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四十八章 密议

    平心而论,乔瑟‧卡洛斯是赞同拉希迪耶的意见。能够用谈判取得的东西,不一定要动到武力。奈何自己的妻子是葛瑞‧奥托的亲妹妹,对方又许下了事后战利品分配的大利益。所以他有些为难。

    而且打从心底他也不认为这艘重金打造的飞空艇,会输给一座魔法塔。飞空艇的灵活机动性,注定了魔法塔只能被动捱打。大贤者之塔的光弹攻击阵,虽然属于陆空适用的攻击魔法,但要击中飞行中的飞空艇,那可是千难万难。

    对抗空中的敌人,都是使用雷网或火海这类广范围的攻击魔法,才有可能奏效。只要敌人被魔法攻击扫到尾巴,造成伤害,两次三次到数次后,总会因伤或疲乏而落到地面,到时可就是任人宰割。很多进攻飞行类魔兽的战术都是这么安排的,而飞空艇比飞行魔兽更有优势之处在于,飞空艇更加耐揍。

    不过这一切想法,都在看到大贤者之塔所展露出来魔纹后,就变得不那么有自信。乔瑟‧卡洛斯看向自己手底下,擅长建造魔法塔,同时也是飞空艇轮机长的魔法师,问:“大师,你认为大贤者之塔和高斯博通号打起来的话,赢面有多大?”

    “很抱歉,会长,我无法估算。即使我们底牌尽出,但那座塔的魔法阵式,已经改到我看不懂的程度了,也就难以做比较。”

    卡地兹区分会的伤亡,只能算是一个因利而起的愚行。最大的错误在于他们被反杀,如今也就没有任何大义名份去报复。假如自己出手帮助制裁,顺手能成,换取一些利益也不错;但假如得要付出大代价,那得到的一点点小利,是否足够弥补损失,那就是个大问题。

    所以轮到乔瑟‧卡洛斯心里头在纠结。

    “老师,你能够看看这根羽毛的主人,是属于什么等级的吗?”打破沉默的,是乔瑟‧卡洛斯的得意门生,刚刚才走进门的大魔法师胡安‧贾维尔。

    大陆西南半岛最有名气的天才魔法师之一,不但年纪极轻就获得正式魔法师的资格,更在三十多岁的现在获得‘大魔法师’的称号,并同时被西南四区承认。而他也是被众人所公认,假如愿意游历天下的话,是最有可能得到法圣称号的男人。

    对自己得意门生突然的提问,乔瑟‧卡洛斯也感到莫名其妙。才想骂出声,却对递到面前的羽毛感到两眼为之一亮,称赞道:“这是相当漂亮且完整的翼羽,羽毛的主人也不是一般的魔兽。”

    把玩着和小臂差不多长的棕黑相间翼羽。当中生机旺盛,不像是因为换羽而脱落,才被人捡到的。而且所蕴藏的魔力灵光之盛,羽毛的原主应当是相当强大的飞行魔兽。乔瑟‧卡洛斯将羽毛放回到桌上,本想就此告一段落,将话题导回原处,不曾想胡安却是继续说道:

    “这是我的学生跟塔主的学徒交换来的东西。听我的学生说,同样的羽毛,她们可是有一箩筐。据说是在塔主的学徒前往锡嘉区分会本部的时候,塔主打落进攻魔法塔的魔兽,收集起来的。”

    “所以呢!”乔瑟‧卡洛斯口气变得严厉起来。在正式场合扯这些小事,他也开始觉得自己这个学生十分不得体。

    “听说诺南区的多多连山脉,展开了一波魔兽争王,起因就是原本镇守的王者失踪了。当中可是有一头四翼鹰。”

    众人原本因为胡安‧贾维尔的打岔,而皱着眉头感到不悦。两个看似不相关的消息被同时提起后,众人仍旧皱着眉头,却是齐看向桌上的羽毛。

    胡安双手撑桌,再次问自己的老师。说:“这有没有可能就是那头王者的翼羽?”

    “这……不太可能吧。”

    “当然,我也觉得不可能。”胡安毫不客气地坐到桌上,拿起羽毛把玩着,同时说:“可是老师呀。不管这支羽毛的主人是不是王者,可以确定,那也是一只不弱的飞行魔兽。这座魔法塔可以打下这样子的魔兽,那我们的飞空艇还有优势吗?”

    “也许……”乔瑟‧卡洛斯心虚地起了头,却没能继续说下去。

    “假如您老真的决定攻塔的话,先把我丢下船吧。”

    “你!”

    “您老想想。前面有一波监察官小队,认为这只是一个菜鸟塔主,应该没什么。结果三名大魔法师加上两个魔法师就没了。现在看到你们,也想赌赌看飞空艇不会输,假如赌错的话可是XVIII(18)个大魔法师,XLV(45)个魔法师,再饶上一堆学徒。您老看看,您带上船的可都是亲信呀,要是一下子全没了,指望外头那些没资格带上船的不长进家伙吗?所以不如把我放下船,要是您有个万一,我也好替您老照顾师娘跟您的孙女。”

    “滚!”乔瑟‧卡洛斯气得吹胡子、瞪眼睛。这个小弟子和自己年龄差距相当大,却一点也不敬老尊贤。讲得话又直又白,尤其还动自己孙女的歪脑筋,几回都兴起想掐死他的念头。不过看着离开的弟子背影,他又开口叫道:“胡安。”

    “是。老师,有什么事情吗?假如要交代后事的话,我只要您右手中指那只戒指就好,其他我都不要,留给别人吧。”

    “想得美呢,你。我是想问你的学生,那个女孩,她有说什么吗?”

