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050章这儿庙小

    舍梨嬛在家里不止一次夸孙梁有本事,挤了羊群里母羊的奶,孙家全家人都喝不完。

    就事论事,监守自盗这种事儿不咋光彩,甚至是很缺德,此刻,舍梨嬛帮着窦七丫叫卖羊奶,说白了就是往江家脸上抹黑,舍梨嬛不要脸,江铎父子和她还要脸。

    看见江涵娇骑马过来,舍梨嬛语气软得像面条,骨头不是一个贱字可以形容的。

    “涵娇,你七姨家的羊奶喝不完,放咱家卖一下,亲戚之间就该好好相处,以后谁有个马高镫短,也有人搭把手。”

    在恶亲戚面前好声好气,在家里人面前却一次次耍窝里横,江涵娇烦透了舍梨嬛这副脑残又无情的嘴脸。

    和舍梨嬛相比,窦七丫很有经商头脑,一直是胳膊肘往里拐而为孙家谋好处。

    “涵娇,你小小年纪,哪儿来的银钱买铺子?我也不和外人说是你野汉子给你的钱,反正你这铺子死过那么多人,也没生意,空着也是空着。

    我就在你前店搭床铺住下,你要是管我三顿饭,那你哥考试需要银钱时,孙家借个三五两没问题。”

    施施然翻身下马,江涵娇抱着笨笨,缓步走近,瞅了瞅摆放在木凳上的五个瓢葫芦。

    毫无预兆!

    她抬腿一扫,将这五个瓢葫芦尽数都扫到了地上,瓢葫芦尽数摔裂,白生生的羊奶流得满地都是。

    窦七丫顿时心疼得要命,气势汹汹地扑过来,笨笨从江涵娇的臂弯里蹿出,跳到了窦七丫的脑袋上。

    窦七丫抓啊抓,也抓不下来笨笨,而且笨笨毫不客气地撒了泡尿,泚得窦七丫满脸都是,顺着脸流入衣服里。

    由于江涵娇担心笨笨被窦七丫抓住,因此疏忽了舍梨嬛这边,她听到风声,才看见舍梨嬛抡着烧火棍砸过来。

    已然躲闪不及!

    江涵娇本能地转过去脸,烧火棍落到了肩背上,她痛得趔趄了一下,竭力地稳住了身形。

    是的,舍梨嬛本来是要用烧火棍砸她的脸……原来舍梨嬛这么恨她!

    一把抢下了烧火棍,江涵娇唤回来笨笨,指点着舍梨嬛,“你,马上拿着你的铺盖卷儿,滚!”

    舍梨嬛这样的祸害留在家里,还不如收留条流浪狗呢,流浪狗至少还能看门护院。

    望见江家父子结伴回来,再加上不少路人停下来看热闹,舍梨嬛踩着江涵娇,开始凹贤妻良母的人设。

    她坐在木凳上拍腿大哭,“没天理了,老娘生了你,辛辛苦苦把你教养成人,你却不给老娘吃饭,还撵老娘,哪有你这样当女儿的?

    老娘打点亲戚关系还不是为了你们兄妹铺路?你这么闹腾,叫我以后咋和娘家人来往相处?老娘没法活了!”

    窦七丫用袖子擦擦脸上的猫尿,“江涵娇,我也不扯别的,你赔我羊奶,这事儿就算完,一两银子,拿来!”

    江涵娇心知肚明是因为她手里握着烧火棍,窦七丫才不敢再扑过来。

    “窦七丫,这事儿不完你想咋地?你说说这羊奶咋来的?昧良心当本事在孙家,我管不着,在我地盘上不行,要么你我去县衙找县丞评评理?”

    至此,脑子再慢的吃瓜群众也想明白了孙家羊奶的来源,敢情孙梁拿着他们出的工钱,还挤着他们家羊的奶卖钱,没见过这样黑心肝的。

    想当放羊倌的人多得是,他们没必要雇孙梁这样昧良心的,于是,几个汉子上前揪着窦七丫去县衙走一趟,让县丞出面主持公道。

    青田县城里的住户开店铺经商的毕竟是少数人,大多数人都是农籍,以种地为生,家里大多都会养上几只羊。

    平时卖个羊羔换些零用钱,到了年根宰一两只,留着头蹄下水过年吃,羊肉基本上不舍得吃,都卖了钱。

    孙梁当放羊倌,不管是谁家的羊出群,都按羊头给他工钱,一年下来就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如今因为偷挤主儿家的羊奶而坏了名头,孙梁再无可能吃这碗饭。

    窦七丫是聪明反被聪明害,因为这个茬儿,在未来的日子,她被丈夫和儿子动辄就骂成了孙子。

    至于舍梨嬛,一个将恶亲戚当菩萨供着的脑残,吃瓜群众都是深切同情江铎,揣测江铎沦落如此八成是被脑残妻子祸害的。

    索然无味,再无看头,吃瓜群众纷纷散去,舍梨嬛还拍着大腿哭哭啼啼拉同情呢,想拉到丈夫和儿子的同情。

    江家父子来到了近前,瞧着江涵娇肩背上烧火棍留下的那道黑痕,父子俩都觉得对不起她,江铎解释了一番。

    他寻思着江月楼多日闷在屋里看书,而书肆掌柜正好上门说他可以去书肆抄书,江月楼可以同去看书,还提供免费茶水,正因如此,他们父子就没在家。

    对于江家父子,江涵娇是没有一丁点儿意见,他们都是很好相处的正常人。

    但是舍梨嬛这个老女人吃里扒外,不,这几天没得吃还扒外呢,还在她的地盘上欺侮她,这次她不想忍。

    “伯伯,月楼,你们随意,她……这儿庙小,放不下!”

    表了态后,江涵娇牵着流云进了院子,江月楼忙着给流云添草料,饮水。

    江铎将舍梨嬛的铺盖卷儿捆起来,放到院门外,“舍氏,我们父子出去一会儿,你就见缝插针地作乱,我也不想多说,你一次次蠢不可及,亲疏不分,我已心寒到底,走,你我去找县丞做了和离的手续。”

    这时,江月楼提步出来,舍梨嬛暗喜,以为儿子会替他说话。

    事实是她白高兴了。

    江月楼用刀子将“孙家羊奶”那四个歪歪扭扭的字逐一剐下去,然后拿刷子刷上大白粉,勉强算是恢复原样。

    再说江涵娇进屋擦洗了一把脸,换上了那件湖青色的襦裙,上街例行采购。

    江月楼晓得江涵娇心里委屈,也随她一起上街,反正江月楼自始至终没有和舍梨嬛说一句话。

    江涵娇先进了一家鞋铺,让江月楼选双鞋子,后者说他脚上这双好好的,家里还有一双可以替换穿,没必要浪费这个钱。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伊莲摇青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