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五章·初见

    卧云睁眼,自己不是因为被梦中的恐惧惊醒,而是被手边一阵湿润的触感弄醒了。

    她想起身,左臂传来的痛楚却令她动弹不得。

    卧云费力地歪头看去,手边是一团毛茸茸的白毛。

    “我这是死了,遇见地狱噬人的兽了?”

    卧云疑惑地将手动了动,那团白毛突然一窜,仿佛是被卧云吓到一样,抬头露出一双墨蓝色的眼睛。

    卧云识得这眼睛!那夜这东西撕咬她的疼痛,现在还在她身体里作祟。

    “你你你……别过来啊!”卧云身上发痛,却还是硬撑着身子在挪动。

    那双眼睛无辜地望着她,眼里有着委屈与歉疚,它趴在地上,两只前爪在地上蜷成两个小小的毛球,尾巴一摇一摇,嘴边轻哼着唔咽。

    之前那般凶猛的野兽,此刻居然变成如此温驯的小白狗?

    卧云一边望着眼前的这团白毛,一边打量着自己所在的地方。

    这是一间普普通通的厢房,没有什么豪华的装饰,家具装点却别有特色,皆用檀木制成,房中并未烧香,却洋溢着一股香火的气息,简单却不简陋。

    卧云长舒一口气,自己竟还没死。

    她支撑着身子靠在墙头一侧,好好放在床边桌案上的凌霄被卧云够着手拿过来,对于眼前那家伙,她还是不放心的。

    这一拿可不得了,那小白狗愈发委屈,一腾身子就往床上扑过来,卧云剑刚拔到一半,那家伙的舌头就散着热气往她脸上舔。

    “诶诶诶……干嘛……喂!”

    卧云惨叫,她堂堂玄机阁人士,今日居然被一条狗欺负。

    慌忙中,房门被人打开,一个白色的身影走了进来。

    小白狗一听这声响,立刻从卧云身上跳开,跑到那人脚边摇尾。

    卧云嫌弃地抹了一把脸上的口水,抬头望着来人。

    这下换卧云流口水了。

    活了十六年,眼前的这个少年是她见过的最惊艳的面容——长发被尽数盘好,垂几丝挂在眉尾,一双眼生的清澈,长睫在眼睑下生一对暗蝶,面庞并不分外白净,却因挺拔的鼻与薄唇生出几分仙气,一身白袍更加脱俗,从日光里走了进来,肩上抖落一袭星尘。

    或许连方敛欢那样的绝美都抵不过,当然,卧云是不会承认的。

    卧云手中的剑拔到一半,一脸那小畜生的口水,呆呆地望着来人。

    “你醒了?”那少年轻轻一句问候。

    卧云木讷地点点头,将凌霄收回剑鞘里。

    “你……是?”

    那男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一个腼腆的笑:“哈……忘了给你说了,我叫道年,哦对了,前夜是这家伙把你咬伤的,幸亏我及时抓到它,若是姑娘有大碍,我必定要狠狠教训它一顿。”

    那小家伙缩在道年身后,一脸委屈地唔咽着。

    “它是……一条狗?”

    “嗯……半狼半狗,或许算是狼狗吧。”

    那白毛听到主人这般言语,气得连叫两声。

    道年嘻嘻地笑着,不理那小家伙的委屈。

    卧云这才抹了抹满脸的口水,脱口一句:“它不会吃屎吧?”

    对面一人一狗皆无语,那小家伙气得团团转,下一秒就夹着尾巴跑出门去。

    卧云看他们这模样,失声笑了一句:“打趣罢了……”

    她顺势摆了摆手,忘了左臂的伤,一下子被疼得咧嘴。

    道年赶紧走了过来,让她躺下。

    “姑娘切莫乱动,师父帮你看过伤口,要愈合还需些时日,那毒不浅,定要仔细养好了。”

    卧云倚靠在床侧,细细地想来,道年两字,不似凡人姓名,更似道家名号。

    思绪刚落,窗外的钟声就轰然作响,待余音过去,卧云轻声开口问道:“这是何地?”

    “南烛山无名观。”

    眼前人是一个小道士。

    “距兆城有多远的路程?”卧云心切地询问,或许杀出重围的柳三杀正在城外寻她。

    “兆城?”

    道年皱着眉头,一脸不解:“何为兆城?”

    “这位兄台别拿我打趣了。”卧云一脸笑意望着他,可眼前人还是满脸不解。

    “鄙人不知。”

    笑容在卧云脸上凝固,她追问;“那前夜你在何处见到的我?”

    “山下密林处。”

    “带我去那。”

    那道士被卧云严肃的神情惊到,眉头皱起来:“不行,我不能带你去。”

    “怎么着,你还能把我囚禁在这?”

    道年急得红了脸:“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先把伤养好再去。”

    “不行,我现在就得去!”

    “我偏不让你去!”

    “我就要去!”

    “不让!”

    卧云叹一句荒唐:“是你的狗伤了我,我虽谢过你的相助,按理说你也是亏欠我的,今日还不让我离开,这算什么道理?”

    道年不语,展开双手横在卧云面前,做了个坚决不让她出门的动作。

    卧云一看他这样子,急得忍着痛腾起身飞到他面前,凌霄的剑柄抵住他的脖颈:“你们这什么黑道观,怎么如此蛮不讲理!”

    她的脸逼近道年,带着香气的鼻息扑到他的面庞,一双杏眼看得眼前人面颊发红。

    这也是道年十七年来见过最美的女孩。

    “师父说过姑娘要卧床静养,即使今日姑娘将我杀死在这,我也不能盲目带姑娘下山!”

    他一字一句说的斩钉截铁,卧云气得抓狂又奈何不得,怎么生的如此一副好面孔,竟是这样一股死脑筋。

    “不在你这住了行不行?”

    “不行,身为道观就必须要担起救人的责任来。”

    “……那明日下山行不行?”

    “不行。”

    “后日呢?”

    “不行。”

    “什么时候才行?”

    “等姑娘伤势好的差不多时。”

    “可我有很重要的朋友要去寻。”

    “那也得等到你伤势好些的时候。”

    卧云不再开口,只眯着眼笑看道年,连连点头,恨也说不出口,乖乖地爬回床头。

    道年满意地一笑,鞠了个礼便告退下去,末了轻声问了句卧云的名字。

    “齐云。”

    道年走后,卧云愤愤地靠在墙头,左手上的伤虽还严重,但被敷上草药后的确舒缓了许多。

    她挪手打开墙边的窗。

    果然是道观,窗外满是一片碧翠,遮蔽住的庭院里只一只鼎,一只水缸,红色的木门旁倚一把笤帚,只有升腾的烟雾在徐徐飘着,其他的一切都仿佛静止着,宁静安然。门外老旧的石阶一直从山下蜿蜒过去,卧云望不到山下的景象,只听见偶尔两句布谷鸟的轻鸣。

    “南烛山……”

    卧云收回视线,合着眼长舒一口气。

    那夜孟家的漫天火星重现眼前,还有方才那个不明所以而分外真实的梦。

    卧云必须快些离开。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七锦殿下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