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章:表哥,你在吗?

    “晚晚?晚晚?!”沈悦音看着梁筱久久不回神来,声音拔高又叫了两声,梁筱猛然的回过神来,一脸茫然的看着沈悦音。

    梁筱还沉浸在沈屹城的身世里,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晚晚是在叫她,她一想到日后自己凄惨无比的下场,就恨不得仰天长啸,为什么?!让她穿进来,还好死不死的变成了整本书里面下场最惨的徐晚笙……

    她现在八岁,沈屹城十四岁,虽然离沈屹城弄死自己还有好些年头,但是原身徐晚笙对沈屹城的冷漠,和虐待他都已经接收到了吧?她记得在那本书里,原身徐晚笙对沈屹城可是非常的瞧不起的,时常打骂他,甚至联合下人来欺负他,捉弄他……让他在这徐府之中,活的还不如一个下人。

    这不是作死吗?梁筱悲恸的想着,谁让徐晚笙自己作死,人家未来可是青云直上,一直坐到了丞相之位,不弄死她才怪。梁筱想起书中日后自己被沈屹城弄死的场景,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梁筱又安慰的想着,没事,既然老天爷让她穿进来了,那么她就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她是知晓全书里所有的剧情的,所以她也没什么好怕的,这又算不算老天爷送她的一个金手指呢?

    想到这里,梁筱总算心情平复了一些。

    至于沈屹城,她相信,只要她努力,她就一定能捂热他的那颗心!她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立马去他面前刷存在感,对他好!把从前那些印象都给挽回来!

    “娘,哥哥呢?现在在哪里?”梁筱想了想才对眼前这个美丽的妇人开口问道。

    沈悦音愣了一下,哥哥?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晚晚口中的“哥哥”是谁,反正不可能是那位,除了那位,晚晚在府中就只有一位哥哥,虽然有些疑惑女儿怎么突然问起徐意之来了,但还是轻声问道:“晚晚问的是你大堂哥吗,意之他现在应该还没下学呢,晚晚找你意之哥哥有什么事吗?”

    梁筱摇摇头,神色中一抹坚定,“不是,娘,我问的是表哥,你知道表哥他去哪里了吗?”

    沈悦音脸色一僵,明显不悦的口气,“晚晚问他做什么?”

    晚晚今天太不正常了,怎么一醒来就问沈屹城,她又怎么会知道沈屹城在哪里,虽然是他的姑姑,但是她可不喜欢这个侄子。

    梁筱,不,现在穿了过来,应该说已经是徐晚笙了。她知晓书中的剧情,当然也知道自己的这个娘亲不喜欢沈屹城,所以听到沈悦音的语气,也并不意外。

    “娘,我就是想去找哥哥玩,我都在房间里闷了两天了,憋死了。”徐晚笙对着沈悦音笑的天真灿烂,露出两个小梨涡,可爱极了。

    虽然在上一世她已经是二十岁的老阿姨了,但是她现在还只有八岁啊,当然要装小孩子装的像一点,不然穿帮了那就坏了。

    沈悦音看着女儿天真的笑脸,总算恢复平常活泼的样子,这才松了一口气。生怕女儿是因为沈屹城的原因变得闷闷不乐,一直不肯出门,她都担心坏了。

    “娘也不太清楚你表哥在哪里。”沈悦音有些迟疑道,看着女儿明显跨下来的小脸,犹豫片刻,又道:“大抵是在他的院子里?”她的那个侄儿,好像平常除了在他的院子里,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

    虽然她不希望女儿跟他走的太近,但是看着女儿这么期盼的样子,又实在是不忍心。

    沈悦音叹了一口气,他这个侄儿真是可怜,天生命格不好,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徐晚笙闻言又开心起来,笑嘻嘻的道:“娘,那我去找表哥去玩啦。”说完便起身作势出门,沈悦音见状连忙唤了守在门口的潇潇,又叮嘱了好一些,这才让女儿出门。

    “娘,你放心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娘也早些回房歇息吧。”徐晚笙嘟了嘟嘴,娇声道。

    沈悦音看着女儿如平常一般向自己撒娇,这才是彻底放下心来,总算露出一丝笑容。

    两人走出院子,徐晚笙打量了一下这个叫潇潇的女孩,桃红色的长裙,头上插了一根牡丹银簪子,手腕上血红色的玉镯非常的抢眼,生的一双细长的丹凤眼,面容也还有几分干净俏丽。

    穿过来两天了,她还没有好好的打量这个丫鬟呢,瞧她这一身的打扮,手上的那血玉镯成色也挺不错,可是好东西呢。一个丫鬟,身上居然还有这么好的东西,而且居然还敢戴的这么正大光明。

    徐晚笙心中了然,这就是书中的那个潇潇,是原身徐晚笙身边的贴身大丫鬟。正所谓,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子的婢女。她可是记得,书里这个潇潇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羞辱和践踏沈屹城的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受潇潇的挑唆,她羞辱沈屹城的法子,也多半都是这个潇潇出的。后来她去陷害原女主,可也没少她的手笔。

    两人走着走着,徐晚笙突然出声叫道:“潇潇?”

    潇潇连忙应道:“姑娘有什么吩咐吗?”

    她得想个办法,把这个潇潇弄走。

    “你知道表哥的院子在哪里吗?”徐晚笙问道。

    潇潇一愣,她以为姑娘只是拿这个当借口想溜出去玩,没想到居然真的是想去找那位?姑娘平时不是一向最讨厌他了吗?而且姑娘虽然在长辈面前都是叫表哥,可是背地里都是叫那位扫把星,小杂种。现在居然私下都叫表哥了?

    “姑娘真的要去找表少爷吗?”潇潇有些诧异的问道。

    徐晚笙声音顿时冷下来,“有什么问题吗?”她想去哪里关她什么事?

    感觉到徐晚笙明显不满,潇潇连忙道:“没,奴婢马上带姑娘去。”兴许是姑娘又想去捉弄他了,又想耍他玩去了,想到这儿,潇潇脸上才恢复自然。

    两人走着走着,徐晚笙还在感慨徐府的院子真是大,一路上风景也不错,古人真是会享受啊。

    走着走着,越走越偏远,一路上越来越破败,徐晚笙虽然有些疑惑却也没有说什么。原身是个娇贵的主,又走了一会儿,徐晚笙走的脚都有些酸痛了,刚想开口问潇潇,只听潇潇微微喘气的声音,“姑娘,咱们到了,表少爷就住在这儿。”

    徐晚笙抬头看着眼前的院子,虽然早就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是在真正看到这个院子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这哪是人住的地方啊,门口两扇破败的木门紧闭着,因着前几天下雨,木门都已经有些长霉发黑,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从木门旁边的缝隙看去,院子里非常的狭小,里面堆满了乱七八糟杂物,非常的不堪入目。

    徐晚笙迟疑了一下,刚抬起手,犹豫了一下。片刻,想起自己日后的下场,猛地摇摇头,心里又暗暗道,不行她不能退缩,退缩了就是死,她一定要在未来这位权臣面前拼命的刷好感!

    “表哥,你在吗?”院子里响起徐晚笙软糯甜甜的声音。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初初见你时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