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058章留啥遗言

    “你不想午睡的话,那就现在出发,你拾掇一下,我去厨房让李厨子灌三葫芦冰糖绿豆汤,以备在路上渴了喝。”

    大中午骑马热得很,颜靖请江涵娇一同坐马车,江涵娇婉拒,真实的理由没脸说给谁听。

    并未和君昱胤确定恋爱关系的江姑娘,此刻没来由的作想,半路上极有可能会遇见君昱胤。

    那时,君昱胤看见她和他朋友颜靖同乘一车,他肯定会不高兴,其实马车里还有个颜无疾,江涵娇真是矜持过了度。

    江姑娘完全是因为在乎君昱胤才如此注意尺寸,宁愿晒日头流汗。

    一路上,江涵娇脑补出来若干个应对套路,但是到了现场,都没有派上用场。

    颜靖一瞧君昱胤的屋门口空无一个手下,他压低了声音,“涵娇,你如果不怕死,那你就去敲门吧,我和无疾回屋歇会儿!”

    因为喜欢才在乎,江涵娇不撞南墙不回头,她目送颜家父子回了屋,缓步走到君昱胤屋门口,轻轻叩门三下。

    里面毫无回应!

    醋火燃烧!

    江涵娇总觉得君昱胤正在和那个女人做不可描述的事儿,她必须要目击现场而让自己彻底死心。

    因此,她再次叩了一下门,接着一拉屋门,里面没插门闩,竟然被她拉开了。

    她刚刚闪身进入,眼睛还没有适应屋里的昏暗,一个黑影射过来,君昱胤的怒喝陡起,“滚!”

    如此猝不及防,惊得笨笨一个激灵,从江涵娇的臂弯里蹦下去。

    砸在江涵娇身上的是个软枕,她倒没有多痛,但是,君昱胤的冷酷威慑如冬季的凛冽西北风,攫住了江涵娇的喉咙。

    厚重的窗帘遮得严严实实,衬得床榻那儿更昏暗,床帏低垂着,江涵娇看不清里面。

    因为那个女人在里面,她不请自到而打扰了他们完事后的宁静,所以他如此恼怒无状。

    他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旧情复燃,此刻更是厌恶任何人,包括她进来打搅也是一样,呵,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笨笨猛地喵了一声,蹦到了窗台上,用爪子扒拉了一下窗帘,随之一丝亮光透进来,屋里影影绰绰的。

    江涵娇眼尖,看见床帏那儿只有一双男鞋,她霎时间打消了转身离开的念头,轻唤,“君昱胤!”

    床帏里面顿时一阵翻腾,君昱胤探出来脑袋,声线染了惊喜,“涵娇?是你啊!”

    接着,君昱胤又猛地缩回去脑袋,隐忍着痛苦的情绪,“涵娇,刚才我失态了,对不起,你走吧!”

    既然这屋里没有其他女人,江涵娇自是不会走,她走到窗户边,拉开了窗帘,缓步走到床榻那儿。

    “君昱胤,你一个大男人大白天的钻里面干啥呢?见不得人?”

    说着,江涵娇探手拉开了床帏,君昱胤马上翻身背对着她,语气透着极致悲戚。

    “涵娇……我生了怪病,对不起!我不能再喜欢你了,你走吧,反正你人美又聪明,不愁嫁个好夫婿,还不用苦巴巴地等上八年!”

    一时间,江涵娇又好气又好笑,刚才还刚硬如铁来着,这会儿却像个被家人遗弃的小孩子似的。

    “燕王爷,你别自作多情好吗?你是我发家致富这条路上的贵人,看在这个份上,我才关心你而已,手拿过来,我先把把脉,你先坐起来!”

    但是君昱胤一动不动,他在心上人面前硬不起来,逮啥说啥,语气悲戚绝望。

    “涵娇,你还没有喜欢我更好,那我要是死了你也不会太伤心,我就应该早点死掉,不应该打扰你……”

    越听越不像话,江涵娇打断,“君昱胤,你说的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你这都是些啥烂理由,有种再说一遍!”

    不由分说,江涵娇抓住了君昱胤的手腕,拉他坐起来,但是君昱胤抓起来一块帕子掩在了口鼻处。

    “涵娇……我生了怪病,好苦恼!不知道该不该再继续喜欢你,可是心里还是好喜欢,好喜欢你,但是大夫说我这病会传染给别人,所以,你还是离我远点吧!”

    君昱胤说话带着较重的鼻音,眼睛充满了血丝,江涵娇没来由的揪心,望闻问切走了一遍。

    “你得了过敏性鼻炎而已,没有你想象得那么严重,更要不了命,你想想鼻子不舒服,有这些症状前,你都去了哪儿,还有你干过啥特别的事儿。”

    闻言,君昱胤就像是久旱逢甘霖的树苗儿,一下子精神抖擞,“涵娇,真的!你太厉害了,你的意思是我这病可以治好,是吗?”

    江涵娇含笑点点头,“根源还是在于你多年不吃荤而导致身体缺乏营养,免疫力低下,不过得弄清楚过敏源,你以后注意点儿就不会复发,十分病七分养。”

    事实上,君昱胤犯了鼻炎这几天,可把他难受得够呛,一是病痛的折磨。

    病来如山倒,君昱胤鼻炎最严重时,眼睛流泪止不住,鼻涕像水似的擦不完,而且彻夜难眠。

    二是颜靖等等大夫都束手无策,君昱胤刚才还在琢磨给江涵娇留啥遗言呢,一想到心上人以后会嫁给别的男人,他难过得肝胆欲碎。

    他埋头沉思,不想让江涵娇看到他喜极而泣的窘态,但是江涵娇眼尖,还是看到几颗泪珠滴坠在他的臂弯处。

    了然这位是个死要面子的主儿,江涵娇也没有点破,柔声说他慢慢想,她出去一下。

    出了屋,江涵娇就看见几个汉子守在门口,显然听见了她和君昱胤的对话,一个个都笑容满面。

    “你们家王爷的病不严重,你们现在去打桶井水,再找个带塞儿的细颈瓷瓶儿,最好是手刚好能抓握住那般粗细。”

    两个汉子继续守在门口,其他的去打水,找瓷瓶儿,这时,颜靖闻声出来,了解情况后,朝江涵娇竖了竖拇指。

    江涵娇纳闷,难道古人一般不得鼻炎,所以大夫很少看见这种病例?

    没看见颜无疾,江涵娇一问才知道小家伙睡着了,颜靖说儿子睡前还叮咛他别忘了让君昱胤吃羊杂,这两个好得就似亲父子。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伊莲摇青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