    “我想下船。她就只说了这四个字。”

    关于胡安‧贾维尔这样的名人,自然各种消息都会吸引人注意。而最吸睛的,除了和数之不尽的美人产生绯闻外,就是他曾经宣称不在乎协会那微薄的补助,决定一生都不收一个学徒来扯后腿。将传承视为天命的魔法师群体中,这样大逆不道的宣言还是引人注目的。

    在他成为正式魔法师后的十年,也的确是如此。直到一年多前,他收了一个十岁出头的女孩作为弟子,可是小小震惊了魔法世界一把。

    有人传闻,那是他流落在外的私生女;也有人传闻,他觉醒了某些奇特的性癖好。但在高层耳中,他们所听到的是另外一项传闻,那个女孩拥有极为罕见的预言天赋,才让这个自负的天才破格收留。

    虽然所有传闻都不曾经过证实,但层级足够高的人,都相信预言天赋那个说法。而作为胡安‧贾维尔的老师,乔瑟‧卡洛斯应该也是知情人。他在这种场合问出这样的问题,无疑从旁佐证了何种传言为真。也让人对胡安学生的回答,更加地重视。

    回答完自己老师的问题,胡安朝着众人笑了一笑,便要离去。就在开门的前一刻,他又挤开众人,跑回桌边。拿回那支罕见的翼羽,说:“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从我的学生手中抢来的,对我之后的研究有所帮助。就不留给你了,老师。”

    “滚蛋吧,你。”

    “收到,奉命滚蛋。”

    一阵插科打诨,众人的情绪平和了不少,不再那么僵。事实上针对打不打这件事情,众人心中也有了决定。在等到自己的学生离开舱室,乔瑟‧卡洛斯才换上一副为难的表情,朝葛瑞‧奥托说:“很遗憾,我的朋友。这一回我可能帮不上你的忙。毕竟这个赌注,对雷昂区分会来说太大了。高斯博通号可不是我的私人财产。假如是的话,和你并肩一搏又有何妨。无奈呀。”

    “真的没得商量?”

    “我们想要的利益都可以拿到,不是嘛。只为那一口气去赌,划不来。”

    “我明白了。”

    葛瑞‧奥托率先带领卡地兹区分会众人离席,接着是诺南区的人。而留下的雷昂区众人也没就此松懈闲聊,而是施展了一个巨大的水镜术,接着是查尔斯呼唤术。用来连络在雷昂区本部,早已在通知之下聚集起来的雷昂区附属商会决策成员。

    因为飞空艇已经连结大贤者之塔的能量池,所以才敢用上这消耗巨大的魔法。也是因为接下来要讨论的东西相当重要,光靠文字往来实在太慢。跑回本部,讨论完之后再过来也太慢。谁也不知道,时间拖久了,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锡嘉区的那位会长,能够稳坐会长宝座那么久的时间,自然是有一定的智慧和手腕。在其他三区算是底牌尽出的情况下,要是给对方太多时间反应,也许会导致无法意料的其他后果。所以不如就塔主所提供的意见做讨论。

    乔瑟‧卡洛斯相信,其他两位会长应该也是在做同样的事情。反正有大贤者之塔供能,就不要限制其他人使用查尔斯呼唤术了。

    而在卡地兹区分会的聚集舱室。葛瑞‧奥托先让部属们布置房间,并呼唤其他商会成员。他先和一位魔法师进入到私人舱室内,关上舱门才开口说:“老科奥斯,你也看到其他两位会长的态度了。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他们也不愿意出手呀。”

    “难道你就不能想办法吗?就让我的孩子这么白死了。”老魔法师气急败坏,却是努力压低声线,沙哑地低声嘶吼道。

    “首先,那两位不是我的部属,我无权命令他们;这艘飞空艇不是我的,我不能指挥;而你,也不是我的上司,没有资格命令我怎么做。今天说动了其他两位会长,也把这艘飞空艇拉出来,你知道我欠下了多大的人情吗。就为了你那个利益熏心的儿子。”

    “你!”

    “退下吧。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

    同一时间,守在外的学生轻轻敲门,说:“老师,所有人都已经出席了。就等您来主持。”

    “老科奥斯,你也听到了,我们一起出去吧。”

    看着忿忿然离去的背影,葛瑞‧奥托决定要自己的弟子紧盯住这名丧子的老人。

    实心而论,他也不想搅和进这种不光彩的事情中,奈何人情所在,死的又是自己的部属。闷不吭声绝对不是一个好的态度。

    姑且不管形式与内容如何,锡嘉区和那位塔主都同意让步了,应该就能说服商会的其他决策成员,平息这次的事件。剩下的就是讨论出,可以退让的底线,以及还有没有自己疏忽掉的利益。至于科奥斯家族,众人会记住他们的牺牲。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歹丸郎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