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十九章 领地的变化

    是不是事情一有了开端,就很容易接二连三?

    会让林有这种想法,是因为自从有一波人,要求到大贤者之塔外的那处村庄定居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前来,提出同样的要求。

    基本上,林的态度是来者不拒。不过最终决定的权力,则是扔给已经在村庄里头定居的那群人。由他们自己决定是否接纳新人,房屋怎么分配或新建,由荒地恢复的农田怎么分配,以及专供塔主的那处小型牧场,工作要怎么分担。

    这些事情,林一概不管。事实上,这也是大多数魔法塔的主人,对X旬(10公里)内的智人聚集地管理方式。同时也是一般百姓,会舍弃贵族的保护,而投入魔法师领的中居住的原因。不仅仅是自由度比较高,运气好的话,赋税也轻。

    当然也有运气不好的时候。假如遇到一个高压的魔法师领主,做得比狗累,吃得比猪差都还算好;性命朝不保夕的,也大有可能。谁叫魔法塔可是世间的顶级武力,不比在贵族统治底下还有反抗暴动的机会;反抗塔主那就是一发魔法轰过去,鸡犬不留呀。

    不过不知道是大贤者之塔的风评太好,还是来此的人都别有用心。看着东面的那处村庄越来越热闹,林也是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

    因为就他的观察,那处村庄,现在可是八国联军的状态。

    有几波人,是与第一波人相识,较慢到此会合的。这些人融入村庄的生活最为快速,毕竟都是熟面孔。

    也有几波人,和其他人真的是初碰面。但要说是单纯的农民,林也是千百个不相信。假如不是别有居心的话,那估计也是他处的逃犯或被通缉悬赏的大盗。

    而后者之间,似乎也是互不认识的可能性较大。也就是说,更大的可能是来自各方的探子。

    之所以可以知道这些事情,是因为塔外的监控画面,和大贤者之塔周遭的生物活动纪录。那些人自以为隐密的行动,事实上全部曝光在林的眼皮底下。前后推敲一下,不难猜测出所有人怪异行为的意图。而这些人背后站得是谁,那当然是不知道的,林也没有兴趣去查。

    最好笑的事情是,居然有人开始经营起旅店。因为来到大贤者之塔,为了采买浏览器魔石的小型商队,隔三差五的就有一支。原先那处村庄是废弃的状态,来此的商队假如没有当天离开,有些是露宿在外,有些是借宿塔内。

    而对于借宿在魔法塔内这种事情,其实都是不得已为之。所以当那处村庄有了人烟之后,就有脑筋动得快的商人,联合村庄中的几户人家,开了间简单的旅店。

    住宿的人也不光是来访大贤者之塔的商队。因为论坛的兴起,冒险者与佣兵们的行动范围扩大,移动也更为频繁。在他们执行任务的旅程中,偶尔也会经过此地。

    过往同样是因为四周渺无人烟,所以才借宿塔内;如今塔外村庄有了旅店,就没人想待在塔主握有生杀大权的魔法塔里头。

    以免自己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塔主,一声不响就给灭了。要知道,这位塔主可是有灭杀一支监察官小队的凶名在外;更早之前还有屠村的传闻。所以别给自己找不痛快。

    总之,聚集了一群各怀鬼胎的人,那处村庄是愈加热闹。

    面对这种事情,大贤者之塔也无法置身事外。不时有村民来访,用很蹩脚的手段探查。甚至以为十岁出头的女孩很容易哄骗,用各种奇怪的理由,想要套女孩们的话。林作为塔主,倒是很容易一推二五六,什么事都不管。但两个学徒就没有那么方便了。

    起初,哈露米和卡雅还很热情地与村民们交涉,看对方的需求,自己帮不帮得上忙。假如存着利用的心态,哄上几句,搞不好还能让两个女孩免费出手。但也许是这群人太小心,不敢存有利用的心思,也许是这群人只在意情报,千方百计地想从女孩口中套出话来。最终的结果是,两个女孩的耐心也给磨没了。因为不同的人来套问相同的问题,是头猪也该知道不对劲。

    只是要怎么拒绝人家?这个即使是在地球,对成年人而言也是个难题,更不用说迷地世界两个小学生年纪的女孩。

    林不想搭理外头那群人,也不忍心两个学徒代替他受折磨,所以支了一个怪招,就是让两条大狗回来当门神。一有麻烦人物上门,就贴近几步,由上往下俯视且冲着那人猛流口水,还要目不转睛地瞪着人家。

    有不长眼的逗了一下狗,就被衔住手臂,扔了十几步远。虽然没有伤到性命,也是躺了好几天下不了床。

    之后两个女孩,各种训狗、冥想、练习魔法。反正就是搞到没时间,把推托跟装忙贯彻到底,总算摆脱了那群恼人的家伙。

    至于有没有村民上门抗议?这还真没有。毕竟有杀人屠村的事迹在前,没人想拿小命进到魔法塔中,跟塔主一赌敢不敢杀人的问题。

    塔外那么热闹,其实塔内也差不到哪里去。

    矛盾爆发的开端,是在某个云朵半遮天空星辰,凉意渐深的夜晚。卡雅刚给在观星台上的老师送上了宵夜,她下到二楼时,哈露米正一边擦着湿溽的头发,一边走向自己的房间。看到同龄的女孩,她说:“卡雅,我洗好澡啰。换妳了。”

