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三张 刘客or刘力,谁是凶手?

    “对了,让钟秋辨认一下刘客的照片,上次我好像在出租车上遇到过他。”

    方云突然想起来这事。

    “张局,有结果了,那个大力本名叫刘力,八个月前开始跑车,这是他的照片和个人资料。”

    那名年轻警察手里拿着一个平板,平板上正是刘力的资料。

    他将平板递给张叔,接着说道:“刘力,男,今年二十六岁,来林市时间不祥,八个月前在林市出租车公司开始跑车,无犯罪记录。”

    平板上刘力的照片几乎与刘客一模一样,两人唯一的区别就是刘力的下巴处多了一颗黑痣。

    张叔看着平板里的资料皱起了眉头。

    时间对不上!

    据刘客所说,他哥哥刘力是用他的名字入的狱,出狱时间是半年前,而这个刘力却是八个月前就开始在林市跑出租车。

    入狱前的照片他看过,照片上的人下巴那里是有一颗黑痣的。

    但如果那颗黑痣是伪装出来的呢,入狱的其实是刘客,而刘力一直都在外面。

    不排除有这个可能。

    那刘客对他们撒谎的目的是什么?

    又或者是入狱的是刘力,而刘客在外面伪装成刘力的模样,然后开始在林市跑车。

    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张叔现在有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

    “马上找到刘力,把刘客先留在警局,在找到刘力之前看好他。”

    张叔突然意识到,他之前所做出的推论都建立在刘客所说是真的情况下。

    而如果那个刘客从始至终都是在骗他们呢?

    所以,要想弄清楚这一切,必须先将刘力找到。

    顾不上再吃早点,张叔将方云带到办公室里,给方云放了一边刘客的审讯录像,录像里,刘客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回答着张叔提出的每一个问题,看上去非常的配合。

    “看上去很配合,但他全程太淡定了,就好像知道你要这么问一样。”

    一边看着审讯录像,方云一边喃喃自语。

    突然,他转过头对着张叔说道:“把他提供的信息全部推翻,你们可能不知道,之前在店里我找人去试探过他,那时候他下意识表现出来的是一副怯弱、自卑的样子。

    绝没有现在这样在审讯室里侃侃而谈的姿态。

    我很确认,那是他下意识的反应,一个人的下意识反应是做不得假的。”

    方云意识到,这个刘客有大问题。

    “张局,出租车司机内部群的消息我提取出来了,我发您手机上。”

    技术部那边有警察朝张叔大声喊道。

    张叔感觉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拿出手机,方云凑过脑袋,两人共着一个屏幕看了起来:

    司机大力:重大新闻,重大新闻!!!@全体成员

    司机A:啥新闻你倒是说啊。

    司机B:就是,我这刚准备在车上眯一会,就被你炸群炸醒。

    司机C:难不成是你老婆跟人跑了?【坏笑】

    司机大力:你们都知道武华小区吧?

    司机D:知道,我刚刚才在武华小区拉了一个客人,怎么?【疑问】

    司机大力:据可靠消息,昨晚七点多的时候,武华小区发生了一起命案,据说受害人被凶手割下脑袋、四肢然后放在高压锅里和一只老母鸡炖在一起,场面极度血腥!!!【惊恐】

    司机钟秋:你就在这传播谣言吧你,小心网警监控到,封了群你就知道错了。【撇嘴】【撇嘴】

    司机D:就是,我刚刚才从武华小区拉完客,怎么就没听人说过这件事?

    司机大力:你们不知道,因为这件事影响太恶劣了,如果传播出去的话,会造成社会的恐慌,所以警察对小区居民下了封口令,禁止向外传播!

    司机B:那你怎么知道的?

    司机大力:我有一个关系特铁的哥们在那小区当保安,这是他告诉我的,喏,不信的话你们看,这是他发给我的现场照片。

    司机大力:【图片】【图片】【图片】

    司机A:woc?!你这照片不会是p的吧?

    司机钟秋:我看是他从网上找的网图。

    司机大力: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们去武华小区拉客的时候问问他们。

    ……

    张叔点开那几张照片看了一眼,脸色骤然沉了下来。

    照片的确是现场照,而且拍的非常清晰,甚至连耳朵上挂着的木耳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张叔,那个的刘客的嫌疑很大,我有一种直觉,他就是想待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看着我们。”方云的声音在办公室响起。

    “我知道,但种种线索都指向刘力,我们也查了,他也确实有个叫刘力的哥哥,而刘力的下巴也确实有颗黑痣。

    我们也调查了,事发当天那晚,刘客正在那家火锅店里,店里其他服务员还有监控录像也都可以证明这一点,刘客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而且,凶手的作案手法非常老道,现场没有提取到一颗有用的指纹。

    也就是说,我们之所以能确定凶手就在刘客、刘力两兄弟之间,还是因为凶手自己留下的那个视频。”

    张叔坐在办公椅上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

    这几天他为了查案几乎都没怎么合过眼,现在坐在办公椅上,疲惫感如潮水般涌了上来。

    方云沉默片刻,又开口道:“张叔,我想去看看刘育被抓时,他手里抓着的那条腿。”

    案子的进展卡住了,虽然他们知道凶手极有可能就是刘客,但他们却没有证据能够直接指向刘客,所以方云决定先完成医馆第一个病人的嘱托。

    “那条腿在验尸间里的冰柜,你去看那个干什么?”张叔象征性的问了一句。

    “想看看能不能从这条腿上找到线索。”

    方云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过去。

    “行吧。”张叔摆了摆手,“那条腿苏冰知道放在那,你如果想去看,去找苏冰就行了。”

    “好。”

    方云也不墨迹,答应一声,直接离开办公室朝验尸间的方向走了过去。

    验尸间在警局的最左边,方云以前跟着张叔来过一两次,所以知道路线。

    几分钟后。

    方云来到验尸间。

    苏冰正在忙着提取尸体上的一些物质,听到从门口传来的脚步,头都没抬,开口道:

    “那条腿在柜子最左边的那个格子里,我现在没空,要看自己去看,不过注意不要用手去碰!”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不是子默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