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三章 这世道

    街道上人来人往,处处喧嚣,两人却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在这繁华中行进了没有多久,在一处不起眼的巷口前,柏奕忽然停了步子,对柏灵道,“这边。”

    柏灵应声跟随,与柏奕一同拐弯。这条路上一开始还有三两家像先前馄饨铺一样的店家,可越往后,巷子便越幽深,越往后街景也越破败。

    到最后,这巷子几乎只能容纳一人穿过,地上的石砖碎裂失修,踩上去才发现是活动的,一不当心就要溅着衣摆几道污浊的积水。

    柏奕放慢了脚步,指导着柏灵跟着他的步伐走,他身形灵活地穿过这一片乱石,显然对这一带非常熟悉。

    复行数十步,眼前的视野忽然开阔起来。

    这是一大片的泥泞地,到处是散落的石砖,放眼望去全是临时支起的布棚草棚。许多孩子短褐穿结,甚至衣不蔽体地到处奔跑玩耍。

    空气中弥散着一阵微妙的食物气息,闻着已有沤馊的气味。

    柏灵举袖掩鼻。

    谁能想到与朝天街一巷之隔的地方,竟会有这样的一个贫民窟。和前面的笙歌笑舞相比,这里是另一处人间。

    柏奕一面走,一面回头,“这儿的地前几年被一个员外圈了,说要盖酒楼,结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荒在这儿了。这儿离朝天街近,乞讨方便,就聚了很多的穷人家。”

    柏灵应声点头,望了望四处。

    每一个棚子里都挤着着人,大多是女人和孩子。身上的衣服到处是破洞和口子,连补都下不了针脚,所以天还亮着的时候,她们大多数都在棚子里待着。

    偶尔会有一些缝补的活儿落到这里,女人们就在棚子下面干活。

    就连便溺之事也只在夜幕落下之后,才能跑出来解决。

    柏灵紧紧跟在柏奕后面,有些不可置信。

    “怎么会有这么多无家可归的人?”

    “一些都是附近县里的,也有从北方逃难过来的。”

    柏灵更是惊讶,“附近县里的?那为什么……”

    柏奕轻声道,“大部分都是之前男人上了前线,结果没回来。家里的房子、地,全被亲戚吃了绝户,没了地方去就只能进城来乞讨。”

    柏灵茫然,“……什么是‘吃绝户’?”

    “就是……”柏奕顿了顿,“如果一户人家里的男人死了,女人又没有生儿子,那这个男人的亲眷就能分了这家人的所有财产,大到房子田地,小到锅碗瓢盆……一群人把绝了户的人家吃得干干净净,就叫‘吃绝户’。”

    柏灵微怔,这时再看棚子里的情形,眼里便多了些怜悯。

    柏奕瞥了柏灵一眼,“你别同情他们。这些女人十个有九个都不觉得这有什么错。她们就是怨,也只会怨自己命苦,怨自己生不出儿子。要是轮着自己吃别人家的绝户,她们也不会手软。

    “而且,你不要看昨天晚上那么多人跑我们家来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就觉得他们都是淳朴善良的农人。这里生产力低,没那么多资源让每个人都好好活着,吃绝户在这儿是个天经地义的事情,是要在祠堂里由村里长老主持、全村公证的。一个女人要没儿子,她就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

    柏灵默然。

    “这儿的女人,有儿子是一种活法,没儿子就是另一种活法。”柏奕目光复杂地看了柏灵一眼,“我们和他们到底不是一路人。动恻隐之心只会给自己找麻烦,你千万别在这上面惹事,到时候讲不清的。”

    “明白……”

    又往前走了大约一两百米,柏奕停了下来,“阿离!”

    没有人答应。

    柏奕吸了一口气,又抬高了几分嗓音。

    “阿离出来!我给你送东西来了!”

    话音刚落,一旁的破墙上突然冒出来七八个头发蓬乱的孩子,小的看起来五六岁,大的也不过十一二岁。领头的那个孩子脸上满是泥尘,眼睛却光亮,像是两颗黑玉落在泥地里,古灵精怪的,“柏奕大哥!”

    柏奕挥了挥手,“快下来,有好东西给你们!”

    被叫做阿离的孩子嬉皮笑脸,动作飞快地从墙头翻了下来,“平日里没几个来找我的,刚听见声,我还以为是来找事的呢……诶,这个姐姐是?”

    “是柏灵。”

    “啊!”阿离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老听柏大哥提起,姐姐生得真好看!”

    柏灵还没来得及客气一声,阿离就三两下地上手,把柏奕肩上的四个箩筐卸到自己手上,又回头凶道,“磨蹭什么!都过来!”

    墙后面的另几个孩子这才慢吞吞地又探出了脑袋,翻身过来搬东西。

    除了阿离脚下蹬着一双破旧长靴和棉裤,其他孩子都只穿着一件极不合身的长袖大褂,衣摆垂落遮过了大腿,两只脚光溜溜的露在外面,见着生人还有些害羞。

    阿离大手一挥,向柏奕介绍道,“这几个都是新来的,我先带着,不懂事的地方柏大哥多担待——”
“去你的。”柏奕笑着伸手削向阿离的脑袋,“别在这儿得瑟,这些东西你看看,你们收得住么?”

    阿离蹲下去看,几个孩子也都探头围过来,筐帽儿一打开,各人眼里都冒出了光。

    阿离连忙把筐帽儿盖上,警惕地看了看四周,有些人显然已经在往这边看。

    “四筐都一样么?”阿离抬头问道。

    柏奕点头,“对,都差不多。”
“收得住!”阿离的声音低了些,脸上露出真心的笑意,“别说就几筐山货,您就是给我搬座金山来我也收得住哇~”

    柏奕拍拍手,“我那儿还有很多,你喊几个得力的跟我去家取吧。”

    “现在?”

    “对,现在。”

    阿离琢磨了一会儿,摇头道,“现在不方便,柏大哥定个晚些的时候吧,我一会儿亲自带人去你那儿,您看行吗?”

    “行,那就这么办。别太晚,来了你就按老法子喊我,别咋咋唬唬带一群人到我家院子前头围着。”

    “这个还用您说!放心吧您呐!”

    几个孩子目送柏灵和柏奕离开,等走回那个只有一人宽的巷口,柏灵又回了一次头。刚才还围满了人的墙头现在又静悄悄的,堆在地上的东西也干干净净全不见了。
柏奕这时才道,“这些都是朝天街上的孤儿,领头的那个是我在百味楼的时候认识的。沈老板心善,每天的剩菜剩饭都给这里的人留着。”

    柏灵垂眸,轻轻摇头道,“这世道……怎么好像越来越差了?”

    “北方的仗都打了十年了。”柏奕脸上有些感慨,“这世道,能好到哪里去?”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柯遥42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