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八章·骨灰

    今夜的后院已是无人看守。

    孟义的腿酸软得直哆嗦,颤颤巍巍地走过暗道的石阶。

    终于到了密室!

    孟义激动地打开那石门,心中满是恐惧与愤怒,他担忧李莺儿走之前将他的命根也一同带走,没了怨婴术下李婉儿的血,他孟义要如何活下去?

    他急切地往室内冲去,黑暗中依旧是那个人形罐子,房内有着起伏的鼻息。

    “还好……她还在这……”孟义喃喃,心安了下来。

    孟义缓缓走了进去,而身旁的婉儿已经被屋内的景象吓得腿软,不再搀着孟义,一滩烂泥一般坐在地上直哆嗦。

    罐子里还是那个熟悉的身影,孟义的嘴角咧开一个渴求的笑容,几颗黄牙沾满了贪婪的口水。

    他双眼放光,终于走到那罐边。

    “呵哈哈……还在……还在……我孟义不倒,我孟义不倒……”

    孟义伸出他长满苍老纹路的右手,他这次已经等不及用刀剑将那少女的皮肉割开吮食鲜血!

    他猛地伏下身子,一张口往罐中女孩的脖颈咬去。

    那血液潺潺地往他的口中流淌,带着他最喜欢的腥味,净是甜蜜。

    待他被喂食完,他定要出去将那些欺辱他的人一个个剥皮剔骨,那夜遭人暗算的仇他孟义一定要十倍奉还,飞虎堂依旧是中原第一大镖局!

    孟义激动得身子颤抖,喉咙里发出唔咽的声音,身后的环儿早就被这样可怖的孟义吓得晕死过去。

    孟义一双手捏进那裸露的肩膀,指甲几乎就要钳进那皮肉了,只是他心头的兴奋几乎在一瞬被浇凉。

    这不是苏婉儿的血!

    他抽出利牙,近乎疯狂地用双手拨开那女孩的头发,抹去她脸上的血污。

    是昏死的二夫人!

    孟义万分惊慌——他被人算计了。

    “呵呵……”

    身后传来一阵冷笑,孟义缓缓转过身,面露惊恐:“竟然是你……”

    眼前站着的,就是在不久之前才舍命救他的齐云。

    “哈哈哈……”孟义大笑起来,眼眶里都是愤怒与懊悔。

    自己行走江湖几十年,最终竟被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摆了一道。

    “为何这样煞费心思暗算我?”

    卧云凌霄一指孟义胸前那枚哨笛:“将它给我。”

    孟义低头,将那个不过一个指甲盖大的物件攥在手心,冷冷地笑道:“就是为了这个?”

    “是。”

    孟义转身,看着那堵墙,又问道:“是想知道这背后的东西?”

    “是。”

    卧云怎么也不会想到这老贼竟如此配合,他上前几步,用那哨笛吹出几位诡异的声调,缓缓地,那堵墙分裂成两半,露出大大小小三排罐子。

    卧云跟着孟义的脚步,来到那墙前。

    “这些罐子装的什么?”

    孟义不看卧云,只盯住那些罐子笑。

    “死人。”

    “嗯?”

    “都是死人罢了……哈哈……”孟义面目狰狞:“都是不配成为我补品的死人。”

    卧云这才惊醒过来,那三排罐子里装的都是被孟义用来当补品的少女。

    孟义伸手拿起一个罐子,笑着将罐子上的灰尘拂去,再伸手递到卧云面前:“要欣赏一下吗,很美……”

    卧云看着孟义那双手,生怕他藏了什么埋伏,一把凌霄紧握在手中,另一只手揭开那罐盖。

    她眯着眼看去,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那是一整罐骨灰,散发着烧毁的朽木味道。

    孟义看着卧云发恶的神色,笑的愈发得意:“是吧,很美……”

    卧云忍住一剑刺死这个畜生的欲望,横着眼,指着那些罐子发问:“这些都是这些年来你迫害过的少女?”

    孟义得意地点头:“怎么能说是迫害呢,能为我孟义所用,那可是荣幸……哈哈哈……”

    卧云猛然想起了之前关于柳三杀的传言——她费尽心思来到孟家,要探索的秘密是否……就是眼前的这般景象?

    她运气,耗费许多的气力去与那些罐子搭起联系,果然在第二排中央探到了一个罐子,浮游着微弱的,与柳三杀身上一般的气味。

    她伸手将那罐子拿在手中,却完全不敢打开它,孟义在一旁笑得阴森:“哦……你要寻的是这一罐啊……呵哈哈,这一罐的女孩不错,是很多年前在一家客栈掳来的,哈哈……那夜我们担着惊雁的名头血洗了那家客栈,这个女孩挺不错……”

    “何处的客栈!”

    “江南苏州。”

    卧云心头猛地一惊,在某个与柳三杀畅饮的夜,她曾在柳三杀的言语中听到了许多江南的事物,虽不曾详细问过,可卧云已经猜到江南就是她的家乡。

    那眼前的这个罐子……是否就属于传言中柳三杀死去的女儿?

    孟义看着卧云的神色,笑得更加张狂:“那女孩才十五岁,正是好年纪,被我们几个轮流好好照顾了一番……哈哈……可惜……”

    卧云大吼:“闭嘴!”

    那头的孟义更加发笑:“哈哈……只可惜那夜竟然放松了看管,让她趁着我们不备偷偷撞墙死了,哈哈……不然可是做母体的好胚子呢……不过你猜最精彩的是什么?”

    孟义丝毫不理会卧云的狂怒,似乎是在故意激怒她:“哈哈……那夜她爹还在马厩喂马,听着客栈内的声音匆匆赶了过来,可惜呀可惜,她爹正好撞见了自己女儿被人按在床上凌辱的那一幕,怎能忍得,举起那椅子朝我们劈过来,哈哈哈……被王管事一刀把身子劈成两半……”

    卧云红着眼听下孟义的言语,她的心头已满是怒火。

    “今夜老子就杀了你为她们报仇!”

    卧云盛怒之下将凌霄劈了过去,孟义虽体虚得很,可还是闪过这一剑,更令卧云措手不及的是,就在她落空的一瞬,这两手空空的老贼竟然从唇齿中吐出一根毒针,正刺中她拿着罐子的左手。

    一阵钻心的痛楚从她的手臂涌上心头,可她不能放手,那罐子依旧被她狠狠地抱紧。

    卧云的左手已经麻木,脸上全是汗水,她紧紧咬住苍白的嘴唇,不发一声。

    孟义狂笑:“跟我斗,你还是太年轻了些……”

    他踱步,往蹲在墙角,因为剧痛而颤抖的卧云走来。

    卧云握紧凌霄,想要一剑飞出去刺死孟义,可却发觉手上没了气力。

    孟义蹲下来,望着卧云的脸庞发笑:“他们都说你是小白脸,可方才我才看出来,你根本就是个女人嘛……哈哈哈……今日或许我飞虎堂就要覆灭,不过我孟义能带走一个是一个……”

    他伸出手来,掐住卧云的脖颈,的右手松开凌霄,尽全力扣住孟义的手,脸色已经是涨红。

    孟义此时不剩多少力气,可那力度加以稍久的时间也还是能置卧云于死地。

    “呵哈哈哈……”

    孟义看着手中人痛苦的神色,笑得流出两行浊泪。

    “去死吧……都给我去死……”

    卧云就要被扼得昏死过去,发黑的眼皮中却突然出现另一个身影。

    “唰——”

    那只扼住她咽喉的手猛然松开——孟义倒了下去。

    卧云从未想过眼前的这人会出现在此地。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七锦殿下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