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六章:又来找表哥了

    又过了一日,天气气温陡变,外面已经渐渐淅淅的下起了小雨,再加上已经快到深秋,秋风一吹,简直冷的让人瑟瑟发抖。

    徐晚笙怀里抱着装了靴子和披风的包袱,急急忙忙的出门,只想着天气越来越冷了,要快些把东西给沈屹城送过去。刚出门走了不远就被风的有点凌乱了,她知道这几天会很冷,却没有想到会这样冷,冷风吹到脖子里,那滋味,简直了。

    自己好歹还穿了厚衣服,可却也这样冷,抵不住这风吹。想着那天见到沈屹城,他身上穿的那么单薄的外衫,薄薄一件,都可想而知,会有多冷。

    徐晚笙又轻声叹了一口气,回头看着同样冷的直打颤的弯弯,只见弯弯撑着一把油纸伞快步的走到她面前,为她遮雨,“姑娘,这天这么冷,咱们回去加件衣服了再出来吧。”

    徐晚笙点点头,“我就在这儿等你,你快写去给我拿一件厚的披风来。”话音刚落,弯弯应了一声,把手中的油纸伞递给徐晚笙,就急急忙忙的淋着雨回去拿披风去了。

    “弯弯。”徐晚笙见弯弯刚走了两步,再次叫住她。

    弯弯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徐晚笙,“姑娘还有什么事吗?”

    “你自己也多穿一件衣服了再出来,别冻着了,我不急的,就在这里等你。”徐晚笙叮嘱道。

    弯弯本以为姑娘叫住她是还有事要说,却没有想到姑娘竟是叮嘱她多穿一件衣服,别冻着了。一时间有些感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是用力的朝着徐晚笙点点头,转身离去。

    徐晚笙站在原地等着弯弯,风吹的她有些冷,不自主的抱住自己。看着这徐府周围的景色,想着几年后这里会不再是徐府,徐府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落得个好下场,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是笙妹妹啊,不知笙妹妹在这里做什么?”不远处一道好听的男声传来,徐晚笙闻言回头,只见一身影修长的男子朝她徐徐走了过来,男子个子很高,身着一件月白色的锦缎长衫,外面披了一件宝蓝色的斗篷,手上拿了两本厚厚的书。剑眉微微皱着,眼神清明,语气又有些疑惑,似乎有些不解她站在这里做什么?

    徐晚笙想着,叫她笙妹妹,那这就应该是她的堂哥徐意之?她三叔的儿子,目前徐府唯一的孙字辈的男丁。

    “意之哥哥怎么在这里?”徐晚笙也不答徐意之问她的话,反而看着徐意之笑嘻嘻的反问道。

    徐意之听问她这样叫自己,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他这个堂妹可是从来没有对自己这么客气的。她是他大伯的女儿,因着是嫡出,在府中一直都趾高气昂,一向都瞧不上他们三房的人,对他们三房的人也是冷眼相待。

    平时见到自己也只是不情不愿的打个招呼,转身就走的那种。今日居然还会对自己有笑脸,想着娘亲上次跟自己说自己的这个堂妹瞧着变化很大,他还不太信,今日看来,这个堂妹或是真的变化挺大的?

    虽然心里诧异,面上却也没有显露半分,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扬了扬手中的书,“我下了学堂就去了藏书阁找书,刚好经过这里,准备回院子里去了。”

    “原来是这样啊,意之哥哥,我在这里等我的丫鬟呢。”徐晚笙点点头,脆生生的道。

    徐意之点点头,也不多问,“天气冷了,笙妹妹注意保暖,别染了风寒,我还要回去温书,就先走了。”

    徐晚笙点点头,看着徐意之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刚刚徐意之说去藏书阁找书,要是沈屹城也能进出徐家的藏书阁就好了,就不愁没书看了……

    对,她得想个法子,找个机会让沈屹城能自由进入藏书阁。

    徐晚笙又好无聊的等了一会儿,弯弯一手撑着油纸伞,一手拿着一件厚实的大袍子,匆忙的走了过来。

    弯弯快步走到徐晚笙面前,收起自己的那把伞,又腾出一只手来接过了徐晚笙手上的伞,麻利的给徐晚笙系好了袍子,这才又搀着徐晚笙走着。

    弯弯牵着徐晚笙,只觉得她的手冰凉冰凉的,没有一丝的暖意,有些愧疚,亏的姑娘还那么关心她,她却让姑娘在这么冷的天等了她这么久。低声道:“姑娘,都是我不好,去了这么久,姑娘肯定等的好冷,手这样的凉。”

    “哎呀,没事的。”徐晚笙也不在意,两人慢慢的走着,雨似乎下的有些大了起来,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徐晚笙见弯弯还是不说话,拍了拍弯弯的手,转移话题道:“弯弯吗,你猜我刚刚遇到了谁?”

    弯弯闻言眨了眨眼睛,“姑娘遇到了谁?”

    徐晚笙见她提起了兴趣,又笑道:“我遇见意之哥哥了,他刚从藏书阁回来,就在这路上遇见了我。”

    弯弯点点头,大少爷在府中确实是唯一一个孙字辈的男丁,所以也只有他一人在学堂读书,其他人,都是女孩子,女孩子又不适合抛头露面,所以也就都待字闺中。

    不过,再过一些日子,也要请教书先生来府上教习府上的姑娘们了。

    “大少爷确实是在学堂念书,所以才会经常去藏书阁温书呢。”弯弯答到。

    徐晚笙也跟着眨眨眼睛,藏书阁啊,她还没有去过呢,也不知道在哪里,虽然她好奇在哪里,但是又不能开口问,否则那不是会引起怀疑吗?她一个正儿八经的徐府嫡小姐,连自己府上的藏书阁在哪里都忘了,就算是大病了一场也不至于这都忘了吧。

    不过她想,原身的这个徐晚笙是个极度懒的人,她猜,她肯定没有去过藏书阁。就算知道在哪,但是肯定对里面也并不了解。

    徐晚笙想了又想,小心翼翼的试探,“弯弯,藏书阁是不是很多书?”

    弯弯闻言点点头,虽然有些惊讶为什么一向不喜欢看书的姑娘问起这个来,但是还是颇为自豪的道:“那当然,咱们老太爷是出了名的可是爱书如命,咱们府上的藏书阁,好书可是极为的多呢。”

    徐晚笙点点头,她好像记得是有这么一回事,老太爷是非常喜欢书籍的,也很喜爱收藏一些珍品和孤本。

    刚还想开口说什么,却发现沈屹城住的僻静小院已经到了。

    徐晚笙有些纳闷,上一次来的时候她怎么感觉走了好些路,走的她累死了。这一次,似乎还挺快?她只是跟弯弯说了两句话就已经到了。

    看着眼前这处依旧破败的小院,徐晚笙想着,这要是风再大一些,会不会把这小破屋给吹垮?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初初见你时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