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一章·觥筹

    卧云在孟府休养的这半个月,孟义都未曾来探望过。听阿芒说虽然孟义有宿千帮衬着,但大多的事务还是他亲自处理。卧云想来也是,像孟义这样的成功者,都带着多疑的心思,总是要有许多事得亲自过问了才行。反倒是那宿千,像是什么公务都没压在身上的样子,时常来她这儿询问她的伤势如何。

    这天宿千又挥着那把白玉扇,捎一碗滚烫的人参汤带上。卧云望着那每日一碗的补品,只觉得血柱都快从她的鼻孔里喷射出来。

    “劳公子费心,齐云已恢复得差不多了。”

    卧云笑着耸了耸肩,努力证明她的伤口确实已痊愈了。

    宿千点点头,望着她又一副生龙活虎的模样,只得把汤搁在桌案上。

    “那就好,正好堂主刚处理好外面的事宜回到府中,还请齐兄今晚到宴客厅来,与堂主一家共进晚宴。”

    卧云把喜色藏在心里,装一副恭敬的模样答允下来,待宿千走后,才敢再床上打两个滚来抒发自己激动难耐的心情。一是为她终于能接近孟义,从到兆城以来,今晚是她第一次要与孟义正面近距离相处,她必定不能露出马脚,孟义对她的信任至关重要。二是为了她的重获自由,这半月来,不止宿千时不时过来看他的伤势恢复如何,更可恶的是阿芒那小兔崽子,死活不让她出去活动,倘若她要迈出这庭院一步,那崽子便如同拖油瓶一般挂在她腿上,时刻吵着闹着说她伤势未愈不能乱动,卧云也实在那他没办法,只能日日看着院里那几条锦鲤咕噜咕噜冒泡泡。

    “终于解脱啦!”

    她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对着铜镜换上阿芒送来的衣裳。是一件灰色的长衣,做工简单却触感极佳,胸口一侧用金线绣了片虎纹,独特大气。卧云用笄将一头青丝缠好,化雄丹的功效依旧持续着,她两腮与人中都留有青色的胡茬痕迹,卧云从镜中望着自己,分明就是哪家的俊俏少年郎。

    黄昏已过,各色的灯火纷纷装点起来,佣人们都忙前忙后,端着各式的菜肴美酒往来奔走,十分大的阵仗,阿芒说今晚的宴席是孟义特地吩咐的,为的是给各位飞虎堂的新成员接风洗尘。卧云不禁感叹这有钱人家的架势。

    孟府的宴客厅原是一座戏台,大夫人早年爱听小曲儿,孟义特地为她建了这么一个地方,只不过后来大夫人兴致淡了,又或是年纪已不再适合浓妆艳抹唱青衣了,这戏台也就被另作他用,改为平时孟家设宴的地方。

    卧云跟着阿芒,如约落座。

    孟义端坐在正方,他给卧云安排的位置甚好,向右紧挨着宿千坐着,仅隔着他一人的距离。而孟义的左侧是他那位端庄大方的大夫人,卧云虽能清楚地看到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却还是从那些皱纹中看出了她曾经拥有的美丽容颜,美人迟暮,总是令人唏嘘的。

    卧云扫视一眼宴席,除去飞虎堂原本的人员外,剩下大半都是之前参加比试的成绩优异者,可却未见到柳三杀那双青光眼,问过身侧的宿千才知道那疯妇因身子不适缺席了。

    全场宾客大约都到齐了,一个年轻娇媚的女子才悠悠地踱着步子而来,穿一身花枝招展,经过大夫人席前,还不忘挑起柳叶眉使个得意的眼色,再一个媚笑朝孟义行礼,那句捏着嗓子道出来的“妾身来迟”听的卧云一身鸡皮疙瘩,再不用细猜她也知道,眼前这个矫揉造作的女人便是孟家的二夫人。

    卧云不禁咽了咽口水,这孟义的口味竟如此奇特,他的两位夫人风格迥异得也太吓人了吧?

    孟义似乎已对二夫人的性子习以为常,也不责怪她来迟,挥了挥手便让她起身坐到卧云左侧。

    菜肴上齐,戏台一角的歌舞声也奏响起来

    孟义用金壶倒杯清酒,高举起敬在场的宾客:“今日能将诸位贤能聚集在我飞虎堂,是孟某人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尤其是新来的几位,能通过残酷的比试坐在这里实属不易,还望以后你们能为飞虎堂尽忠,我孟某绝不会亏待了你们!”

