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011章实力为王

    “你们爷俩为了个赔钱货,和我硬杠着,我在这个家里安分守己多年,连句话都不能说了是不是?”

    懒得理睬油盐不进的舍梨嬛,江铎抱了些树枝进了屋,生灶火,舍梨嬛将矛头戳向江涵娇。

    “你个赔钱货,倒是放个屁啊,你给你爹和你哥灌了啥迷心药,他们甘愿吃过冬土豆被毒死?”

    有条生存法则是翅膀没硬前就得隐忍苟活,江涵娇当然懂这个道理,但是舍梨嬛一次次撕咬她,当她是死的?

    “舍氏,你我同为女人,我是赔钱货的话,那你呢?我好心好意为了大家能填饱肚子,你却认为我想毒死你们,如果你容不得我在这儿,那明天我去县衙讨要一份自立门户的文书。”

    在回来的路上,江涵娇说起来舍梨嬛动辄针对她,江月楼给她支了这个自立门户的招儿,他或者江铎陪同前往即可。

    “你个死丫头,敢顶嘴了,你说谁是赔钱货?你就是这样好心好意的?老娘片刻也不留你,你赶紧滚,马上……”

    不等舍梨嬛嚷嚷完,江铎走出来推搡得她趔趄了一下,“舍氏,涵娇说得没错,你就没个当娘的样儿,如果你逼走了涵娇,那我就给你休书一封,你还好意思哔哔?你一整天干了啥活儿?不洗完那盆衣服,一会儿没你的饭!”

    江铎为官多年,积威深重,末尾一句就是命令的语气,舍梨嬛乖乖闭了嘴去洗衣服。

    接着,江铎安慰了江涵娇几句,按照她的意思先烧水,江涵娇将买来的黄豆倒在簸箕里,捡出去混在里面的零星沙石和豆荚壳。

    稍后,江涵娇热水掺冷水,将黄豆泡在木桶里,见状,江铎笑着说一下子泡这么多豆子,要是吃不完坏掉多可惜。

    江涵娇解释是生黄豆芽,家里吃豆芽菜是捎带,主要是拿到县城换零用钱。

    见女儿陡然多了这么多赚钱的生活经验,江铎甚是欣慰,“涵娇,窝头没了,糊糊不顶饱,你说弄啥饭好呢?”

    想了想,江涵娇找出来细箩子,“那我们就吃烙玉米面饼吧,不过先得把面拾掇一下,剩下的玉米糁子煮糊糊时也可以放进去。”

    正在抄书的江月楼忍不住插嘴,“好妹妹,你学了这么多本事回来真是太好啦,只要能吃饱饭,哥听你的,你说干啥就干啥,以后娘洗锅碗,你管做饭,爹或者我给你打下手!”

    在一旁洗衣服的舍梨嬛正要说啥,被江家父子合力瞪了一眼才不吭声,算是默认。

    江涵娇晓得吃饱饭容易,吃好点儿也不难,赚出来一处县城院子的一年租金也不太难,但是买一处院子的话,目前看来挺难的。

    租院子不长久不说,搬家还很折腾人,再说,她终究是要靠本行专业吃饭,有个稳定的落脚点很重要,不然,人家还以为她是那种骗人的江湖郎中。

    第一张玉米面饼烙出来后,江月楼馋得无心抄书,菜籽油的香味儿早就一缕缕钻进了鼻子,撩得他心神难安。

    “涵娇,自从来了这儿,哥就没尝过油味儿,先尝一块儿饼子成不?”

    曾经的堂堂丞相公子落魄如此,江涵娇又心酸又失笑,她用刀将这张饼切成了碎块,“我好久没烙饼了,大家尝尝好吃不好吃!”

    如是一说,正洗衣服的舍梨嬛在衣襟上擦擦手,凑过来,两手齐上,抓走了一多半。

    江家父子不约而同地剜过去,舍梨嬛讪笑着,一块块往嘴里塞饼子,吃相不是难看二字足以形容。

    江家父子吃相优雅简直是神同步,都不用做亲子鉴定,一看就是亲父子,甚至,他们俩连赞许点头的频率都高度一致。

    末了,他们给江涵娇剩了两块,催促她也吃,江涵娇也饿,不过还不至于急不可耐。

    她刚说不急,舍梨嬛就扑过来抓走了这两块,吃完后还刷存在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有油有面,我也能做得这么好吃,做饭算啥本事!”

    知母莫若子,江月楼毫不留情,“娘,那我挖的苦菜让你沤,你沤坏了好几次咋不说?爹从来都没沤坏过一次,以前咱们家好时,你偶然下个厨做出来的菜,我们说好吃是为了哄你高兴,现在涵娇好不容易回来了,你说话别阴阳怪气的。”

    说着话,第二张饼烙好,江涵娇又切成了小块,这次她吃了一块,或许是玉米面来之不易,吃起来竟然感觉分外香甜。

    接下来烙好的饼都整整齐齐放在了红瓦盆里,江涵娇拾掇干净面案擀面棍等等,舀了些沤苦菜,浇淋了少许炝好的葱花油。

    舍梨嬛随便揉了揉衣服,也不管洗干净没有,就晾了出去,上炕盘腿坐在饭桌旁等着吃饭。

    “每人两张饼,吃个七分饱就好,不然会撑坏了胃,甚至会出人命,饥荒年饿死人的情况不少见,但吃得太多,胃胀得厉害也会要人命!”

    听江涵娇一针见血地说完,江铎顿悟,“涵娇,为父明白了,你七姨说的那户人家是吃过冬土豆撑死了,不是中毒!”

    轻嗯着,江涵娇觉得和江家父子说话轻松愉快,与舍梨嬛简直是无法沟通。

    回到原籍后的第一顿饱饭,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饭后,舍梨嬛在江家父子的怒视下洗刷锅碗,江月楼专门将江涵娇那厢上了锁。

    “爹,娘,以后咱们家想吃饱饭就得指望着涵娇的豆芽菜,我怕你们太好奇,老过去翻看豆芽菜而弄坏了豆子,所以那厢的钥匙由我和涵娇拿着。”

    江铎表示理解,舍梨嬛虽为人妻人母,但就是不好好说人话,“你们就都惯着她吧,等哪天她屋里藏个野男人,我看你们的脸往哪儿放?”

    本来江铎打算让舍梨嬛在家看门,现在改变了主意,“别哔哔了,你也和我们一起去拾土豆!”

    舍梨嬛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她望着江月楼,后者强调,“娘,爹说的没错,你这么胖,是该多干点活儿,省得就顾着说闲话!”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伊莲摇青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