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四十章·蟒蛇

    百部如往常一样,去小孙家打了两壶好酒,晃着步子便往回走去。

    “浣花溪上见卿卿,眼波明……”百部老儿提着酒,晃晃悠悠地哼着小调。

    他抬起头朝前路看去,往常他总是沿着山路上去,到道观旁寻个树干,或是找个屋檐便躺下喝酒,可今日他却换了路子,往山下的地方走。

    “黛眉轻。绿云高绾……”他轻轻地哼着歌,那沧桑的声音从他白白的胡子下不着调飘出来——他似乎是醉了。

    “道长。”

    一旁偶有过路人看着半醉的老儿问好。

    他听到声,只扭头冲着人家大笑。

    “老儿要去哪里呢?”他喃喃,随即目光一定;“噢,从这走。”

    他继续迈下石阶,眼前的路越来越黑,已经没有行人。

    “出来吧。”

    他猛地停住脚步,站在一处山腰上的平地,对着眼前的灌丛大喊一声。

    “百部老儿……”

    一个幽怨沙哑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却不见人影。

    “许久未见了。”百部笑嘻嘻地闷下一口酒,对着他跟前那团正缓缓形成的黑烟说道。

    只见那团黑烟慢慢地升腾,黑色的细小颗粒交织,逐渐形成一个诡异的形状。

    那是一条蟒蛇。

    “怎么,过了这些年,修炼终于够了?”百部看着那蛇的纹路,富有光泽而带着血腥的美。

    百部眼前的这条蛇,是当年他最初来到南烛山所遇到的生灵,而那时的这条它,还不是妖,只不过是一条刚刚产下一窝蛇卵的精。

    恰逢那时百部要为护卫南烛山组建百兽阵,这些刚刚出世,未被世间污浊侵染的小蛇就是一群好苗子,于是百部夺了这窝蛇卵,而今日那些小蛇已经是百兽阵里的生灵,没有感情没有思想,完全听百部的命令,可这蟒蛇精却忘不了这桩事。

    百部也曾料到会有这蛇妈妈来寻仇的一天,那日它眼里的怨毒是他永远难忘的。

    果然来了。

    蛇妖吐着黑红色的信子,四颗獠牙在口中若隐若现。

    “你确定你能打得过我?”老儿狂笑。

    那蛇妖扭动着身子:“那时未必,只是今日或许大有不同,我已成妖,这些年的修炼就是为了今日,不论如何都要为我的孩儿来报仇。”

    “哈哈哈……”百部放声大笑:“不过是将你的孩子放在百兽阵中,又未曾杀死它们,何必如此,你应当谢谢老儿才是,这百兽还不是常物能进的了的呢。”

    他继续闷下一壶酒,满脸不在乎的模样,激得那蛇妖几乎要腾身扑过来。

    百部似乎是想到什么似的,用袖子擦了擦嘴,长舒口气笑道:“不过,要是你以为能赢过老儿的话,那便来吧。”

    他勾勾手指,示意那蛇妖动手。

    百部将葫芦砸碎在地上,酒壶裂成两半,香气蔓延在空气当中。

    “来啊。”

    蛇妖疑惑地看着百部老儿,这老头向来诡计多得很,它还是需多加小心。

    蛇妖缠绕着身子往百部的四周挪动,绿宝石一般的眼眸一闪,凭空生出来另三条与它一样的蛇来,四条粗壮的黑线把百部脚下的路包裹严实。

    “不错不错……”百部笑嘻嘻地赞叹这阵法,看来这蛇妖十余年的修炼没白费,从低级的精竟学会了如此法术。

    他接着喃喃:“挺适合我观中那个炼丹炉,蛇胆入药也是甚好……”

    老儿装作捋着胡子沉思,另一只手却悄悄运了法术。

    蛇妖被这一句气得一震,四条蛇难辨真假,纷纷张开血盆大口往百部扑了过来。

    百部没有武器,赤手空拳地转换步子躲避那蛇妖的进攻,蛇妖没注意到的是,百部空闲下来的那只手已经用仙法给自己的周身罩上一层无形的铁杉。

    百部依旧在拼命地与它周旋,他瞄准时机,一拳朝一条蛇的七寸下去,可打中的是一条幻影,下一秒就消失在黑夜中。

    剩下的三条依旧气势汹汹,百部奋力对抗着,不能让蛇牙咬到自己的皮肤。

    而谁也不会想到,从始至终,他的目的只有一个——让蛇妖把自己吃进腹中。

    他虽年事已高,可身子与脚步依旧灵活的很,不停地变换着姿势,转眼又打灭一条幻影。

    蛇妖恶狠狠盯住眼前的老头,摇身将另一条幻影唤过来,合身变成了双头蟒蛇。

    百部嬉笑着打起了醉拳,他挥舞拳头,忽实忽虚,漫无目的朝双头蛇打过来,每一次出手都极为靠近蛇的七寸,但都隔开一段小小的距离,仿佛是不停地失手。

    “百部,你不得不服老啊……”

    两个舌头微张血口,似乎实在诡异地笑。

    “是老了!”百部大笑着再挥一拳,这一次还是朝着七寸去,蛇妖料到了他的方向,迅速地挪动身子,躲过他一拳,再张开蛇头蛇尾处的两张血口,瞬间就要把百部吞了进去。

    却没想到百部在进去的一瞬间,化掌震碎了它的利牙,那些碎齿也并未伤到百部,只混着血水被蛇妖猛吐在地上,一团污浊。

    百部老儿就这么被吞进了蛇腹。

    蛇妖剧烈地扭动着身子,百部就在它蛇腹中央,屯成一团大大的球形。它虽痛,可今日总算报了百部夺子之痛,即使今后没了利牙,也算是值得,只是它不解的是,今日百部的实力没有它想象的一半强,难道真的是这死道士老了?

    它扭动着异形的身子,缓缓隐没在夜色中。

    “这糟老头子,带酒带到哪儿去了。”

    卧云郁郁地打了个哈欠,本还指望着过把酒瘾,可今晚怕是等不到百部带来的酒了。

    “阿云。”

    道年站在离她不远的厢房门口,身影一半隐在阴影里,另一半浸满月光,看着卧云浅浅地笑。

    “师父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指不定去哪儿一个人疯了,你早些睡。”

    一旁的小白也摇着尾巴给她道晚安。

    “好嘞!”

    卧云揉了揉眼睛,溜进自己的房中。

    卧云这夜又做了个冗长的梦,梦的是海,东海。

    梦里海平面升起光辉的那一瞬间,卧云的眼睛也猛地被光线刺醒。

    朦胧中睁眼一看,是小白从没关紧的窗户中钻了进来,一个劲在卧云床上蹦跶。

    “诶,你这小东西,怎么这么……”

    卧云话音未完,小白就嗷嗷嚎叫起来。

    “什么?百部被蛇吃了?”卧云惊呼。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七锦殿下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