柳的心上人如此乖顺,君昱胤成就感满满的,用力搂了一下松开,“涵娇,我没舍得用太多的力气,没弄痛你吧?”

    少年垂首时,眸光温暖煦然,干净澄澈,再加上言行又这么傻,这么霸道。

    江涵娇忍不住少女心摇荡了一下,如此专情的豹子真的不多,可遇而不可求。

    “我没事儿,你赶紧走吧,大白天的,传出去好说不好听,毕竟你我都是要脸的人!”

    心上人终于对他又和颜悦色了,君昱胤俊颜上泛起来暖阳潋滟般的微笑。

    “涵娇,你这态度就是告诉我,你不生我的气了,太好了,天晴了,我未来的燕王妃不生气了!”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伊莲摇青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