    一杯下肚,孟义示意众人动筷。

    卧云夹了满满一碗东坡肉,休养这些时日饭菜寡淡得很,今日好不容易能痛快吃肉,阿芒那当着这么多人也不好规劝,卧云笑嘻嘻地望着一旁的小家伙,好生嘚瑟。那边孟义端了一杯酒走到卧云旁边,把正埋头大吃的卧云吓了一跳。

    “孟堂主。”卧云放下碗筷,满上自个儿的酒杯。

    “齐少侠的身子可好些了?”

    “劳堂主挂念,在下已全然康复了。”卧云回孟义一个笑容。

    “那日少侠的身手着实让老夫大开眼界,敢问少侠练的是何派功夫?”孟义轻轻眯起眼,卧云知晓他对自己已开始了试探。

    幸好玄机阁做事向来周到,在参加比试之前就已打点好所谓齐云的身世背景。

    “在下自幼便没有双亲照料,被遗弃在南海边,由一位海岛上的隐士带大,这身功夫也是跟他所学,我那师傅没什么名气,教的武功也更算不上什么名门功夫,我也不过是稍会点拳脚罢了。”

    孟义客气一笑:“谦虚谦虚,今晚还望少侠尽兴。”

    两人碰杯,双双一饮而尽。

    “对了,听闻少侠是南海而来的,老夫还特地备了几样海味。”孟义挥手,那边婢女就端着几盘海鲜上桌。

    芙蓉蟹肉、鬼椒象拔蚌、松露鱼翅......卧云望着桌上的菜肴暗喜,这老贼用海鲜想试她是否真是海边人,可没想到东海来的她就好这口,道过谢便大快朵颐了起来,剥壳的手法娴熟得不行。

    孟义停留了片刻便笑着离去,挨个地往席间进酒,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卧云正吃的起劲,那边一只手就往她腰间探过来,她以为是阿芒那小家伙,伸了腿就往后方踹去,哪像这一踹可不得了,一声娇柔的呼叫从她的后方传来,她这才发现自己踹中的是孟义的二夫人。

    卧云看那女人半倾在地毯上,明明自个手一撑就能起来,非得卧在那儿不动,眼里藏着非卧云扶她不可的意思。

    要是换了平时的卧云,这样的女人她能一拳打十个,而如今她是伪装的齐云,自然不能翻个白眼一拳挥过去。她只赶忙把手上的蒜汁擦掉,伸了手去扶二夫人。

    碰到这女人的一瞬间她便后悔了。

    二夫人顺着卧云的姿势,双手轻搂住她的腰,一张脸就要往卧云的脸上靠,那脸上的脂粉都快呛进卧云眼里,还好她方才吃过一道蒜蓉焖虾,那气味逼得这女人眉头一皱,不敢再靠近。

    卧云赶紧客气地把她放下,张望了四周,大家或在忙着应付酒席,或全神贯注欣赏着舞姬的身姿,阿芒也不知跑去哪儿忙活了,并无人注意到卧云与二夫人这一出。

    松了口气,卧云恭敬地点了点头,而后转身,不再看二夫人。

    只是那女人依然一副不甘心的模样,几根纤纤玉指伸了就要往卧云大腿上探。

    这女人是疯了?

    当着大庭广众寻求刺激?

    她难道不怕孟义看到把她剁个稀巴碎?

    ***别摸了!好歹我现在是男儿身,也会有反应的!!

    卧云内心已经崩溃,那女人的手指依旧不停在她腿上游走,这次她的伎俩藏在桌下,更无人能看见。

    “二夫人,这是何意?”

    卧云把那女人的手从自己腿上拨开,朝右侧宿千的方向挪了一点,双眼清冷地盯着二夫人。

    如此近距离看来,这女人是比大夫人貌美太多,自有年轻吹弹可破的皮肤不说,五官也生的极其精致,丹凤眼中生着无限媚意,一颗痣生在鼻骨,却也是一处独特的美,她并不太瘦,线条凹凸有致,方才她刚进门的时候,那对雪峰也让尚未发育完全的卧云转移不开视线。

    只是这样好容颜的孟家二夫人,居然是个能在宾客聚集之地勾引他人的荡妇。

    “齐公子好身段。”

    她勾起嘴角笑着,满了一杯酒往嘴里送,又故意漏几滴划过她雪白的颈。

    “还请夫人自重。”

    卧云别过头去,不再看那女人,他脸上一派镇定,只是下半身却一片火热。

    只恨这男儿身不争气!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七锦殿下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