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041章祸水东引

    由此可见,同一个娘生出来的孩子也各有不同,有的是人,有的是渣儿。

    此时此刻,江铎被两个亲弟弟揪扯着,推推搡搡,根本没有还嘴的机会,而且他嘴角还涔涔滴血,显然挨了打。

    而舍梨嬛整个人趴在江月楼那厢的屋门上,以此阻止江月楼出来参与这场家庭纷争。

    江月楼到底是个文弱书生,将屋门推搡得开开合合却挤不出来,只是一叠声的让舍梨嬛让开。

    舍梨嬛这个猪队友根本就不是疼儿子,而是两个小叔子的好好助攻。

    破院门完全敞开着,江涵娇还未进院子,就看了个一清二楚,欺人太甚不过就是如此。

    她翻身下马,抄起来院门旁的一把铁锹,冲过去,在江理和江仁大腿上各劈了一下。

    以暴制暴是个技术活儿,江涵娇这斜劈的角度,只会疼肿,不会流血。

    这两个渣儿吃痛松开了江铎,朝江涵娇扑过来,江涵娇双拳难敌四手,丢下铁锹就跑,同时飙出最尖锐凄惨的女高声,“要死人啦,救命啊!”

    江涵娇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破庙院,江理和江仁紧追不放,这一幕被凌知县以及几个随行衙役看得一清二楚。

    毫无疑问,江涵娇径直跑到凌知县等人这儿,气喘吁吁求救,要多无助就有多无助,“求你们救救我……他们打我爹,还要打死我!”

    事实胜于雄辩!

    两个当叔叔的大白天追打侄女!

    于情于法不容!

    风尘仆仆的凌知县脸色冷寒如水,“江理,江仁,你们两个当长辈的,眼里可有天理王法?”

    由于江铎是自己仕途上的恩师,因此凌知县对江家的相关亲戚摸得很清楚。

    不过这两个恶亲戚还狡辩呢,异口同声,“凌大人,江涵娇先拿铁锹劈了我们!”

    凌知县没有看见破庙院里发生了什么,只看见两个大男人欺侮一个弱女子,现在还反咬一口呢,“信口雌黄!你们哪儿受伤了?本官瞧瞧!”

    虽然江理和江仁的大腿痛得很,但也只能忍下去这口憋气,他们一把岁数了,总不能当众,尤其是当着江涵娇这丫头的面儿脱裤子求可怜。

    江理咬住不放,“凌大人,你真被这个贱蹄子骗了,她真的拿铁锹劈了我们,这儿没遮没挡的,我们没法儿脱了让你瞧!”

    江仁也苦着脸连声附和,凌知县察言观色之下半信半疑,不过依旧护短没商量。

    “脸是个好东西,本官希望你们省着用,她一个弱女子能有几斤几两的力气?就算是她反抗打了你们,可你们像公狗一样追撵她,想来伤势也不太重,还狡辩什么?”

    如是一来,江理江仁无法卖惨求可怜,折腾了一顿没占到便宜,两人一个比一个脸色难看。

    江仁的脑子比较好使些,转了话题求同情,“凌大人,不说这个茬儿,你也听听我们的苦处,江铎这个大奸臣回乡后,街坊邻居天天戳我们老老小小的脊梁骨。

    我们两家就像过街老鼠似的过日子,江铎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也不多要,补偿给我们两家十两银子!”

    凌知县深知清官难断家务事,他也想看看江涵娇的双商如何,转脸探问,“江姑娘,你有何话说?”

    来自现代的知识女性如江涵娇,自是智商情商都在线,说起来滔滔不绝。

    “凌知县,人心都是肉长的,世人皆知我爹为官清廉两袖清风,被谗臣陷害才沦落至此,试问他们两家的老老小小,哪个看见我爹做下了大奸臣的十恶不赦之事?

    我和哥哥常常去县城也没有哪个老乡戳我们的脊梁骨,又怎么会有谁指点他们两家人呢?恶亲戚这都欺侮到了家门口,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如此胆大妄为的过街老鼠,真是长了见识。

    反正他们就是捧高踩低,为老不尊,想乘人之危揩油水罢了,十两银子?他们咋不去抢钱庄哪?我家吃了上顿没下顿,甭说银子了,连一个铜板儿都没有富裕的。”

    听着这番话,凌知县暗赞老师教养出来一个优秀的女儿,这脑子转得真快,她若和江月楼一样也是男儿身,走仕途之路稳稳的。

    再说江理和江仁被江涵娇这一句句噎得直翻白眼,人人都说巧舌如簧,他们觉得江涵娇就是如此。

    但是占不到便宜不甘心,江理一头钻进铜钱眼里拔不出来,口不择言。

    “贱蹄子,都说成你家的理了,江铎当丞相时,我们没沾了光,现在他倒了大霉活该,拖累我们两家有个大奸臣亲戚就是你家的错,要么你家人都滚得远远的,要么就给我们赔偿。

    没现钱没事儿,高老财的儿子缺个通房丫头,正好高夫人也看上了你的脸蛋,愿意出十两银子,我们两家正好平分了你的卖身钱,走,你现在就跟我们去高家。”

    虎落平川被犬欺的悲凉不过如此,凌知县寻思着这下江涵娇八成是应付不来了,但是江涵娇剑走偏锋,将狐假虎威演绎到了极致。

    “两位叔叔,你们老不要脸,可以,但不讲理不可以,我家风光或没落与你们无关,拖累你们一说更扯远了,我家深受你们这种恶亲戚的欺辱,你们都欺侮到我家门上了。

    我爹何时说过让你们滚得远远的?何时向你们索要过赔偿?你们都快是棺材瓤子的人了,奉劝你们把好了良心这关,啥是缺德?人活着,良心却早喂了狗!”

    江理寻思着凌知县最终不会插手江家的家事儿,因此就想趁热打铁把江涵娇绑走送到高老财家卖掉。

    越听越气之下,他丑态毕露,张着手就扑过来,“贱蹄子,老子今天不撕烂你的嘴就不姓江!”

    江涵娇不傻,转身躲到凌知县身后,后者不用吭声,几个衙役就把江理,以及紧跟着扑过来的江仁反扣胳膊按得死死的。

    “你等倒是撕一下试试看!你等目无国法,藐视本官,罪不可恕!”

    江理这才明白凌知县向着江涵娇,也是,江涵娇长得貌若天仙,是个男人都想据为己有。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伊莲摇青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