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百四十二章 再赴雁门

    明镜秋霜听我这么一说,皱眉问道:“难道你只喜欢和卑鄙小人比斗吗?”

    我微笑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在真正的打斗过程中,是没有什么规矩可言的,只要不用那些抓别人身边的人威胁之类的卑鄙手段,就已经可以算是正人君子了。而其他方面的运用,也是评定一个高手的重要标准。”顿了一下,那起一条鱼吃了一口说道:“鱼熟了,尝尝味道如何?放心,没有毒的。”

    明镜秋霜微微一笑,吃也拿一条鱼,吃了一大口道:“不错,味道果然是神仙放屁,不同凡响。”说完解下腰间的酒壶,扔给我道:“这是我的珍藏,正中梅庄梨花酒,也没有毒的。”

    我接过酒壶,皱眉说道:“刚才你那句评价,用来点评食物不太合适吧。难道是因为神仙放的屁是香的?”说完呵呵一笑,打开他的酒壶盖,喝了一大口。看他有些心疼的样子,知道他也是个好酒的家伙。

    我把酒壶扔回给他,又从戒指里取出一大坛在鲁妙子那里弄来的六果酿,送到他面前道:“来尝尝这个,正宗飞马牧场的六果酿。”来而不往非礼也,他既然这么喜欢酒,那这坛子六果酿送他也不算糟蹋。

    明镜秋霜接过酒坛子,打开封泥后,闻了一口赞道:“好香啊。”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玩这个游戏,除了成为高手外,另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喝遍武侠世界里的名酒。没想到今天不但见到了天下第一高手,还喝到了六果酿。看来今天真是个黄道吉日啊。”说完当然是先猛灌上一大口了。

    真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还是一个超级大酒鬼。不过既然见面了,也算有缘,我笑了笑又从戒指拿出了一小瓶清溪流泉来,扔给他道:“既然你有此志向,我这里还有点清溪流泉,呵呵,要多了我可没有哦,多乎哉,不多也。”

    明镜秋霜也不客气,伸手接过后,就喝了一大口。喝完之后叹道:“果然是好酒啊,对了,你刚才的话,好像还没说完呢。”呵呵,这个家伙还有点心急的样子,看来对武术的追求程度,也不在酒之下,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家伙。

    我也没卖关子,点了点头答道:“我刚才是说对环境、心理等方面的利用,以达到自己欲求的效果,比如你和另一个高手在擂台上对战,如果对方先用语言刺激你,比如说出你的武功破绽。然后再利用你略微走神的时候出手,你能说他偷袭吗?”

    明镜秋霜马上急道:“我的武功可不是那么容易找破绽的,我……”

    我见他还要继续说下去,忙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纠正道:“我说了是打一个比方,比方,意思是说对方对你说能攻击你心志的话。”顿了一下,改变话题道:“综上所述,只是我个人的一点不成熟建议,至于对不对还要靠你自己琢磨哈。好了,不说了,一会鱼就烤糊了。”点到为止,我想不管他听不听得明白,我都没必要说太多了。如果他能听明白,我说多了就是废话。如果他没听懂的话,我就更没必要对牛弹琴了。

    吃喝完毕,我告别了明镜秋霜,继续踏上了我的寻师之路。这个明镜秋霜也算守信用,自从赛跑输给我之后,虽然很不服气,但还是只字未提再向我挑战的事情。我也乐得清闲,继续向黄裳的隐世木屋行去。

    又走了没多远,突然听到通讯器响了起来。取出一看,居然是魂影,忙跃上一棵看起来比较舒服的大树,躺在树干上接通道:“魔兄最近又添了多少杀孽啊?”

