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046章装可怜

    见状,江涵娇拿了两个碗,各夹一颗卤蛋,递给颜家父子俩,让他们尝个鲜。

    起初,颜无疾吃相优雅,很快就是大口咬着吃,消灭掉这颗卤蛋后,瞅瞅那盆卤蛋,又瞅瞅江涵娇,是的,他没吃过瘾。

    颜靖适时地将早就夹开的大半颗卤蛋放到儿子碗里,“无疾,先尝尝,你姑姑这就煮饺子,很快就会开饭,大家一起吃!”

    嘴上应承着,但是颜无疾指指颜靖手里的食盒,提要求,“姑姑,你给我……”

    没错,是颜靖捂住了儿子的嘴,不然就穿帮了,是的,颜无疾要给他的君叔叔打包好吃的呢!

    颜靖不动声色地描摹,“涵娇,我儿子想说你把饭菜各样都打包点儿,我们拿回去当夜宵吃!”

    由于颜靖帮了自己不少,再加上颜无疾这个小正太又萌又可爱,因此江涵娇欣然应下,马上往食盒里夹了各样的卤菜。

    末了,颜靖提醒凉拌土豆丝也夹几筷子……对面小酒楼的厢房里,燕王爷到了饭点儿啥也不点,就等着吃心上人做出来的饭菜。

    君昱胤有多宠惯颜无疾,细节可见……

    当江涵娇煮出来猪肉大葱馅儿饺子时,颜无疾首先让他爹往食盒里夹了十几个饺子,这才美滋滋吃起……君昱胤和颜无疾之间的友情兼亲情之深厚由此可见一斑。

    凶铺是真的,乔迁之喜也是真的,江涵娇采购用度时,特意打了一斤酒,温了温,江铎等几人小酌怡情。

    身穿到这儿后,江涵娇养成了饭前先喂笨笨的习惯,她夹了卤鸡和卤鱼块儿。

    先在她碗里剔去里面较大的骨头和鱼刺,然后放到了笨笨碗里,顺顺它的背毛,轻声,“笨笨,慢点吃,别卡着。”

    见状,颜无疾捂着嘴嘻嘻笑了声,“姑姑,猫猫叫笨笨,咋不叫聪聪啊?它不是人,听不懂你说的人话!”

    几乎是毫不犹豫,江涵娇出声辩解,生怕笨笨这小只受了委屈似的。

    “无疾,笨笨可聪明啦,听得懂我说的人话,当初我给它取这个名儿,是因为它不吃别人喂的东西,只等着我喂它。”

    说完之后,江涵娇意识到说得多了一点儿,不过大伙儿都沉溺于美食中,没有人表现得太惊讶。

    瞧着笨笨吃完,江涵娇又将一颗卤蛋放在碗里夹成几块儿,放到笨笨碗里,这才吃起。

    一个时辰后,君昱胤独自品尝着食盒里的饭菜,卤鸡,卤鱼,卤蛋,土豆丝,饺子,他都细加品味。

    每一样的味道都比看上去更美味,他想吃她做的饭菜,想吃一辈子,咋办?

    那他就继续守望着,一旦潘跃出现,他就将潘跃关起来做苦役,那样,她就只能是他的妻子。

    吃罢饭,君昱胤沐浴后换上睡袍,盘膝坐在床榻上打坐,但满脑子都是那抹湖青色的纤影。

    甚至,他体贴入微地揣测起来,她会不会因害怕而睡不着觉?

    最终,夜色沉沉时,套上一件黑色锦袍,君昱胤施展轻功,潜进了凶铺。

    流云难得看见了主人,讨好地打着响鼻儿,希望主人至少过来给它顺顺鬃毛。

    但是君昱胤仅仅朝它微微颔首,就腾身跃上了屋脊,轻轻打开天窗听了听,继而从天窗飘身进入。

    伏在江涵娇怀里的笨笨仅仅动了动耳朵,君昱胤负手伫立在炕沿边儿,端详着被子里蜷缩成一团儿的伊人。

    如果他日,她做了他的妻子,那么夜里,他就可以揽她入睡,光是想想就感觉真不赖。

    那抹药香,裹着伊人独有的馨甜,搅动燕王爷的某个世界兵荒马乱。

    他隐忍地挪远点儿,跨在炕尾,倚着墙,闭了眼,耳朵追逐着笨笨呼噜声里那道清浅的鼻息,直到丑时末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翌日,江涵娇和江家父子刚吃完早饭,有两个汉子就送过来一笔银钱,说是颐红苑和清楚楼结的账。

    总而言之人的名儿,树的影儿,有颜靖,颜二爷出面商谈,洗面奶进入县城的胭脂铺以及青楼小倌馆只是时间的问题,江涵娇只管数银子就是。

    君昱胤暗中也买了很多洗面奶,分给手下当洗脸胰子用,他的手下战时为兵,闲时为民而分散于他和颜靖名下的店铺庄园中,暗中养精蓄锐。

    终于可以休息一下,江涵娇也是闲不住,这天半上午,她和江铎给菜畦浇水,真的特别享受这种幽静充实的农家田园生活。

    两人正说着午饭吃什么菜,院门一响,舍梨嬛背着铺盖卷儿进来了,如果不细致看,还以为是个灰头土脸的乞丐婆子。

    江涵娇不冷不热地凝了眼,埋头继续忙碌,舍梨嬛将铺盖卷儿放在水井旁的石坐墩儿上,泪涟涟地大吐苦水。

    孙家有好几间闲房,却不让她住一间,她只能在孙家的院门过道里睡觉,一到后半夜,整个人都被冻僵了。

    白天,她帮着孙家做家务活儿或农活儿,忙得连上茅厕的时间都没有。

    可她每顿的饭只有一个冷窝头和几块干咸菜,说一千道一万,哪儿也没有家里舒服。

    至此,江涵娇内心毫无波澜,舍大婶儿善于装可怜博同情,这是在孙家住得不舒服所以想回来住,但她那作妖的脾性肯定改不了。

    正在屋里温书的江月楼听到舍梨嬛的哭诉,只是觉得烦躁,他将纱窗放下来,继续埋头于书卷中。

    做了二十多年的夫妻,江铎从来没有斟酌过他和舍梨嬛之间的夫妻情是深是浅。

    舍梨嬛是启蒙恩师的独女,他觉得对恩师的最大回报就是善待舍梨嬛。

    所以舍梨嬛在家里咋咋呼呼也好,不勤俭持家也好,他都是睁一眼闭一眼。

    就如此刻,江铎以为舍梨嬛在孙家吃了苦就长了记性,以后会在家里收敛一下坏脾气。

    他随口安慰几句,指了指一间空着的正屋,让舍梨嬛自己搬进去铺盖卷儿,洗漱一下,歇一会儿。

    舍梨嬛忌惮地瞧了瞧那间紧挨着凶屋的正屋,虽然云母窗精致好看,但是她心里直冒冷气,总觉得屋里鬼影绰约。

    最终……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伊莲摇青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