    “等我巡完其他房间,我就去洗了。”

    “那好,我先去睡了。晚安。”

    “晚安。”

    穿过昏暗的中央楼梯井,女孩按照习惯,先巡视一楼的各个房间。从塔外的村庄开始经营旅店后,就没有人再来大贤者之塔借宿了。对于怕麻烦的师徒来说,这是件好事。

    一阶一阶的往下走着。在熟悉的楼梯上,卡雅即使闭着眼睛,也不会有任何不便。所以在这睡觉的时间,整座大贤者之塔的灯光是调整到非常微弱的状态。这是那位老师,这段时间的研究成果之一。

    以往大贤者之塔的夜间照明,都是倚靠墙上的夜明珠。但不知道是被之前的某任塔主挖去卖掉,还是有其他理由,很多通道与房间内的墙上,虽然有夜明珠镶嵌的痕迹,最重要的珠子却不见了。所以夜间照明是有一处、没一处的,相当不方便。

    再者为了改造整座塔的能量通道布局,那些珠子也是妨碍。所以在某次改造中,林发了个狠,将所有夜明珠挖掉,改了全塔的能量布局,就跟一楼的激光网通道类似的魔纹,遍布每一个角落。

    虽然变化不如精心布置的一楼,但是相同功率的激光束还是打得出来。除了这项防御手段外,就是利用魔法权能通道,实现了全塔的墙面自体发光。

    而且林利用针对光谱波长的研究,做出了调整的手段。除了可以调整照明强弱外,还能调整颜色。事实上,这也是林制作三维立体成像分身的一个重要技术基础。利用可变色光,投射出人体的外型。

    当然这些太复杂的东西,女孩们都还搞不懂。她们只知道塔中的照明亮度可以任意调整,可声控、可手动控制。一般晚上还要活动的时候,会调成模拟白天的太阳光。到了入睡时间,整座塔就会降低亮度,呈微弱的橙色光,会让人有股心安的感觉。

    不过这往常会让人感到心安的温暖色光,今天怎么有种阴冷的感觉?

    在寂静的夜晚,脚步声响特别的清晰。封闭且没有开窗的魔法塔里,每一个步伐都像是伴随着自己的心跳。呼吸声也会被无限放大,在耳边隆隆作响。大贤者之塔的夜间灯光,不像是蜡烛的光芒,会随风摇曳。柔和且微弱的橙光,像是怀抱着平静下来的心灵,催人入眠。

    这是过往给人的感觉,但今天似乎有点异常。不说四处闪现的黑影,轻轻的扑翅,还有吱喳声响,这是有虫子飞进来了吗?卡雅心中疑惑。

    突然一双冰凉的大手捉住自己的双肩,右颈一阵难以忍受的刺痛,让女孩不由得放声大喊,打破魔法塔中的宁静。

    哈露米担心着自己的同伴,慌张地奔跑下楼,却在自以为是安全的塔内,被昏暗中伸出的双手控制住。摀住嘴巴的同时,瘦小的她也被提起,任凭双脚在空中乱踢。

    待在三楼观星台的林同样听到那声凄厉的喊叫,他没有置之不理,也没有慌慌张张。脑海中各种念头闪电转过,假如只是摔跤、跌倒,两个女孩不至于这么大喊。过往冒险的经历中,比这严重的伤也不是没受过。硬脾气的两人,时常吭都不吭一声。

    看到蟑螂、蚂蚁,蜘蛛、老鼠,被吓到大叫?那种小东西吓不坏她们,这里既不是地球,她们也不是娇生惯养的小女孩。

    那么还会叫得这么惨,原因是什么?林的心里头有几种猜测,在路经核心室,准备往楼下走时,眼角扫过一、二楼大厅与穿堂的监控画面。不知名的黑影,似乎是把情势导向自己最不希望看到的地方。

    慢条斯理地走到一楼,刚出楼梯井,就听到角落发出怪笑声,说:“盖布拉许‧崔普伍德阁下。”

    “哦,这年头,藏头露尾的小贼,还这么有礼貌呀。真是长见识了。”

    “您的学徒,可都是在我们手上。这么说话,好吗?”

    声音传来的地方有一团薄弱的黑雾,遮蔽住魔法塔夜晚的橙光。但还是看得清楚,被推到薄雾边缘的两个女孩。哈露米被摀住嘴,满脸惊恐;卡雅则是昏了过去,靠在背后之人的身上,才勉强不倒。

    ───

    感謝書友aassww的打賞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歹丸郎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