    魂影笑骂道:“去你的,想用你的九字真言印度化我怎么着?”我连说不敢,他才转入正题道:“其实我这次找你,是想你帮我一个忙,恩……准确的说是帮我杀一个人。”我没有听错吧,能让他找我帮忙来杀的人,一定不简单。

    魂影这个兄弟义气方面一直没得说,每次我找他帮忙的时候,都义无返顾、不问报酬地帮我。现在他有事求到我头上,就算他要杀的人是100级BOSS,我也不会有半句推辞的。所以我爽快地答道:“居然还有令你感到难以下手的人,我倒要见识一下了。说说看,到底是谁这么棘手?”

    魂影语气平静地答道:“是天下第一箭,蒙古王——呼伦贝尔。”听他说完,我才松了一口气,开始听他说“天下第一箭(剑)”的时候,我还以为要杀心武呢。

    我叹了口气,苦笑道:“确定是弓箭的箭就好,拜托像这种有争议的称呼,直接说名字更好一点的说。”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等等,我对这个蒙古王知道的很少,也只在排行榜上看过他的名字。听你的意思,他似乎不是很容易杀,可以说说你知道的情况吗?”还是先了解一下,有点准备的好。

    魂影听我这么一问,有条不紊地答道:“我也是接到生意后的这几天才注意他的,经过我这几天的认真观察,总结出了一些观点如下:”说完咳嗽了一声,清了一下嗓子继续说道:“这个家伙的武功很神秘,我只暗中观察到他是用枪的,而且只是远远观看,所以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插嘴道:“那他的行踪好掌握吗?”这个很重要,如果可以清楚掌握他的行踪的话,凭我们两个的实力,杀不死他才怪。

    魂影听我这么一问,继续说道:“你先听我把话说完。这个家伙外号虽然很好听,但其实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淫贼,平时经常调戏女性玩家,而且也没少强奸NPC。所以他的仇家很多,不管是玩家或是NPC,想要他命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我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因为他的仇家多,所以他行事格外小心,行踪自然飘忽不定了。”顿了一下,又问道:“但是也总该有点线索可寻吧?”

    魂影嘿嘿一笑道:“你分析的一点没错,根据我的观察和调查,发现他是个十分狡猾的家伙,几乎找不到他行动的规律。本来我还想找他老窝,可是后来才知道在大沙漠中的隐蔽位置,而且好象还发挥了游牧民族的特点,每隔一段时间,换一个地方。”不是吧,这个看来真不太好办,对手太狡猾了。

    不过我对魂影还是很有信心的,嘿嘿一笑道:“我明白了,这个狐狸很狡猾。那么接下来,就请你这个好猎手不要卖关子了,快说说你的发现吧。”

    魂影失笑道:“就知道瞒不过你。我只知道他每隔一两天都回在沙漠的一个地点,杀狼盗练级、打装备。本来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是奈何那个家伙养了几头扁毛畜生,我根本无法隐藏过去偷袭。”

    我又问道:“那你就从过去宰了他不就完了,我想他的马不可能比你的速度快吧。”我倒不是怀疑他连这个都没想到,不过他不怎么做肯定有原因的,我是想知道这个原因。

    果然魂影无奈地答道:“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是那家伙每次出来练级都要带上他的四十个手下,清一色的蒙古弓骑啊。在不能隐藏进行近身的话,你知道四十个蒙古弓骑是多么可怕吗?”这个我到可以想想的到,四十支箭一射出,进入射程范围内肯定变筛子。虽然以魂影的身法,四十支箭奈何不了他,但是对方既然是弓骑,那就肯定有相应的弓箭技能,恐怕就不只是四十支箭那么简单了。

    我也皱眉道:“而且沙漠上,几乎没有什么环境可以利用,面对曾经横扫亚欧大陆的蒙古弓骑,确实有些令人头痛。唉,可惜我的那把碧影还是太弱了,否则的话,我们就可以靠比他们更快的移动速度和更远的射程和他们玩了。”

    魂影也说道:“是啊,听说冰魔物语曾经去找过他们麻烦,不过还是挂彩逃回来了。虽然我们要比冰魔物语厉害,恐怕对上这些熟悉环境的四十大盗,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呢。”他的话,让我眼睛马上一亮。

    随之我打断他道:“你知道吗?你无意中这一句话就已经注定了那个蒙古王饮恨大漠的命运了。”原本复杂的事情,就被他这一句话弄简单了。

    魂影显然对我的话不是很明白,疑惑地说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对他也不卖关子,直接答道:“云在天喜欢冰魔物语。”

    魂影也明显有些激动道:“你的意思是……摩诃无量!”对他的话,我只回答了一句古文:“孺子可教也。”

    关掉了通讯器,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是很稳妥。又拨通了赵子龙的通讯器,对他天下第一大帮的情报网,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赵子龙听我说完了事情的经过,才说道:“这个不用临时调查了,因为呼伦贝尔是我的师弟,同样是突厥武尊毕玄的弟子。我和他关系不是很好,所以你不用给我面子。”顿了一下,又详尽介绍道:“他学的武功比我多,我只学了炎阳奇功的内功部分和夜狼枪法,他却连炎阳奇功的招式都学了。而他的弓箭术却不是传自毕玄,听说是他做过一个任务后在哲别那里学的。另外他还有两个身手不错的副手,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

    毕玄的武功加上哲别的弓箭,的确是个角色。关掉通讯器后,我又联系了云在天,约好之后才改变方向,召出火麒麟冲向大漠。

    一路无话,我来到燕门关下,这个是我和云在天约好的地点,至于魂影,正在大漠里面等我们呢。我杀了两只怪物,慰劳一下火麒麟后,把他收了起来,才走上大道。没办法,这个老朋友实在是太抢眼了,整个游戏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过了燕门关,发现云在天还没到,我也就四下溜达了起来。算起来雁门关是我来在游戏里到达次数比较多的地方了,而更为遗憾的是没去过大理。记得游戏开始不久的时候,我无师可拜,就一直打算去下大理碰碰运气,结果每次都被耽搁了,几次之后,我就忘记了这打算,今天才偶然心血来潮地想了起来。

    给云在天发了一个消息,让他来了之后通知我,就独自四下溜达去了。雁门关虽然我来过几次,但是还真没有工夫好好欣赏一下风景呢,今天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我自然不会放过。

    走了一会,感觉肚子有些抗议了,于是向更远的地方走去,打算弄点关外的野味来尝尝。雁门关外不远的地方就是一片大草原,草长得很高,偶尔清风吹过,便形成了一幅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塞外风景。

    我暗自已经想好了午餐,记得《大唐双龙传》中对烤狼肉的评价很高。草原狼多肉少,有这么多羊,想找狼的话,应该不会很难才对。

    可是走了半天,也被发现一只狼的影子。凭我现在闭目武道的境界,在用心观察下,仍然没有发现狼的原因只能有一个,那就是这附近根本没有狼的存在。虽然没有发现狼,但却看到一对夫妇正在开心地牧牛放羊,而且看背影都十分熟悉。

    我知道不好冒昧地叫住他们,但还是在好奇心的趋势下,施展开了风神腿法,全力向两人追去。到他们身边的时候,并没有停下,而是擦肩而过,顺便用余光扫了一下两人的相貌。不看还好,一看之下,让我又惊又喜。

    我忙停下脚步,转身对两人激动地说道:“大哥、大嫂。原来你们没有……哎,看我这张嘴,能见到你们真是太好了。”这个两个不是别人,正在在我与独孤求败一战时,先后跳落悬崖的萧峰和阿朱。

    萧峰见到我,也高兴地从马上跳了下来,迎上来说道:“是三弟啊,真没想到还能在这里见到你。”一旁的阿朱也下马说道:“三弟现在可是风云人物呢,我们在塞外都经常听到你这个天下第一玩家高手的的事迹呢。当然,都是附近的玩家说的。”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云东流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